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作文大全 > 埃博拉病毒作文

埃博拉病毒作文

来源: 倚栏轩作文网栏目: 作文大全

面对埃博拉病毒我们能做什么

中国曾经历过一个不平静的春天,一个陌生传染性疾病——非典席卷全国。然而随着“非典”的平息,我们对疾病的预防又日渐松懈。相对而言,我们的“敌人”却从未示弱。从非典到禽流感,从艾滋病甲型H7N9,如今埃博拉更是后来居上傲领群雄。

还不知道埃博拉为何物的人,想想“非典”就明白了——同样作为具有传染性、能致人死亡的病毒,“非典”已经让国人印象深刻,而埃博拉一旦感染致死率高达90%。今年埃博拉在非洲的爆发,是发现这种病毒以来最大的一次,引起全世界紧张。

尽管医学家们绞尽脑汁,作过许多探索,但它的真实“身份”,至今仍为不解之谜。没有人知道它在每次大爆发后潜伏在何处,也没有人知道每一次疫情大规模爆发时,第一个受害者是从哪里感染到这种病毒的。“埃博拉”病毒是人类有史以来所知道的最可怕的病毒之一,用一位医生的话来说,感染上“埃博拉”的人会在你面前“融化”掉。唯一的阻止病毒蔓延的方法就是把已经感染的病人完全隔离开来。

不过中国多家媒体报导“国家卫生计生委表示,中国具备应对埃博拉疫情科技储备,包括检测、诊断试剂、抗体生产能力以及疫苗的研发。”大多数读者看这段话,会理解为对埃博拉的抗体治疗已经有效,而中国已经掌握了抗体治疗技术。于是就出现了网友们欢欣鼓舞的反应,让这种反应继续发酵的还有媒体氛围。连日来,中国援助非洲抗击埃博拉的报导连篇累牍;中国的医学家纷纷给出对埃博拉的“辨析、对策”(中国中医药报),“阻击埃博拉,中国有力量”(今日早报)、“苏企仅用时三天合成埃博拉病毒关键基因,为控制疫情争取了宝贵时间”(苏州日报)之类的说法频现。

然而事情并非这么简单。所谓中国掌握不过是移接木。

曾有两位美国志愿者不幸被感染,眼看着就活不了了,恰好美国和加拿大于近年联合研制了一种治疗埃博拉的药物ZMapp,虽然还处于试验阶段,但也临时被派上阵了。

那么中国是否掌握这种抗体呢?答案是否定的。ZMapp是新近的研发,目前关于其的公开信息寥寥无几,何谈被中国掌握?从生产角度讲,目前ZMapp的开发者生产出来的量都极少,给两位患者使用后几乎耗尽,怎么可能“中国已经有了很好的制备能力”呢?

实际上中国更是缺乏研究埃博拉的基础设施,例如P4实验室。

P4实验室即生物安全等级为第四级的实验室。因为害怕病毒传染和扩散,所以对埃博拉这种没有防治方法的病毒进行研究,必须在最高安全等级的实验室里进行。在这种实验室里,科研人员都穿得像宇航员一样来保护自己

没有P4实验室,研制所需的试验就无从谈起,何谈“掌握”?我国在2003年被“非典”触动后,提出要建设P4实验室,但是至今还没有建成。

P4实验室不只是欧美有,我国台湾有两个,印度也有四个。那为何中国大陆还没有呢?为什么2003年提出要建设,预计2006年就能建成,可现在还没建成呢?其实正如很多科技工作者所言,中国至今没建成P4实验室,是因为基础太薄弱,也就是重视的太晚,等非典来了才意识到重要性。

长期以来由于宣传原因,中国民众眼里的高精尖就是火箭、卫星、超级计算机……在这上面投入,出了成果民众很有自豪感,所以国家很早就重视。而P4实验室,你说出来老百姓谁知道是什么玩意,所以重视不够也容易理解了。

如今,埃博拉如魔界重楼般越发强大,抵抗埃博拉已经成为目前人类发展繁衍面对的重要问题,我们需要面对的传染病远不止埃博拉。从非典到埃博拉,每次传染病的暴发都像一面镜子,能反映出许多长期被忽视的问题;每次传染病的暴发也都是一次警钟,一次预演,我们不能预测未来的危机是什么,但是我们只要不断反思,不断进步,才能抵挡住更多如同埃博拉的病毒。

噩梦——埃博拉

埃博拉病毒在西非被赋予了可怕的称号——“死神”,是西非人民的梦魇。有关它的报告,也会让一些人晚上睡不着觉,我便是其中的一员。

那天晚上,我照例打开电视看新闻,当场就看到了有关埃博拉疫情的最新情况:“两名由美国前往疫区的专业医疗人员感染埃博拉病毒”、“四百余感染者死亡,超过感染人数的一半”……

我去,身穿防化服的专业人员都染上了,致死率又那么高,万一这玩意儿到了中国……我不敢再想下去。立马换台,要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可那感染者的痛苦神情,以及那显微镜下的如死神附体般狰狞的埃博拉病毒,却仍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算了,洗洗睡吧,睡着了就不会这么恐慌了吧。我自我安慰般地说,并顺手把电视给关了,去洗漱睡觉。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没有半点睡意。万一夜里闯进一个感染者那该咋办?唉,还是盖上被子吧,至少能给自己增加一点安全感。这正值大热的三伏天,我这盖着被子睡觉,不一会儿,便是大汗淋漓。

汗?我莫名地感到恐慌,汗不是体液吗?好像记得接触患者体液也是一种传播途径吧?虽然我很清楚,我自己的汗与之毫无关联,但心里却仍是升起一股恐惧感。过了半个多钟头,我才勉强地睡去。

醒来时,发现周围的人都染上了埃博拉病毒,流着血向我涌来。我不由得大声尖叫,一下子坐了起来——呼,原来是个梦。看看闹钟,才半夜12点许。

不敢再睡,抓起床头的几本就看。看累了,刚眯上眼,刚才梦里的场景又回到了脑海里,我便又睁开眼睛,接着看书。

几本书看完,已是凌晨五点。此时的心里早已没那么恐慌了。静下心来梳理新闻上的内容,想起了两条:一是接触传播的速度会比较慢;二来他说传播到我们中国的可能性也是不大。

哈,原来是庸人自扰啊!我嘴角微微一扬,头往下一躺,便昏沉睡去,不知东方既白。

埃博拉病毒

它是一种很恐怖的病毒,是一种通过体液传播的病毒。那天下午第一节课,老师竟然让我们看视频——说埃博拉的视频。

刚开始看,我很开心:“诶?今天不用上课啦,给我们看电视么?”我好激动好激动,可是当开始看的时候,我把眼睛捂上耳朵堵住:“咦——老师怎么让我们看这种视频啊。”

“……这种病毒治不好,它能在体内呆上2-21天(貌似是的),正常情况下是5-10天,然后就会发病。

“先是开始头疼,你会觉得是小病。然后你的耳朵眼睛鼻子嘴巴里都会开始流血,身上的小洞都会开始流血,接着你的头上会出现无数个小洞,最后死亡!

“就算死了,这种病还是会在体内存活几个星期,传染给其他人。”

我看过之后告诉我弟。那天晚上我弟都不敢回家了(实际上他就住在我家楼下):“如果我下去的时候正好碰上一个得埃博拉的人怎么办啊!?”他这样问。

我耸耸肩表示反正不是我。他弱弱的说:“那我就传染给你。”我做出鄙视的目光。

那天我上网查了“埃博拉”,真的很恐怖。视频上说:“这有可能就是古时候说的瘟疫!”瘟疫是什么,我想大家多多少少都应该从电视剧里看到过吧。

晚上我差点睡不着觉,心里恨恨地想:“讨厌。为什么要有这种病毒啊!!!”

第一次知道埃博拉真倒霉,我真不想知道有这种病。

埃博拉病毒

埃博拉,估计现在大多数国人还不熟悉这个名称。但是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承载了无数的伤痛与血泪。埃博拉,这名字跟孩童时期看过的奥特曼里面的怪兽名字有点相似,可是它并非什么怪兽,而是一种杀伤力很强的病毒,1976年首次发现,2012年后销声匿迹,2014年又重出江湖,变得更加冷酷无情,他最大的好就是夺取人的生命,必杀技是让人几天之内受尽痛楚然后死亡。

埃博拉的背后伴随着的是无数鲜活生命的逝去,虽然人类目前还没有研制出针对性的疫苗以及药剂,但是众志成城,全球一起共抗埃博拉,一起研制出治疗方法。我相信,在大灾大难面前,不论国籍,不论过去是否有嫌隙,人们只要团结一致,并能战胜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