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文章阅读 > 情感文章 > 回望故乡

回望故乡

作者: 付勇杰2017年11月01日来源: 青海日报阅读: 加载中...情感文章

我的故乡美丽富饶的江汉平原腹地、汉江下游的汉川市。无论身处何方,风景秀丽的泐山旁的那个小山村,永远都是我魂牵梦绕、心驰神往的地方。

记得1993年冬天,在接到应征入伍通知书的前一段时间,得知当年入伍的新兵即将被分配到北京、陕西和省城武汉时,我就在心里默默祈祷,千万别留在武汉。12月8日,终于接到了通知书,如愿地被分配到陕西的某集团军,那一刻我真是高兴极了。那时受歌曲《外面的世界》的影响,远离老家到外面去看一看、闯一闯一直是我长久以来的梦想,想像中遥远的大西北一定很美,那里也一定有我理想未来

依稀记得离开故乡的那一天,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父母从农村一路辗转来到孝感。当他们风尘仆仆地赶到火车站时,天色已近黄昏。就在载着我的绿皮火车缓缓启动的那一刻,父母眼中噙着泪花,不住地向我挥手道别。人头攒动的站台,我的眼里只有父母无助地站在萧瑟寒风中。我隐约听到母亲的哭声,她不停地追赶火车,一边哭一边朝着我喊:“伢啊,到了部队后一定要听领导的话,好好干。如果想家,就给我们写信……”那一刻,内心的惆怅取代了离家的欢乐,我不禁鼻子一酸,眼泪夺眶而出。望着渐渐消失在夜幕中的父母和模糊的故乡,我不禁一个劲安慰自己:“这是怎么了,还没有离开故乡,难道就有了乡愁吗?还像个男子汉吗?大丈夫当驰骋天下,我的人生旅途才刚刚开始,美好的梦想还在前方等着我哩。”记得那天,坐在硬座上,我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几乎一夜都没有合眼……

第二天,天蒙蒙亮,火车驶入了河南省境内,看着窗外一排排干枯的木在寒风中摇曳,稀稀拉拉的村庄没有几户人家,大地是那么空旷、萧瑟,我还是有点意外。在汉江边出生长大的我,毕竟是第一次来到西北,此情此景,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只有“荒凉”两个字。

人是多么奇怪,昨天的我还在急切地盼望着离开故乡,恨不得马上来到粗犷、古朴、文化底蕴厚重而又古老的历史文化名城——陕西西安,亲手抚摸那宽厚而又古老的城墙,领略绚丽多彩的钟鼓楼,感受十三朝古都的王者气息。可仅仅相隔一天,故乡的影子却那样顽固地浮现在我的眼前,美丽的汉江边上,素有“小汉口”之称的马口镇郊是那样美好、动人。那以水秀美、山壮阔、物富饶著称的白石湖湖光山色是那么令人流连忘返;夏日荷花飘香,群鱼戏水;秋天垂钓怡情,渔舟晚唱;冬天银装素裹,无限风光……也就是从那天起,淡淡的乡愁就始终萦绕在心头。

真不知道当时是怎样的一种力量支撑着我完成了三个月艰苦的新兵训练生活。只知道接下的日子里,一种叫作“想家”的蚀骨相思,在我胸腔中堆积了好几个年头甚至更长。后来,我在部队入了党,还顺利地考上了军校,尽管常常探亲,但始终再也没有回到故乡定居。而今,辗转西北四省的我,已于十年前脱下了挚爱的军装,成为了一名公务员,居住在西宁。我在这里组建了自己的小家,但内心始终难以割舍对故乡的思念。尤其是这几年,随着父母的年老体弱,加之自己已过不惑之年,思乡想家的心情更是难以言表,有时在梦中都是故乡的影子。故乡对于我的孩子来说,只是一个词语,也许在她的心目中,西宁已经成了她的故乡吧。而对于我,汉川却是永远的惦念。唐代诗人刘皂《渡桑干》一诗也许最能表达我的心情,“客舍并州数十霜,归心日夜忆咸阳。无端更渡桑干水,却望并州是故乡。”

在外生活久了,特别关心故乡的人和事。每次看新闻,总要先看看湖北新闻,但是还不满足,就通过手机搜索汉川新闻,觉得是那样地亲昵,那样地激动,仿佛已身临其境,回到了故乡。每周给父母打电话或微信聊天,总要问长问短地聊上半天。父母特别是母亲,也已习惯每周六的那个时段守候在电话机旁,与我说一说、聊一聊。煲电话 粥成了我和他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有时在西宁的大街小巷,听到有人说家乡话,就觉得亲切,真想上前搭讪两句。

每每回到故乡,我也喜欢到田野、河边、山上到处看看到处走走,寻找儿时的足迹,重温童年的故事,感受曾经岁月。是啊,对游子来说,还有什么比游走在熟悉的乡间小路上,看到那绿油油的稻田,闻到那久违的故乡泥土更美的事啊。漫步在村口的那条小河边,看看清澈的河水里那不时游来游去的鱼儿们;信步在层峦叠嶂的泐山中,来到观音泉边,在那些参差排列、如几如凳、平整光滑的大方石头旁停歇……那感觉是多么美妙,如临仙境,仿佛能看到传说中的神仙们正一边在石头上对弈,一边抚琴弄弦,一边赏鱼观景……

岁月更迭,多年的异乡飘泊,使我背负了绵延不绝的乡愁。在内心回望故乡,天空总是那样湛蓝,大地总是那样秀美,山也清,水也秀,就连月亮似乎也更明亮……或许,正是有了故乡这些缤纷的远景,心中这一份难舍的怀念,才让自己在异乡度过的每一个日子变得更有色彩,更加温暖吧。

无论身在天涯还是海角,无论离开多久相隔多远,故乡始终有你念念不忘的亲人,有时刻为你牵肠挂肚的亲人。“每逢佳节倍思亲”,就让我们常回家看看,以告慰内心永远的乡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