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文章阅读 > 伤感文章 > 凄美的忧伤

凄美的忧伤

作者: 半曲忧然2014年04月28日阅读: 加载中...伤感文章

蒲公英的命途,注定如风的飘浮。纷飞的时候,不知道那算不算幸福,也许到落脚点才是结局。它明白了,从开始飘离的那刻就是即将的永远别离,当初的一切向往在扎根时都已经结束。

它说,这不是幸福,这是悲哀,无法改变的悲哀。

黄昏的飞鸟朝光的方向飞走,爬到山的那头,不懂它是惆怅还是喜悦。遥远的天边只留落日下的飞鸟的美丽剪影,印着一大块鲜艳的霞红,然后很快就暮色四合。

就像是拉黑了的持续很久的镜头,好多人都期待镜头重新亮开的画面,接着是激动或者是失望。当黑色镜头渐渐变亮的时候,飞鸟也许飞回,也许永远不回。

有的东西本该沿着某一条轨迹出现的,但它就这样硬生生的转向或逆行。

每个星光陨落的夜晚是一卷卷接近完美的画,就连水中起伏的倒影都不像完全真实。可是,画中四十五度角仰望夜空的男孩,他的眼神为何要加上那么几笔浓浓的忧愁?

然而,画卷依然美,或者说更完美。

这是忧伤的美丽,也是美丽的忧伤。

风花月的故事必定是美的,美到令人心疼,就算两人最终为情心痛而死,也是悲伤的浪漫。

曾经,或许有一个人,让你忘掉忧伤,忘记疼痛,甚至忘了自己。你幸福地笑着说,这是你一生最快乐的时光。有一天,你爱的人毫无预兆的走了,走去一个你永远无法找到的地方。那一刻你所有的悲伤疼痛都回来了,比最初的时候多了许多许多。原来,把疼痛和悲伤储存起来也是有利息的,一旦积压在它之上的幸福溜走,它会迅速地疯长。

但那一段浪漫的回忆无疑是最美的,你说。

两条平行线,永远不会有交点,这不就是悲哀么?两条线可以无限地靠近,却始终不会相遇。可是,两条相交的线就是幸福么?在相遇之后,却是无限地远离。

凄美的感情,就像是午夜的昙花,你还没完全沉醉在她缥缈的梦里时,她已经悄然离开。你能回味的,是那一瞬间真美。

绝美的彼岸花,地狱恶魔的温柔,可她兀自徘徊在黄泉之路,在一片荒芜和冰冷的路上生出一片鲜红,一抹唯一的温柔。

她凄美的忧伤,让人心疼到快要窒息。有叶无花,开花无叶,花与叶生生相错的痛呀,传说相恋的那两个人,活在寂寞和悲凉里多么忧伤。每到轮回,一缕缕彼岸花香,勾起前世的回忆,忧伤的回忆。

光阴荏苒,粘稠般的伤会不会被岁月冲淡,乃至忘却。时间是良好的解药,在悄悄流逝的时候也默默带走了伤痛。真是这样的吗?

玻璃缸把水中鱼的身影放大,是否连同把它的快乐也放大了。

传说鱼的记忆只有七秒,那是快乐,也是悲哀。每七秒是一个轮回,是一次短暂的开始,之前所有的记忆都流走,所以它永远游走在自己快乐的世界里,无忧无虑。

可是遗忘的时候,上一段感情也清空,几个还没有破灭的水泡在水中慢慢浮起,那是自己因为快乐还是忧伤吹出的呢?于是,它在短暂的记忆里,更多的是为了铭记,而不是遗忘。

多么悲伤的命运呀。

电影故事的结局,男主和女主最后没走到一起,遗憾而离去的背影,沉默的对白,却凄美得让人落泪。

得不到而久久仰望的东西,始终不愿让心平静下来,然后美便是萦绕在心尖的淡淡花香的味道,如此优雅。

路岔口的脚印一步比一步浅,渐渐消失,消失在血红色的夕阳下,你为爱而来,却因何而去,为何要留下一分莫名的哀伤,演绎黄昏下凄清的镜头。

墙角断了线的雨点,再也续不上,一滴滴埋在泥土下,刻成一道道浅浅的伤痕,葬进被踩碎的落花里。

我站在冬季的冰天雪地里欣赏到漫天飞舞的雪花,我冰封了自己,想永远融合在那一份冰艳的美丽中。于是,我也错过了美丽的春夏秋,错过更多不同的美。

遗憾。

错过是遗憾,遗憾是冰冷凄艳的美,亦是无可代替的残缺的美。

那个因过错而错过的故事,是一纸忧伤的画面。

凄美的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