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感情文章 > 亲情故事 > 有一种眼泪,叫姐弟连心

有一种眼泪,叫姐弟连心

作者: 陈昕昀2017年11月01日来源: 郴州日报阅读: 加载中...亲情故事

小倩,是我今年春节期间到贵州荔波,公益走访拍摄15名贫困生中单独走访拍摄的最后一位苗族贫困生。她住在离茂兰镇25公里的偏远高山上。寨里只有10户人家,留在寨里的也只有10多人,其他的都外出打工去了。

小倩,21岁,一个典型清秀的窈窈淑女,寒假回来一直在奶奶生活。她说妈已出走外地,爸在建筑工地打工,她和弟弟留在了奶奶身边。当我问及她弟弟的情况时,她倏地泪流满面(图一)说,弟弟今年19岁,小时发烧没及时到医院就诊,虽有听力,却一直不会说话,神志有时也不清楚,经常出走不归家。坐在旁边的奶奶插话说,前天她弟弟又出走了,至今未归,小倩哭了好一阵。

“我毕业后要努力赚钱,把弟弟的病治好。”小倩说,她是东北某大学大二法律系学生,假期陪着失语的弟弟一起生活。每次开学返校,弟弟就成了她的牵挂,隔三差五她就会打电话问弟弟的情况。

上个寒假,小倩把在学校做了几个月兼职赚来的钱给弟弟买了一个手机。本来想给他买一个老人机能打电话就行了,可是他也知道智能机好玩,在手机店里不断指着一款vivo的黑色智能手机。虽然这款手机要九百块,小倩还是咬牙买给他了,可怜弟弟19年来从来没有要求买过一件东西,这对于他来说是人生第一件奢侈品了。买到手机后他很开心,还经常跟着手机含糊不清地大声唱歌。小倩很高兴,她没想到弟弟居然还会唱歌。可惜没多久,他的手机就被别人偷去了。这个学期,小倩在学校的超市打了两个月工,月初她在网上给弟弟又买了一个手机寄回去,奶奶说不要买了,他话都不会说你买给他干什么,可是小倩觉得,即使听着弟弟嗯嗯呀呀的,也是一件惬意的事。

小倩说起了她五岁时的一段回忆,令我一阵酸楚:她说:“大约是我五岁的时候,那时候爸爸妈妈很不好,经常拳打脚踢,把妈妈打跑到广东打工去了,后来爸爸也不知去了哪儿,爷爷奶奶又不在,家里就只剩我和弟弟。第一天我把晒在外面的稻谷收回家里之后,用辣椒水泡了点剩饭吃,幸好我俩从小就什么都不挑,冷水冷饭都能吃得香。可天黑后,电闪雷鸣,雨水顺着瓦片的缝隙流下来打湿了我们的床,那时候的农村一下雨就停电,除了闪电什么也看不见,我非常害怕,弟弟也哭得声音都哑了。一片漆黑中,我只能凭着感觉用尽力气抱着弟弟往没湿的地方移动,然后把自己的衣服垫在浸湿的地方自己躺在上面,继续哄着弟弟,一直哄到他哭累睡着了,我还是无法入眠,那可能是人生中第一次失眠吧,当时感觉那个夜晚真是太漫长了。第二天早上醒来后,饥肠辘辘的我想自己做早饭吃,可是忙活了好久屋里已经乌烟瘴气的,眼睛也被熏出了眼泪,火就是燃不起来。好在村里一个曾经当过老师的爷爷路过了我们家门口,帮我把火点燃了。弟弟吃着被我炒得发黑发苦的青菜,还吃了两碗饭。”

听着小倩的述说,有泪不轻弹的我,眼泪很不听使唤地流了出来。好在我用相机挡住了自己的眼睛。

没有妈妈的日子,小倩知道生活就是一道菜,只有自己认真去做,才会成为一道佳肴。虽然缺失了母爱,小倩却学会了用坚强去烹饪着生活的岁月

吃中饭时,出走的弟弟又回来了,一言不发地坐了下来。小倩忙问他到哪里去了,睡在哪里,一边问一边流着眼泪。失语的弟弟成了小倩沉重的心病,她说她大学毕业后挣了钱,一定要把弟弟的病治好。因为弟弟三岁的时候还发生过一件令她心惊胆战的事。她说:“有一天弟弟突然失踪了,发动全寨人到处找,上山喊,最后是在一片离家很远的森林里找到的。从此之后我特别怕弟弟再走失,每天都看着弟弟,只要弟弟不在我的视线内,隔一会儿我就会出门喊弟弟的名字,喊到他回应,如果没有回应我就要出去找了,这个习惯一直保留至今,尽管弟弟已经长得比我高大,现在放假回家,只要一会儿看不见弟弟,我还是会出门吆喝。”

吆喝,我以为不仅仅是习惯,而是小倩对失语弟弟的慈母之心。我们刚吃完中饭,到家才10多分钟的弟弟,就赶紧把我们的饭碗拿去洗,将剩余的饭菜收到了碗柜,令我感动不已。失语的弟弟,虽然不会说话,可做事很主动、很能干、很吃得苦,无论是家务事,还是到山上烧木炭、找野菌(图二),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失语智障的孩子。

自从小倩上大学以后、弟弟所有的衣服都是小倩兼职买来的。因为小倩一年只能回一次家,寒假返校时,小倩连夏天的拖鞋都帮弟弟买好。小倩考虑得很细致,返校时,卫生纸牙膏等一些日常生活用品,都给弟弟准备好。除了关心弟弟,小倩也会给爷爷奶奶爸爸买几件衣服。其实刚来东北的时候,小倩人生地不熟也不敢出校园做兼职,有时候她爸爸工地结不到钱,会晚一点给她生活费,她就用同学的迷你电煮锅,跑到超市买一袋五块钱的挂面来煮,一袋够她吃好几顿。后来人熟地熟了一点,她就敢到处跑了,东北的天气很冷,她曾经在零下三十度的室外发传单,在烈日下晒一天做促销,也曾坐来回四个小时的公交车去当家教,虽然挣不了多少钱,但是她特别开心。小倩也知道现在还改变不了家庭什么,但是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给家里减轻一点负担,她才觉得心安。

小倩思忖着:工作后,要把弟弟的病治好,给弟弟一份关爱,但对母爱的渴望,却一直折腾着小倩。于是乎,她常常身不由己地站在村口,望着对面的大山……

艰难困苦压不垮小倩们幼小的心灵,但没有父母的爱,却让他们撕心裂肺。眼泪,有的是伤感、有的是激动,小倩的眼泪,却是姐弟连心、是仁慈大气的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