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心情散文 > 植荷记

植荷记

作者: 冯海鹏2017年11月14日来源: 四川经济日报阅读: 加载中...心情散文

最初观荷的经历是在农村老家。那里也曾有名,据说是“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的发源地,村名就叫源头,分为东源头和西源头。老家就在东源头。

其时,真有一湾方塘,方塘里荷花满盖。不是人工种植的,不知从何时起就有了。夏天,荷长得密密匝匝,看不见水,在墨绿的荷叶中间婷婷玉立着一朵朵的荷苞、荷花。阳光灿烂,荷清新脱俗,下雨听荷也颇有趣味。至于鱼儿,只有到荷叶下去,看见了水也看得见鱼儿,真是“鱼戏莲叶间”的情景。小孩时候,不怕热,越热越爱往荷叶下钻,在青泥里戏鱼、挖藕,戴上荷叶帽,外面看不到人,只听嬉闹声,也算是一种趣味。后来看了许多有关荷的画作,也在画作中认识了许多爱荷的人,印象深刻是李可染、范曾、李苦禅等,那荷花灵动,有君子之风,有生活的趣味,因有与荷嬉戏的经历,因此很有共鸣,美得让我不可言说,只在心里激动。于是,读周敦颐的《爱莲说》:“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静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才明白了莲的文化趣味。这种爱上了一个档次。起初是爱莲植物之美,后来爱其品格之美,爱的是精神,如今,时间久了,回归到爱莲之本身了。其实,物质和精神已有交融之感,有些拔高,但自我感觉良好。

于是,就想植荷了。原因是离开老家,离开了土地,离开了方塘,但这种情感依旧挥之不去。起初,是在房中,找来了玻璃方缸,于底部放上塘泥,兴冲冲从市场买回荷来,栽植其中,配上几条游鱼儿,微缩版的方塘就做成了,而且时时沉浸其中观赏,也有些“问渠清如许”的韵味,聊且如此吧,心里也颇有慰藉。可惜,好景不长,那几根茎,几片叶渐渐萎缩,以至于腐烂。自然很是惋惜。面对荷的腐体,沉思良久,终究悟出,这荷是要和阳光在一起的,光明磊落是其本性,久植于室内,不免心生寂寞,于是,在寂寞中死去。

心里终究有些遗憾忏悔。想弥补,又想与荷久处,于是,就有了第二次植荷。这次选择了院中。很幸运的是,家住二楼,门前一小院,一楼门面房的顶,小得只有一间,平时就放个茶桌,桌上摆茶壶而已。开辟出来,就是荷塘,小荷塘。做了防水,填上塘泥,放进水,植了几株荷进去。荷把家安在我的门前了,从细脚伶仃,到莲叶何田田,只是,用水泥堆砌的池子,看不到叶下之景了。最妙的是,夏日时分,竟然有荷苞长成,婷婷玉立,那荷叶的绿与荷花娇艳的红相衬起来,不知道有多美。于喧嚣中回归,放一杯清茶,观一塘荷花,与之独处,安静恬适,别有一番风味。

荷,养育了我的一段悠闲时光,也养育了我于喧嚣中的宁静品格。与荷的相处中,我写了一副对联,贴在“荷塘”边:清头脑与荷相伴,静身心与人无争!植荷的收获,无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