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文章阅读 > 人生哲理 > 路与走路

路与走路

作者: 姚勇2017年05月18日来源: 邢台日报阅读: 加载中...人生哲理

友人常说一句很通俗的话:“谁离了路也没法过。”为此,我许久进行着关于路与人生的思索。

以往,路与走路之说,就像人们时常发问的鸡蛋与鸡之说,正如到底是先有了路而后才有人走路,还是先有了人走路而后才有了路;也正知,是先有了鸡而后才有了鸡蛋,还是先有了鸡蛋而后才有了鸡。

一位哲人说:“希望本是无所谓有的,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

另一位哲人说:“路是地面上似乎本来就有的,只因为原本就有路,人们才去走路。”

也正如一些哲人们,有的断定世界上先有了鸡蛋才有了鸡,有的则断定世界上先有了鸡才能有鸡蛋。哲人们的断定似乎总是相矛盾的,犹如世界总是存在于矛盾中,因此,无论是自然之路、人造之路,或是人生之路与历史之路,都是在矛盾中廷伸和发展的。

只是,到了今天,谈论或探讨先有路才有人走或是因人走才有路,及关于先有蛋才有鸡或先有鸡后才生蛋的问题,已远远没有现实意义。生活与现实关注的是,人要走路,人需要有路走,没有路的时侯,人们还得去寻找、去创造,正如人们考虑的是想吃鸡蛋,就必须先养鸡,养了鸡才可获得鸡蛋,鸡还得靠蛋来孵生。

说起人,人有数十亿,就有数十亿人的性情;说起路,路有千万条,就有千万条路的途程。

人一出生就与路有缘,人是最关切路最贴近路的精灵。所以关于路,从精神与灵魂上看,有人生之路,有心灵之路,有生活之路,有感情之路,有思想之路,有事业之路,有生命之路……等等。从自然与现实中看,有大路、小路;有弯路、直路;有斜路、正路;有长路、短路;有土路、石路;有公路、铁路;有空中之路、水上之路……还有平坦之路、坎坷之路等等等等。

人们每天走路,与路面对。每个人与路的缘分不同,与路的感情不同;每个人对路的感受不同,对路的需求不同。我常常面对脚下之路,想着人生之路、想着社会之路、想着今天之路、想着未来之路,想着无形的路与有形的路,想着与路有关的事和人,想着共同路上对路最有感情的友人。

在认识友人前,我所认识和理解的路,都是很空泛的、很抽象的、很平淡的,只是从自身的道路上来看路、来想路,没有更高的对路的悟性。与友人认识后,我突然发现,我对路的认识和感受还很浅很浅,发现自己对路的思想很不到位。何为路,路的定义、路的意义、路的价值到底是什么?友人的人生之路和事业之路给了我一种启示,给了我更大的思想空间。

友人少年时,天天走许多里土路到外村上学,一到夏秋雨季,路上泥泞不堪,连脚上的鞋都常常陷进泥里,为了按时赴校上课,他只得用手提着鞋光着脚往学校赶,脚底板儿无数次被蒺藜扎破出血。那时他就想,要是能把上学的这段路铺成油路,我和同学们都能骑自行车上学多好。在泥泞的路途中,他随着时光之路闪过了少年岁月,他渐渐强壮起来,成为一个有力度的平原汉子。但他仍常常叹息不断走过的故乡的泥泞之路。不久,他终于与路结下不解之缘。他说,他非常庆幸能到当时本区域惟一的一条油路——107国道上当养路工。那时,他除了白天养护路面外,夜间还得骑自行车上路巡逻,看护着路旁栽下不久的木。就这样,日日夜夜,他与路和路树逐渐加深着感情,一年一年又一年。往山里修路前,友人与同事到山里勘测时,见到一位老汉担着两筐柿子穿山而来,当他得知老汉天不亮时就出了门,担着柿子往城里去赶集,临近中午才走了一半多里程时,心中更懂得了路在生命中的分量和价值。当他得知许多小山村里的许多人一辈子没有走出过大山时,他深深懂得,一条宽广的路对于许多人的人生之路是多么重要。

从养路护路,到开山筑路,友人的十几年人生之路和生命之路,始终与路紧密相连。他当上公路站站长后,更是对路动之于情,把路的事业看得无比神圣。为此他设计并实施了107国道本区段路旁鲜花工程。为了提高养路工的工资和地位,他策划了养路工工资改革,采取以副补路机制,为养路工增加了一倍多的工资。还为养路工订做了西服,购置了礼帽,让他们上路穿标志服、戴标志帽,下路时穿西服、戴礼帽。在公路养护管理的程序上,他走出一条自已独特的养护之路,为此本县成为省两个公路养护达标先进县之一。

与友人谈路,懂得了人们对路的企盼,忆起了自己童年时对路的感受,萌生了对祖辈人生之路的感叹,想到了未来之路和希望之路的艰难与遥远。

人们与路朝夕相处,奔波生存,挣脱困苦,追求光明……路有大宇宙之路,有小环境之路;路有漫长,路有苦短;每个生命都与路有缘,每个人生都是一条坎坷的路。我想,在现实中,没有路,人走的多了也只能走出一条小路来,只有去开拓路,才会有宽广的希望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