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寒烟深处

寒烟深处

作者: 独语斜栏2013年11月12日阅读: 加载中...散文随笔

1、

毕竟是暮秋,沿途仿佛一幅清远静美的山水画:绿的香樟,红的枫叶,白的荞麦,黄的银杏,渐渐干涸的褐色水塘,以及一茎一茎枯萎了残破了的荷,这些色彩如此浓烈,又如此颓靡,来不及细细去欣赏,我转过身来,看乌石山苍茫嵯峨,山门岿然立在眼前。

走过古旧的小桥,我抬头看这座石砌牌坊,我能不能不去想象这之前它有萧索,有多残破,经历的岁月有多沧桑?我只看到它已经修葺一新:牌坊顶端飞檐翘角,"乌石寺"三个字遒劲有力,楹柱雕刻精致,两旁石狮威武。登上垂带踏跺,山门后有石阶绵延而上,仿佛要带我走入另外一个世界。

不禁笑起。之于乌石寺,它并不是我心心念念的风景,却一直以久远、神秘和那些散落在民间的故事占据着我的一些心绪,这个暮秋的午后,我那么随意地靠近,我不知道,等待我的,将会是一段怎样的旅程。

沿石阶盘绕而上,两旁是茂密的松林,风滑过时发出漫无边际的摩擦声响,沙沙有声;间隔夹杂着的是在春日如同繁密花海的杜鹃花,此刻是树叶茂密的绿树;不远处有溪涧传来清冽的叮咚跃动,婉转空灵。连心情也开始明媚起来了,走在这古岭石阶上,整片山林幽寂,人也心清气爽。可转眼山势已经开始陡峭,石阶随山势不再平缓,我往上登,慢慢地,我听见了自己的脚步声,喘息声,再来不及看两边的风景,一座石亭赫然入目。

一定是乌石山人知道山势高耸险峻,才在这半山建造石亭,好让行路人休憩饮茶。我心里突然感受到了一些恩惠,便笑着看飞檐翘角的石亭。亭内石凳清幽光滑,四根楹柱上的题字苍劲浑圆,大块青石铺成的地面雕刻着精美的图案,可是当我抬眼回望,我竟然有了片刻的恍惚,这是在高处才可以看见的景色:浅淡阳光下,远处村庄星罗棋布,田野阡陌纵横,千里岗山系在这里横亘千里。不由得叹息,眼前如此之美。

有巨石横躺在路的一边,巨石中间有深深裂缝,才惊奇它的凋寂和突兀,"神石母"三个字已经落入眼里,再看着巨石前插着的密密香烛,不由得随下猜测,想必除了一个神奇的传说,一定还有着年年岁岁里过往香客虔诚的心。

来不及深究,我已经气喘吁吁,脚下却仿佛还是走不完的石阶,稍停留,往上看,山林清寂,悠远。

2、

一边是连绵起伏的墨色山峦叠影,一边是浓密的灌木丛掩隐的陡峭山崖,越往上,我越想知道我所要抵达的乌石寺是不是就在这样的悬崖边上,走着,望着,甚至突然有了如同行至山穷水尽疑无路的困惑,眼前却蓦地豁然开朗了起来。

空旷的平地。石制的雕栏。雕栏外树荫遮天蔽日的古樟。如镜子般平滑的安静湖泊。湖泊边上青郁如墨的竹林。这是古人说的世外桃源,还是隐藏在深山老林里的洞天幅地?我眨着眼睛,登山的乏倦瞬间隐去了,我所看到的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所在呢,幽静的,开阔的,绿色葱茏的,风中还飘过淡淡的樟树清香,其实不止樟树,还有竹子、马尾松和野菊的香气,它们混杂在一起,散落在清新的空气里,那么浓郁,又那么幽雅。几个年轻女子正在湖边拍照,偶尔轻轻地说着,她们一定也是怕扰了这山林的静寂,又怕一不小心就带上了尘俗的喧嚣吧,才这样安静地伫立,浅笑嫣然。

这一刻,我想我是惊艳的,迷醉的。我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惊异着古樟的枝繁叶茂,不对,不止一棵古樟,它居然有五棵,它们就那样挽着手,倚靠着,纠缠着,交织着,分不清谁是谁的枝,谁是谁的叶,却一样的葱绿如墨;若不是那调皮的小鱼游过来泛起一圈一圈的涟漪,蓝天白云的倒影在这湖水里会有多清亮呢,此刻它那么安静地依偎着古树和竹林,全然不去理会那游弋的鱼飞掠的鸟,以及飞鸟那婉转轻灵的鸣唱。沿着脚下的路,顺着雕栏,古樟深处,我看见了一座规模宏大的庙宇,这是乌石寺。

我跋山涉水,就是为与这乌石寺亲近。这一刻,它那么恢弘地矗立在我的眼前,寂静的,典雅的,缭绕着的袅袅佛音里,仿佛遗世,又仿佛等候了我许久许久。

这是前世的一场约定,还是冥冥中的一个召唤?当我看着那张那么慈祥那么从容的脸在鼎盛的香火氤氲中如此淡定地注视着的时候,我的心,瞬间便宁静了。我久久地站着,仰望着,任时光苍茫飞逝。此时,正有身着黄色僧袍的僧人在一边低眉敲着木鱼,轻轻唱颂着经文,而似乎是千里迢迢奔赴而来的几个香客正长跪着,求拜着,仿佛要将心里所有的温情与心愿,所有的不平事与苦难心都一一说与佛听。我看着,只看着,这一刻,我如此松懈,如此敬慕,又如此安静。

闭眼,合掌,我默默祈愿,无比虔诚。

陆续有游人香客走入,我轻轻地退出来,看庄严殿宇,想着晨钟暮鼓里,它的神圣与久远。

3、

"你来了",这三个字,是乌石山的神秘禅语,相传,它是北宋绍兴年间乌石寺高僧圣悟禅师在观音洞旁的石壁上为迎接岳飞写下的字。这,该追溯到多久远前呢?岁月的云烟早已经开始弥散,时光里,是不是还有那年那月斑斑驳驳的印记?

寺院后有一条蜿蜒的山路,寂静而幽深,我继续往上,那里是观音洞,也是幽岩洞府。

我不知道我是用怎样的心靠近的,安静,沉默,或者叹息,我甚至忘记了登山的疲倦,洞府其实是接近山顶的悬崖下一个深深洞穴,洞顶有一泉清水滴下,经年不断。洞口围砌了黄色矮墙,墙上有书法临摹,岳飞的《满江红》、《小重山》,而洞府的另一隅,"岳飞"手执大刀威武站立。

大凡乌石寺,人们总会说起岳飞,但是岳飞真的来过吗,还是后人杜撰的一些历史场景?可眼前的雕刻、书法,以及萦绕着的一些气息分明是一场时光的错乱,恍惚闪过的光与影里,岳飞正带领着"岳家军"奉十二道金牌返京。我能不能去想象那一刻他的悲痛和无奈,路经乌石山,风光再秀丽,景色再旖旎,怎样去入他的眼,前途那么渺茫啊。

然,这世间分明还有一种玄学叫未卜先知,圣悟禅师已经算出一切,包括未来,他对岳飞说"你来了",他煮面给岳飞充饥,却将酱油佐料放在面条下面。聪慧如岳飞,如何不懂?他读懂了禅师说的"你来了",他也明白了禅师煮面时暗藏的玄机,面条不能翻,如同注定他不会去"了",亦不会去"反",所以他举碗摔面,不辞而别。

若是我,面对着禅师笃定的神态和话语,我会怎样去选择?会选择退一步的海阔天空,还是明明知道前方是万劫不复的深渊仍旧舍身纵身跃下?岳飞选择的是后者,毕生精忠报国,他早已经万死不辞。只是啊,我如何去想,摔碗诀别的那一刻,他是怎样的悲壮,怎样的隐忍,和怎样的毅然决然?

圣悟禅师算的真的很灵验是不是,所以千百年来乌石寺的香火长盛不衰?但是,我宁可相信这只是一个散落在民间的关于乌石山的传说,我也不想理解成这是岳飞已经知道了他的凶多吉少。不是吗,他是岳飞,他不会去做有悖国家和民族的事,但结果,偏偏如禅师所暗示,偏偏发生了那让人痛心的千古冤事。突然喘不过气来,我捂住胸口,这世间,怎么会有那么多遗憾,不平,和揪心的伤痛?

石壁上,是曾经沿石壁飞泻的瀑布痕迹,我抬头,久久地凝视,他们说,这就是岳飞摔掉的面条,也是这世间,最酸楚的泪。

走一回幽岩,我长长地叹息。

4、

是恋恋不舍吗,还是一段行程结束的时候总会思绪万千?

站在山脚,我频频回望,眼前山川如此秀丽。百步岭上的石阶如同天梯盘绕而上,乌石山突兀而起,暗褐色的峰顶如同巨狮寤醒,咆哮山谷,又如同钢铸铁浇的巨大煤块,这是一幅清雅的山水画,而峰顶,又分明是这山水画中的一团泼墨,酣畅淋漓,苍茫浑然。

耳畔几声清脆的鸟鸣,几只飞鸟从眼前忽闪而过,这是倦鸟知返么?我抬头看,夕阳渐渐西下,有薄雾轻盈地绕着浓郁的山林,暮色开始弥漫,那么,我亦归去?

归去。归去。

不说我看见了什么,我如何感慨,也不说我许下了什么愿望,看着乌石山,我告诉自己我只是很悠闲很惬意地走了一回家乡的风景,它涤去了一些岁月的尘霜,让我在这个暮秋有了一种最清宁的心情,阅读着时间,阅读着天地,一如李敬曾题"朝驾巾车上碧山,暮随明月下山还。回头却望山中寺,半在寒烟古木间。"

半在寒烟古木间,是寺院,是风景,还是乌石山风风雨雨的漫长岁月?也许都是,也许都不是,而时光转眼已过千年,总有一些会留下来吧,留下来,掩隐在寒烟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