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文章阅读 > 爱情文章 > 那时候的小爱情

那时候的小爱情

2013年01月10日阅读: 加载中...爱情文章

今天,农历10月15,月亮很圆,在重庆少有的圆圆的亮亮的月亮。近视眼会说月亮像脸盆那么大……

今天也是两个高中同学的生日,一个是我高一的同桌高三的后桌夏同学,一个是我高三的同桌占同学。他们同年同月同日生,所以我很容易的记住了两个人的生日,并且一直记到现在。我最近很容易迷糊,但是有些事情又记得很清楚。可能我是间歇性的神志不清……

晚上,夏同学突然说他结婚了,我 很惊讶,很惊讶。他高三复读,那就是今年才毕业,这么快就结婚了……我死皮赖脸的问人家要婚纱照来看,总觉得女孩子穿上婚纱总是最唯美的。

那女孩子看一眼就很眼熟,很熟悉。长的并不算漂亮 ,只是笑起来很美,小眼睛弯成一条桥,很小女人的样子,温婉的靠在他肩膀上。我突然觉得幸福晒都不用晒,说都不用说。你看一眼,就会明白。他就在那儿,不离不弃……

我问夏同学 怎么这么眼熟?他说我见过,我大二的时候,他们大一,已经在一起了,一个在很河南最南边,一个在河南北边,夏同学去看她,我作为高中老同学一起在“好心情饭店”吃过饭的(好心情的黄瓜拌金针菇很好吃)。我记得,只是我向来模式识别不怎么好……我们当时坐在好心情一楼的左手边,吃了好多菜,夏同学还给那女孩买了一个手机链,粉色的吧我记得。然后借故说要看看她的手机,准备把链子装上去的,结果……那个手机很不给力,装个手机链还要把后盖揭开!男生手笨啊,把后盖打开了,链子没装上,后盖也没装上、、、很囧的从桌子下面捧出了 凌乱的手机和手机链……

高一的时候, 夏同学很白,写的一手好字,很怕冷,冬天手上会长冻疮,不喜欢穿毛衣,喜欢唱刀郎的歌,坐在我左边的同桌。

高三的时候,坐在我后面, 我们前后桌每天都会讲很多话。有一天他突然说要去买个风铃,送人的,要我和小彭去帮他挑……然后在我各种无聊的发问中,他说-----他看终于又见那个女孩了……

他满眼幸福的说他又看见那个女孩了,他们初中同学,没考到一个高中。那天会考,女孩来到我们高中,他偶然遇见了,打了简单的招呼而已,只是女孩子已经不怎么对他有印象了,毕竟三年没见了……他说的时候应该是有一点点感伤的。他还留着那女孩子初中的时候写过的一篇作文。我见过,铅笔、娟秀的字迹,不算漂亮,也不算整洁,但是看得出来,他很珍惜。他很遗憾的说:“我跑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她们的车已经走了……”

然后,我冒着没买保险硬是坐上了小彭的电动车,牺牲了一个午觉,在商城众多的精品店里帮他挑了一个紫色的海豚风铃,很漂亮也很动听!

下一个周天的晚上,他很激动的坐在座位上,看起来完全没心情自习。他说他去她们学校了,把风铃送给她了。只是让同学转交的,一句话没说就走了。他说:“我在她们门口看见她了……”

后来,他同学传话说,那女孩只问了一句---“他已经走了嘛?”

他说:“有这一句话就够了……”

再后来,他开始写信,她开始回信。他经常让我帮忙写信封。因为高中老师还会压信(如果看见男生的笔迹给女生写信)。

再后来,他开始时不时的总是念叨这个女孩,总想着什么时候去看她。

再后来,班级的信,他总是很积极的去取,很积极的问阿姨有没有信。

再后来,他经常趴在桌子上自己静静看那女孩子写的信,一个人默默的笑。

再后来,他开始会给我们看一两张女孩子的大头贴(那个时候,很流行的)。

再后来,有一次他鼻子不舒服,说是收到信了太激动, 导致了的。

再后来,他甚至会经常跟我们说起女孩子的生活

再后来,我们调座位了,隔的很远。我还是经常要帮他写信封……每次来信,他都会举起信封高兴炫耀。就在这一刻我突然想起来了那女孩的名字----“江玉洁”。他说她和她的名字一样温柔

再后来,我们就毕业了,只听说他去了那女孩子的学校陪她一起复读。

再后来,我大二了,有一天他找到我的联系方式,说起那女孩和问我一个学校,大一。他要来看她。

再后来,我们一起在好心情吃饭。

再后来,我再也没在学校见过那女孩,所以我真心觉得我模式识别不怎么好!

再后来,都没有了联系,只是偶尔QQ。到今天他说他结婚了,果断利落的结婚了。才发现我又没存别人的电话……

我跟他说起高中时候的这些事情,说起刚刚开始和那女孩在一起的时候……有些他记得,有些不记得了。他说:“好丢人,我这些都跟你们说了啊?不好意思啊,那时候好纯情啊……”

我说:“那个时候,你才17岁!”

那时候的爱情,在迷茫、惶恐、等待、甜蜜中慢慢滋长、蔓延。他们也许只会相互说起各自的学习、生活,简单的高中生活。但是每一个文字都是可爱的珍贵的。因为有等待,有期待,有忐忑,有默默的欢喜,还有静静的感伤或者思念

高三、高四、大一、大二、大三、大四、毕业了,结婚了。

那时候的小爱情。

纪念那时候,简单岁月的小爱情!我感动于那时候的小男生和小女生的小爱情!

祝白头到老,百年好合,不离不弃,生死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