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生活散文 > 红糖小米粥

红糖小米粥

作者: 赵梓杉2017年11月14日来源: 四川经济日报阅读: 加载中...生活散文

从云南回来,带了几包当地农民自己熬制的土红糖,小碗状,呈深红褐色,闻起来有股淡淡的甘蔗甜。因为城市里的红糖大多批量生产,味道总不如儿时吃到的那般醇厚,所以,在旅游时尝到这样生态的红糖就毫不犹豫买了。没料到,回来的第一天晚上就感觉胃部不适,有些想呕吐,肠胃消化也不好,思量着如何养胃。第二天起床后,看到还没有打开的红糖包装牛皮袋,一下子就想到煮锅红糖小米粥。

胃疼时吃小米,还是曾经一位朋友告知的,记得那时候我刚刚换了份工作,生活做了一些调整后,颇有些身心疲惫,认识他是因为他和城市里很多男性不同,少了太多的俗气,多了更多的仙气,用现在颇为流行的话来说就是一位“修行人”,不过人家在六七年前已经修行好多年了。他对身体的保养看得极重,每天清晨六点过就起床了,名曰:打太极。吃小米养胃就是他的生活习惯,“平时不要吃得太辣,味道也不要太重,清淡最好,小米滋味温润,对胃的修复很好。”在他的告诫下,我吃了几周的小米粥,每次一碗,然后在上面撒上一层花生和核桃,滋味清淡又饱满,干果的碎渣裹着柔润的小米在舌尖散发出混搭的香味,口感很特殊。

于是,我取出一块红糖,用小刀切出三分之一,再倒出一碗小米,将红枣撕碎,再分别剥出二十颗花生、五颗核桃,向摆盘一样整齐平顺地放在盘子里,材料就这样备好了。小米淘洗干净后先倒入锅中,用纯净水浸泡三十分钟左右再取出。我觉得因为小米很柔和,干果类其实可以做得更柔和些,将其滋味完全融合到小米粥的味道里,所以干脆就将所有的花生和核桃全部切碎,一小粒一小粒那种,红枣也去核切成颗粒状和干果碎粒放在一起。然后,又在汤锅里注入适量的纯净水,烧开后放入小米。记得以前每次做粥,妈都会在身边提醒道,注意搅拌,熬粥的时候要守在一旁,不断地搅拌,粥才会温润,所以我就守在旁边,小心伺候,等待着。待水再次沸腾时就转为小火慢慢熬煮,不一会儿,小米在锅里就展现一片绽放景象,如小碎花般开放,让人喜不自禁。接着,就将红糖、红枣碎和花生核桃碎一起放进去,稍倒一点烧开的开水,再慢慢熬煮,差不多五分钟后,一锅营养丰富、好看又好喝的红糖小米粥就熬制好了。

特意用乳白色的手工陶碗盛上满满的一碗,在桌上散发着独有的香气,即使在旁边看着,都觉得被滋养了。现在很多人都抢着购买黑糖,其实,土红糖更胜市场上宣扬的黑糖,在传统社会里,许多女性都会选择它保养身体。《泉南杂志》中有如下记载:“用甘蔗汁煮黑糖,烹炼成白。劈鸭卵搅之,使渣滓上浮。”食用红糖,可入脾经,具有益气、缓中、化食、补血破淤,而小米则能开肠胃、补虚损、益丹田。用勺子吃上一口,一口纯正的糯糯小米味夹裹着土红糖特有的醇厚清甜,仿佛在寒冷的冬季里,有一股恰到好处的暖流流到心里。

读书时,老师曾经在我们毕业之际赠别一首诗,其实在当时的我看来颇觉得颓废,大概是没有达到辉煌的人才会喜爱这首诗,但是,一口一口吃完这碗自己悉心熬炼的粥,心里莫名地就想起了这首诗,它是唐人刘得仁的《送车涛罢举归山》,诗中写道:“朝是暮还非,人情冷暖移。浮生只如此,强进欲何为。”现在理解起来,生活终归是心性流于平淡,桥归桥,路归路,那些繁华终将丧失,而在这如水流淌的年华里,温润我们的,其实不过就是这一碗朴素又恰到好处的红糖小米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