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感情文章 > 心情随笔 > 亲爱的,幸福不遥远

亲爱的,幸福不遥远

2011年06月17日来源: 网络文章阅读: 加载中...心情随笔

朋友小琳最近经常拿我当心理医生,电话一打就没完。说实话,其实我喜欢面对面地说话,能在关键时刻配合掐一把、抱一下等深情动作,有助于让气氛活跃起来。可是小琳就愿意在电话里嘚啵嘚,我都觉得手机跟烙铁似的烫嘴巴子了,她还没铺垫好呢。说她想投资,开一家CBD软床品牌店。我的天,她是这是想一出做一出啊。

小琳感情上出了问题。然后想投奔自己的事业,干出自己的成绩来。其实要我看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大问题,就是那男的对她不那么上赶着了。以前,她说下班晚的时候,那男的就开车接,接走就奔饭馆,点的都是小琳喜欢吃的。可现在,小琳再说下班晚,那男的就说“回家时注意点儿”,或者更省事的“哦”,弄得小琳自己跟自己窝火,给我打电话的主要意图就是发牢骚,然后问我:“你说,他到底什么意思?”说不想在外面混了想回家开店。

小琳我都好几年没好好见了,更别说她换来换去的男友。可小琳偏就对我无比信任。有一天我正在床上倒时差呢,睡得昏天黑地,电话大响。小琳说她在小区门口,让我去接驾。我第一反应是,她终于想开了,对我耐心倾听加以回报,肯定拎水果来了。我赶紧去迎接,楼下收到赵文雯的短信:别惹小琳,要拿出你夏天般的热烈感情对待革命同志。我立刻提高了警惕,回了一条:合着你们都秋风扫落叶般地把她支我这来了?

刚点了发送,就看见小琳那身春意盎然的装扮了,娃娃菜似的。我掐指一算,我们两年八个月没见过面了,虽然总打电话,对她跟大面包似的身材也还是有点意外,发酵粉像搁多了。

小琳没话找话特别客气地说:“哎呀,你可见胖。”哎呀,她还有脸说我。我就问了:“你多少斤啊?我110。”阿绿说:“我140,咱俩差不多。”会算算术吗,哪儿跟哪儿就四舍五入啊。她一点都没看出我的不满,接着说:“我也没给你们买什么东西,就不去家里了,咱俩站外面说会儿话吧。”太懂礼数了,可那么多年的姐妹情难道就在那三瓜俩枣上吗?我们跟俩盲流似的仰望阳光后背倚墙,最妙的是,她站得好好的,还自己出溜下去了,我以为她晕倒了呢,一看眼神儿特别镇定。

我脑子里迅速翻遍了看过的名人名言,然后振振有词地说:“想幸福就不要抱怨,不抱怨的女人离幸福最近,离悲伤最远。虽然生活里有乌云,但我们要学会在乌云里发出闪电。如果你设置了自己的失败,你就成了不能控制环境的牺牲品,你仰仗别人给你幸福和满足是不行的。你才是剥夺自己快乐的人,懂吗?我们得振作起来。”我跟演讲似的,我自己都感动了。再看小琳,晃晃悠悠跟个女鬼似的打地上站起来,拍着我的膀子说:“咱俩得去饭馆。结拜!”我觉得我都快晕过去了。“那还买鸡吗?鸡血兑白酒里,先敬天地,咱俩再互敬。跟哪磕头呢?饭馆门口的关公,还是直接点个冰糖肘子磕三个头?咱俩的见证人,还给他们红包吗?”小琳很认真地说:“别逗。”太影响气氛了。

后来她走了。我的手机收到条短信:没有过不去的事情,只有过不去的心情,很多事情之所以过不去是因为心里放不下。过了半年小琳给我打电话说软床店开起来了,生意也还行,说最近又跟一个优秀青年谈上了,还叫我有时间去看他们。其实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生活还得照样过,还能朝更好了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