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作文大全 > 时光作文1000字

时光作文1000字

来源: 倚栏轩作文网栏目: 作文大全

时光

多少次,我们因为自己的成熟而喜悦,多少次,我们为时光的消逝而感伤,哀默。有时候,我们不觉感叹人生的漫长乏味,而当我们老去之后,我们又该后悔没有好好珍惜时光,一切的悔也只能是徒劳。永恒是一种虚幻的完美,人们因为死亡的不可抗拒而追求永恒。而又有多少人懂得珍惜属于自己的生命呢?

若要绝对抓紧生命中的每一秒是不可能的,这反而会让人生痛苦。但我们应尽量地把握那有限的日子。人生难免有种种苦难,却也万不可丧失对生命的热情,即便是苦,每一秒钟对于人的一生也只有一次,何其珍贵!挥霍生命是一种罪恶,这种罪恶等同于谋杀。

谈起这个话题,不免使有些“陈”的味道,不过却总难引起人们的注意。社会发展,发展的最快的却成了网络,多少人将自己的生命投入其中。为了游戏,荒废学业,事业,甚至一切,未免太过愚蠢。或许他们的快乐我无法体会,不过他们的作为却是一种罪恶。大学生因沉迷网络而被校方退学,这意味着我们社会的一种堕落。连大学生都是如此,那他人呢?

诚然,我们不可能时时刻刻计算自己的生命,不可能将每一秒都做好安排,但我们需要一份充实。再说因斯坦之类的例子已经没必要了,我想人都受过这方面的教育——时光是因好好利用的。时光的支配取决于自己。每个人天生都有这一财富——一辈子的时光。或许它对某些人是一种煎熬,而更多的却应是一种恩赐。能支配自己的生命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绝对的权利,我们更应珍惜这一份权利。而人生的价值也应以此作为衡量的标准,充实的人生才是有价值的人生。撑起我们民族的脊梁的那些英雄们,都用一种绝对的高尚刻记着他们的人生,而这都基于他们对生命的支配,对时光的支配。他们不仅能用有限的生命去实现自我的不断提高,而且还能造福于他人,相比之下,那终日无所事事只图清闲享乐的蠢类又算什么呢?

不能好好利用自己生命的人着实该为自己悲哀,因为他们活着,犹如没有活着!或许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时光是很充裕的,他们大多寄希望于将来,但那些被糟蹋掉的日子却是永远都找不回的。

而挥霍时光不仅毁掉的是自己,甚至可以毁掉一个民族,这也绝不是危言耸听。古来多少君王皆因贪图享乐而败掉了江山,而在当今这无硝烟的国际战场上,一个国家的综合国力也都是靠国民的努力才能得到提高。而当一个人连自己的生命都不懂珍惜,只懂沉沦,那又如何与人竞争?

时光不会同情人们的无知,他头也不回的流走,留给人们的只有苍老的容颜与悔恨。凝望着一棵老树,冬日即将到来,我望着最后的枯叶,松脱,飘落,翻转……

沙漏里的时光

时钟里的时间滴答滴答地敲,又是忙忙碌碌的一天,当眼睛开始抗议才舍下笔,朝天板发呆。无意间一瞥,才发现角落里躲着一个沙漏,像是刻意的躲着,那么地不自然。走过去轻轻将其一转,沙漏里的时间开始了,开始倒着消逝。而我的思绪也被牵回过去,想起了你——我的朋友,想起这是你送的,我的珍品。

今年寒冷的季节又来了,就想当初一样。考试砸了,连老师都对其进行思想教育,这是作为学生最讨厌的事。然而那天我碰上了,心里自然特别难过,更不知道对父母如何开口。放学了,大家欢欢喜喜地背起包,欢呼着离开。而我的速度却十分缓慢,因为我害怕,害怕回家后我会遇到什么。太阳映红了地平线边的天,小鸟在树头唱着熟悉的旋律,枝上的叶枯了在空中漫漫飞舞,多美妙的一幕。然而在我看来却好象是在讽刺此刻我的悲哀。眼泪很不争气地在眼眶打转,似乎下一秒就要涌出。

“嘿,干什么学蜗牛啊,那么慢吞吞的!”转过头,只见你笑嘻嘻地朝我看。我哽咽地说:“我……我考试……考砸了。你说我该怎么办?”泪水再也忍不住,流了出来。你稍稍愣了一下“那有什么大不了的。人生苦短,大家都和你一样,那世界上红眼病不知道得有多少呢!”我哭得更凶了。于是你就说:“别哭了好不?你让我怎么办啊?哎,我跟你打个赌,怎么样?要是我的冷笑话够冷你就不哭了好不好?不然我衣服你当抹布抹眼泪去,怎么样?”瞧你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我点了点头。于是你接着说:“很久以前有一棵豆芽,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于是就一直哭一直哭,结果他就长大了。还有哦!两个香蕉一起去散步,前面那个走着走着觉得好热,就把衣服脱了往后一扔,结果听到后面那个香蕉就吧唧摔了一跤,前面那个回头问怎么了,后面的回答说,没事,让香蕉皮给摔了一跤。你笑了?好笑吧,不哭了哦。”我一边笑一边点头。后来我们一起回家,路过一家饰品店,你进去买了个沙漏出来给我。面对满是疑惑的我,你说:“送你个沙漏,记得以后遇到难过的事,就把沙漏倒过来,让时间跟着你倒着走,一直等到时间回到你开心的那一刻起。OK?”“OK。”那个寒冷的季节就这样变得很温暖。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你那次考得比我还差,但是你还是来安慰了我,很感谢你。

如今我一直都很开心,因为有你的祝福。然而你送的沙漏却蒙上了一层灰,就像为我们的记忆蒙上了一缕纱。如今的我们不在一起,因为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梦想努力着。还记得你说过我们的友谊永恒存在,不论我们在哪里。所以我祝福你,我的朋友。

沙漏里的时间恢复了正常,又回到了现实,我握紧了手中的沙漏……

雕刻时光

三十年的时光,在历史的松树中也仅仅不过是一滴再微小不过的松脂了。然而,这滴松脂就恰恰滴落在这过去的蚂蚁上,它冻结了历史过去的艰难爬行与痛苦挣扎。它封锁了过去,让那过去变成一块永恒沉默的琥珀,只能深埋在土里。那泥土外的,却是崭新的未来。

我出生在1997年,我的爸爸出生在1969年,仅仅只隔了28年,但童年的生活却大不一样。我常听爸爸说,“那时候家里的生活很拮据,温饱问题都不能得到解决。大人们天天早出晚归,一心忙活着种田,挣工分。”随后,妈妈又无奈地摇了摇头,叹了一声气,又说:“家里的孩子又多,共有八个,又舍不得送人,毕竟是自己的亲身骨肉。那时候吃得极坏,至于肉类,记忆里几乎一片空白。天天,也只能与咸菜,自家种的蔬菜以及野菜为伍。过年时,能吃一顿面条,也已经比得上吃龙骨凤髓了。那时把面条看作是皇上吃的东西,已算得上“奢侈品”。夹了一根光溜溜的面条,还得把头仰得高高的,慢慢地品尝,也舍不得用力地嚼。遇到好的,还得抢着吃,哪顾得上饿与不饿哪!哪像你,吃一顿面条,就把嘴撅得高高的。想想我们以前,哎!”爸爸又叹了一口气。听着爸爸讲着过去的往事,再想想我们现在。天天大鱼大肉的,吃的是鲍鱼,猪肉,新鲜的蔬菜,排骨什么的,不愁吃,不愁喝。大人们,都买那些好吃的好喝的供我们吃。不喜欢吃时,还耍耍脾气,闹闹性子,还愣把过去眼里的“美味佳肴”扔了,这到以前,比那些大地主还浪费。你说,这是不是改革的力量呢?

在三十年前,孩子们玩的是泥巴;在三十年后,孩子们玩的是各种各样的玩具,应有尽有。

在三十年前,大一点的孩子们,都要忙着帮大人看小孩,再挣一写工分,稍有些家底的孩子才有机会接受教育;在三十年后,几乎每家每户的孩子都读书

在三十年前,大部分孩子都与电视电脑等高科技无缘,什么Mp3,简直是一窍不通;在三十年后,许多的家庭都有了电视电脑,这已成为一种永恒的时尚风。

在三十年前,衣服都要几个孩子轮着穿,衣服上全是补丁,没有补丁的衣服,就够让人眼谗的;在三十年后,没有补丁的衣服满大街都是,孩子们身上都是几百块钱的行头,现在比得不是有没有补丁,比的是谁最时尚,比的是品牌。

在三十年前,孩子们是坐在矮矮的,似乎随时都会塌的平房里上课,虽然提心吊胆,但坐在这个教室里就是一种荣誉,读书人的气质在所有人眼里就是不平凡;在三十年后,孩子们是坐在高大明亮的专门教室里,几乎所有的孩子都是有读书人气质的。这已经是司空见惯的。

在三十年前,中国还是一个落后贫穷的国家;在三十年后,中国已经在世界上扬眉吐气了。你说,这是不是改革的力量呢?

时光的命运

多年后依然能沐在阳光下的他,早已明白跟着他的是什么——那是他漂泊在时光中的命运,是他的生命之舟在红尘中溅洒过的无数浪花的总和。

命运,现在他有更多的时间来想一想这个问题。想来他空茫的视野中,有多少匆匆过客,浮云过目;有多少如烟的往事吹落几度闲愁满地。只有它,只有命运,忠诚地出现在路的前方,等待、守望、微笑、哭泣。那是他作为一个人的宿命,就像一株草、一条虫,所要终生依附的宿命。他不敢妄自揣度别的生命,因为命运界定了他所能理解的极限。他也许不会拥有一只鹰远在天宇之上的高傲与犀利,也永远不会懂得一株小草在枯荣的季节中如何微弱而顽强,但他会作为一个人,在命运的端点之间选择一条独一无二的路,他不问路的归宿,不管它是冗长还是狭促,有命运为伴,他走在任何一条路上都会有一种生有所栖的安然。

是的,他和命运一起走过的路,他总记得有那么一棵树,它就像眼前的这棵杨槐,秋阳渲染着满树金黄的忧郁,而所有的枝叶都呵护着那几簇在金黄中微笑得很纯粹的嫩绿,而那些依旧的嫩绿便是他回忆中永远的净土——他生命中纯美的快乐,命运中的快乐。

当然,没有谁的生命中只有铺满鲜花的温床,一棵到了深秋的树怎么能没有枯叶呢?当他被自己疼爱的往日门生们扣上高帽子,压弯脊梁在大街上任人唾弃,在自己曾经倾尽心血的孩子们面前被污言秽语所批斗,他的心灵也承受过不能排遣的沉重。当妻子因为一个被忽略的病痛被命运夺走,他在她身边,握着她苍老如柴的手,在浑浊的老泪和渐低的呜咽声中,他听到命运轻微的伤感的叹息。不过他一直热爱着一句话:“愿你的生命中有足够多的云翳,来织成一个美丽的黄昏。“无云的天空不会有变化万千的美丽,没有痛苦的人生也不会完整。所以他虽然没有如庄周一样在一生的所爱离开之际击钵而歌,但他把那块撕裂了的伤口藏在了内心深处,平静地吮去咸涩的泪,用对痛苦的默默奠祭,宽容着恶作剧的命运。

这时,一缕淡淡的蓑草香浸入了他的肺脾,他想到那些蓑草春天的样子,想到曾和春天里的草一样青涩,热血沸腾的年纪。少年的轻狂,意图主宰自己的命运,他有整个血气方刚的季节与命运竞技、争夺、乃至搏斗,直到自己像如今这样心如止水,他的锋利遗失在与命运搏斗的战场里,如今他心平气和的以慈父似的心情抚摸磨砺成平缓的棱角,与命运握手言和。他觉得他和它是相生相惜的,生命中的快乐是与它分享的甘甜,生命中的苦痛是与它共历过的患难,他们其实是一对患难之交,一同走来,也将相互搀扶着走下去。

时光的踪迹

夏天午夜的阳光.大片地拓在地上,夏夜,现在的我和曾经的我们。

梳理梳理了头发,骑上我橘红色的自行车在接到阿琪的电话后就急匆匆地到了阿琪的家里。阿琪的家是卖茶的,铺子不太,阿琪的妈妈是个热情好客的女人。“哟,阿钰来了,他们在阳台等你呢!”“嗯,阿姨好。”

的确有那么一瞬间,从内心涌起的是惊吓。在几分钟之前,我还是很平静很平静的。阿琪家阳台上我眼前的他们,是我幼儿园的同学,或者更准确的来说,只是玩伴。包括阿琪。眼前凸显的轮廓,早已不带着天真的傻气,我们都长大了。阿琪递给我一张毕业照,但由于记忆力好的原因,其实除了那几个特别要好的,其他的我都也还记得。只是那些线条在日复一日的成长,我一向不善言谈,只能对他们扬起嘴角的45°微笑,是熟悉的陌生吗?还是毕竟那么久了。

“不记得我啦”眼前这个皮肤黑黝的女孩唤着我,我还记得她,在今年运动会上和我同个项目她获得第一。而世界上总会些那么巧的事,阿涵第二,阿琪第八。但我喜欢阿雁,喜欢她黑皮肤下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这几年里碰到过她几次,她总是会笑着坐在她妈妈的摩托车上喊我的名字。大雁一般的性格,我记得你。瑾和涵,英他们都走过来谈聊,手里拿着阿琪妈妈泡的花茶。涵喝过一口茶,“这是幼儿园同学聚会吧!”眼睛眯着笑起来,其实幼儿的记忆小的只是如同絮沫的点滴罢。但小的记忆也会有大大的开心,像潮水那样不停地在心头翻滚着。“阿珊老师,记得么,各位。”那些哈哈嘻嘻的笑声被我的突然打断了。我们都怀念她,她给了我们童年时期太多太多。“以后要来看我哦,孩子们。”这是我记忆里最清晰的东西。我转过身,趴在阳台上,口无漫目地看着,阿琪走到我身旁,拍拍我的肩。“嘿,你知道吗,阿珊老师现在在市里教书啦。那天我妈遇到她,说她会找一个时间来看看我们。”我一直都很佩服阿琪的社交能力,就像是没有她搞不定的事,而不像我只有天生敏感的视觉。

是谁说过只有摘到四叶草就会幸福,小时候在幼儿园里摘三叶草的我们不也一样快乐吗?而时至多年后的今天,那些三叶草对我们来说,已经变得不堪入目。我拉扯着阿琪的衣角,并跟他们微笑着说今晚我很开心,临走时拿着阿琪送给我的我最喜欢的花茶后就辞别先走了。在热闹的相逢后,是回到家听着周杰伦的《回到过去》。看那张放心不下的成绩单抱头痛哭。

今晚,有太多的东西让我感慨万千。童年我们成长着承坐着时光机直到如今。

美好的时光

周末,吃完晚饭,我家的“世界大战”就“爆发”了。

首先是决定谁洗碗,因为是妈妈做的饭,所以洗碗的事自然就落在我和爸爸身上。但是到底是我洗,还是爸爸洗呢?这要由我和爸爸“石头、剪子、布”来决定。不知为什么,爸爸今天把把都赢,我把把都输,没办法,洗碗的人只能是我了。爸爸在一旁笑嘻嘻地对我说:“唉,尽管我很想干活,可你老是不让我干,没办法!我只好去看电视了。”尽管爸爸笑得象花一样灿烂,可我觉得比哭还难看!我垂头丧气地走进了厨房,“哼,好不容易到周末,无论如何我也得玩一下。”于是,我便展开了我的“糊弄大功”,蜻蜓点水一般,这边擦一下,那边搓一下,三下五除二,几下子就把碗筷全洗完了。

我先溜到爸爸那儿观察情况。爸爸正在看那枯乏无味的“军事报道”,整天就是那几个绷着脸孔的所谓专家在讨论什么演习,我皱了一下眉头,咕哝了一句:“真没劲。”我又跑到妈妈那儿去,妈妈正在电脑上兴致勃勃地翻牌,我走过去说:“老妈,该让我玩会儿了吧!”妈妈漫不经心的回答:“等我玩完这一把。”我只好在家练开了足球。练了一会儿,妈妈高兴地叫我:“儿子,我过关了,你来玩吧。”听到这话,我以光速冲到电脑桌旁,打开了NBA全明星赛游戏,终于到了盼了一个星期才能玩电脑的时间了。我在电脑上带球、突破、上篮,球进了,我高兴的心花怒放,就好象真的在球场上一样身临其境。

可刚玩了半个小时,我又被电视里《天下足球》节目开始的音乐吸引了过去。我关了电脑,跑到爸爸那儿说:“今天可是英格兰超级联赛决赛,有我最喜欢的球队阿森纳VS切尔西,总该让我看会儿吧。”爸爸“铁石心肠”地说:“不行,NBA热火队VS太阳队的比赛也要开始了,它们也是我最喜欢的球队,里面还有我喜欢的球星奥尼尔。”妈妈还是向着我:“今天是周末,你就让他看会儿吧!”爸爸还想争辩,可我落井下石:“你还跟小孩争啊?”爸爸一人抵不过我和妈妈两人,只好极不情愿地将遥控器交到我手上。“哼哼,我才是真正的胜利者!”我雄赳赳、气昂昂地接过遥控器,欣赏起两只英超豪门争夺冠军的精彩比赛,不一会儿,就沉醉其中。

突然,一声吼把我从沉醉里震醒了,只听见爸爸在厨房大喊:“之骏,这就是你洗的碗!”我仿佛从天上一直跌落到谷底,完了,又要洗碗了……

我的美好时光就此结束了,“世界大战”也落下了帷幕……

童年时光

时光流逝,岁月如梭,一点没错,从我呱呱坠地到十一岁生日,一转眼就过去了。今天的夜空似乎比往常格外明亮,我坐在阳台上,望着满天星斗,想起童年的花絮,不由得“噗哧”一声笑了。

那时我家住在南商业街西面,爸爸为求空气清新,种了三盆吊兰,分别放在两个卧室和客厅。由于客厅和北卧室阳光并不充足,在那里的吊兰就自然没有阳光充足的南卧室那盆旺盛,正因为那里阳光充足的原因,爸爸把他最喜爱的美国吊兰放在了南卧室。有一年,美国吊兰开花了,它一身洁白,中间的几根淡黄色的花蕊更衬托了它那朴素的美。虽然它那么漂亮,那么小巧玲珑,单纯稚嫩的我却闻不出一丝丝花香。每次用鼻子凑近它,才能闻出淡淡的清香。于是,我一番冥思苦想,吃饭不香,睡觉不甜,连玩也玩得不畅快。

有一天,妈妈爸爸带我去奶奶家,我忽然看见爸爸拿着一些黄色的小颗粒往爷爷种鸡冠花的地方撒。我跑过去好奇地问爸爸,这是什么东西,它有什么用。爸爸仔细地解释给我听:“这是化肥,它能帮助花生长,就像妈妈给你吃钙片一样……”爸爸说的这些话中,我就记住了一句“它能帮助花生长。”嘿,我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个主意:那玩意能帮助花生长,那能不能让花长得更大更香呢?经过一番思索后,我还是决定往花里放化肥。

在回家之前,我拿了一个小塑料袋,偷偷抓了两把化肥放在里面。一回到家,我趁爸爸妈妈不注意,把化肥撒了进去,想给他们一个惊喜。

第二天清晨,我穿完衣服就赶紧去看吊兰。“咦,它怎么搭拉下来了?”我小声嘀咕着。看着它那副无精打采的面孔,好像在说:“救救我,救救我!”我想,它也许是缺水了吧。想着就把水壶提起来,给它浇水。我疑惑着吃完早饭后,就上幼儿园去了。

爸爸下班后接我回家,我头一件事就是去看美国吊兰,“啊,花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原来,吊兰的叶子垂头丧气地,还“长”上了一些枯黄的斑点,开的花也都枯萎了。爸爸一风他心爱的花成了这个样子,飞快忙问:“谁给花施肥了?”我迷惑不解,我是偷着放的,爸爸怎么知道?这时妈妈说:“我可没碰你那宝贝。”我急忙承认是我放的,又追问爸爸:“你是怎么知道我往里面放了化肥?”爸爸解释说:“光看它的叶子就知道。”我既着急又心疼地问爸爸∶“有什么方法能救它吗?”爸爸想了想后回答我:“我不知道,反正我是不会。”

就这样,一盆珍贵的美国吊篮就被我“剥夺了生命”。现在回忆起来,那时的我是多么可笑啊。

经过这件事,我懂得了一个道理,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适度,不能盲目地胡做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