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温暖大理

温暖大理

作者: 远方2016年09月12日阅读: 加载中...散文随笔

大理美,美在无限风光,美在大理人。

六年前新婚时,和老公选择了云南度蜜月,大理就是其中的一站。只是时间仓促,那次仅仅在大理停留了几个小时,成为一大憾事。2012年末,有幸参加了百名文化记者大理采风活动,5天的时间里,早出晚归,马不停蹄,几乎绕着洱海走了一圈,走访了大理六七个县,真实、直观地感受了大理。

大理是多姿多彩的,天空蓝得纯净,白云贴着山头朵朵盛开,苍山郁郁葱葱,洱海烟波浩渺,崇圣三塔林立,沙溪古镇梦里阑珊……5天的时间里,让人陶醉的不仅仅是如诗如画的美景,还有那些可爱温暖人心的大理人。他们和大理一起,已然成为我心中永不褪色的风景

大理美,美在无限风光,美在那群可敬的民间艺术家。

从小到大,我对音乐兴趣缺乏,我总觉得,是我的耳朵缺少对音乐的敏感。然而此次在大理,我真切地感受到了,有一种音乐,无关文化,无关听众修养,她能穿透人心。

那天晚上,原本预定八点半到达巍山看演出。由于各种原因,我们到达巍山时已是晚了一个多小时。沿着斑驳的台阶,走上巍山古城门,那有一个演艺大厅,谈不上富丽堂皇,但也古色古香。大理日夜温差大,尽管是室内,我们依然感到了丝丝寒意。

依次坐下,大红的帷幕缓缓拉开,音乐表演开始了。锣、鼓、琴、二胡……还有很多叫不上名字的古典乐器在一群民间艺术家的演奏下,演绎出一台原汁原味的巍山洞经音乐会。我不是研究音乐的专家,细细观察,这群演奏者不少已经年过花甲,花白的头发,穿着民族特色的衣裳,专注的眼神,他们精神抖擞、配合默契地演奏着。一股敬佩之情油然而生:这么多的乐器,这样默契的配合,需要多少时间的磨练?我随即静下心来细细感受洞经音乐,在内心深处,我总认为这是对表演者最大的尊重。

经过解说,我们了解到,洞经古乐原为一种道教音乐,在明代时期由内地传入西南。随后,在长久的历史演化之中,这种道教音乐慢慢地为西南少数民族所接受,并逐渐融入了民族音乐与乐器,最终形成了现在极具少数民族特色的洞经古乐。巍山洞经音乐是洞经音乐的两个分支之一,她融入了南诏音乐的古典与庄重,悠扬飘逸。

如果说最初是因为表演者的敬业、严谨让我心生敬佩,那么随后一首首曲子的演奏让人完全融入到了洞经音乐的世界。该怎么来形容这样的音乐?恢弘?厚重?大气?深沉……我无法形容,想着“天籁之音”也不过如此吧。尤其是当主持人介绍其中一种乐器是世界上唯一能奏出声音的最老古瑟时,演出也达到了高潮。怕错过了一个音符似的,我几乎是屏住呼吸竖起耳朵伸长了脖子虔诚地聆听着,这古老的乐声带着岁月的沉淀,穿越千年的时光,在夜色中轻舞飞扬,有着一股穿透人心的魅力。

大理美,美在无限风光,美在那个旁征博引、娓娓道来的解说家。

是不是最美的风光总是在最幽深处?在大理,常常是经过两三个小时的车程到达下一个景点,然后眼前的美景让我一下子忘却了旅程的疲惫。那天一大早出发,到达千年白族古镇沙溪已是中午时分。

认识沙溪,首先是被一句话感染:如果不能回到十年前的丽江,那么,就来沙溪吧。耀眼的阳光下,在喜庆的锣鼓声中,在穿着民族服装的迎宾、洋溢着笑脸的孩童的欢迎下,走在沙溪寺登街的砂石小路上,古朴的四方街,精致的木雕楼,沧桑的千年古,庄严的兴教寺,落寞的古寨门……我又一次被震撼了。这是一座无愧于“茶马古道上惟一幸存的古集市”称号的古镇,据了解曾入选值得关注的世界101个建筑遗产保护名录。

在沙溪,眼前的景色不是我最大的收获,我更大的惊奇来自于为我们提供解说的剑川一名姓董的文化工作者。每到一处景点,他总是旁征博引,娓娓道来。他会用力学原理来解释一座木结构建筑矗立几百年的缘由,他会从介绍两幅壁画的艰难修复来感慨目前该领域面临的困境……在他的讲解下,沙溪的历史,犹如一幅幅古画,缓缓在我们的面前展开。早已过了午饭时间,饥肠辘辘,可是,我们依然痴迷地听着董先生的讲解不可自拔。从土黄色的东寨门一步步返回,我不舍地跟在董先生身边,安静地听着他的讲解。

如果可以,我愿意再来一次沙溪。如果可以,我愿意再听一次董先生的讲解,不,无数次也行。

大理美,美在无限风光,美在那个夜光下邂逅的鹤庆美女

离开大理的前一晚,我们住鹤庆。集体活动结束后时间尚早,我们几个相约去新华村这个“银器之都”逛逛。

我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晚上。月光下的鹤庆一片静谧,出租车师傅把我们带到新华村时,大多店铺已经打烊了。我们缓缓走在石路上,看到有一两家店铺的灯光亮着,就进去淘银器。从一家店铺出来,转弯,遇到个归家的女子。她看着我们主动打招呼:要不要去我家看看银器?就在前面。我们对视一眼:好呀!推开一扇古朴的大门,我们一起走进这家店。女子热心地招呼我们:喝杯水吧,是经过检测达到食用标准的泉水。在她的带领下,我们步入她家的院子,看到了一汪山泉水,和这个女子的眼神一样的清澈。我好奇地看着一边平摊在筛子里的绿色的果子并询问,原来这是橄榄,当地人晒干后用来泡水喝,可清热解毒利咽化病,也可以直接咀嚼。对于新鲜事物的好奇让我尝了一个,刚入口时涩涩的难以忍受,但是不多时便感觉舌尖生津,很妙的一种感觉。

这个夜晚,我们没有在这家店买一件银器,只是和女子像朋友一样在小院里谈天说地品泉水。出门时,她还热情地给我们塞了几个水果。我手中的梨子一直回到了宾馆似乎还带着这个素不相识女子的体温。

也许时间的流逝会让记忆渐渐褪色,但我会一直清晰地记得,我与大理的美景,与大理人,一场场惊艳的相遇。它们将一直温暖着我的心灵未来的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