倚栏轩文学网 > 文章阅读 > 心情文章 > 那盏灯给我温暖

那盏灯给我温暖

2013年01月18日阅读: 加载中...心情文章

每每离开办公室回宿舍,第一时间浮上心头的是“方方在吗?”操场转角处,我习惯地抬头遥望,目光透过树梢的缝隙,那一星从301洗手间一方窗口喷出的白炽光,仿佛一盆火,落在我的心头,亮堂堂的,给我踏踏实实的温暖。

2012年2月,我南下深圳,在四周围完全陌生的环境里,先前期盼新环境的好奇心,脆弱得不堪一击,早化作云烟不负责任地逃走了,盘踞在心尖,挥之不去的除了孤独,只有寂寞

白天,一如既往的上班,忙碌地穿梭在那段既长又短的教室与办公室之间,行走在孩子们课上课下的高分贝之中,满脑袋挤挤的全是正在做和还没做的事。来不及烦恼、没空闲孤独、更不可能寂寞。学校群里一件件事情的布置,我们忙碌中一件件的完成,大屏幕上一次次工作效果的公布。新环境、新学生、新节奏,充实、快乐,和着来来去去轻盈的脚步,一天天积攒着我的日子。

闲暇的日子成了我的愁。空落落的心漂泊无投,半空中荡秋千一般,怎么做都沾不到一点儿地气。当同事们周末冲着自己温暖的“家”嚷嚷着“走了,走了”,在那甜甜呼唤声的背后,眉宇间洋溢着同事们幸福的向往,我突然间变得特别敏感,特别害怕听到“走”字,看着大家我便被孤零零无聊的空气重重包围着不知所措。所庆幸的是,我有一个同室的小姑娘——方方。

方方,湖北孝感人。早我两年来这里,是学生图书馆管理员。起初,我们各忙各的,早出晚归。熟悉后,有时双休也一同出门溜达,一来二去,宿舍成了我们俩互相温暖的家。早起,我冲两杯蜂蜜茶,我们一同服饮。晚上,我和她塑胶操场一同跑步、舞蹈室一起学跳民族舞。周末,买回各种杂粮,烹煮八宝粥,煲汤,也吃吃零嘴,看看电视剧,为我们自己找回“家”的感觉,滋润一下彼此的心灵。久而久之,我们便形成了互相的依赖。

因为工种的各异,我常常需要加班备课、改作业。做完手头的工作,迈出办公室门的一瞬间,好害怕面对空落落的“家”。锁好办公室门,行至操场拐角处,条件反射一般我都会抬头期待那树叶缝隙对面的一束光亮。当我的目光和那一星光亮碰撞时,它顿时明亮了我的心境,似乎以满腔的热情迎接我的归去,一片温暖传遍周身。我甚至感觉,它超过了全宇宙任何一盏优质豪华灯的照明,给了我的世界一片光明,一片温馨。

这盏灯融进我的日子许久许久,消除了我的孤寂,帮我度过了异域生活难熬的漫漫长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