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文章阅读 > 人生哲理 > 吃火锅品人生

吃火锅品人生

作者: 吴春富2016年08月17日阅读: 加载中...人生哲理

冬到深处,天愈来愈冷,吃火锅的人也愈来愈多。

到火锅城吃,围坐桌旁,等待火锅上来犹如守候婴儿的出生,满心满眼都是期盼与焦急;在家里吃,生炉配菜的程序就是既难耐又欢喜的孕育过程。

在火锅城吃,端上来的一刹那,总习惯伸头看一看,就好像婴儿出生时我们好奇地想知道他白不白胖不胖;在家里吃,一切全是自己侍弄,上桌时仍不忘朝里瞄一眼,目光里溢着成就感。

火锅端上伊始,汤水清清爽爽,明明白白,想烫什么就烫什么,就看自己喜好。这好比人之初,性本善,白纸一张,想书写什么就书写什么,想描画什么就描画什么,全凭自己高兴。

开始往里面烫菜了,火力小,热度不够,加进去的只能是易熟的菜,如青菜、豆芽,这些东西看一眼都觉新鲜。这像小孩子上幼儿园,一开始学的是a、o、e,老师教o,娃全乐呵呵地张开了圆嘟嘟的嘴;老师教h,一个个兴高采烈地爬上了小椅子。

火力加大,烫进去的菜一多,锅子里就杂乱起来,仿佛孩子上了小学,书包一天比一天沉重;锅子汤水沸腾,屋里热气氤氲,大家在热烈氛围笼罩下,有力地夹菜,豪爽地饮酒,有性情张扬的脱下外套,卷起衣袖。这似人处于血气方刚的青年时段,浑身都是朝气,满怀溢着

放肆地吃,尽情地喝,到了一阵光景,会有人提议,把速度缓下来,慢点烫菜,悠着点喝。这时会有人把难熟的鱼头放下去,把火稍降下来,鱼汁就这样被一点一点地熬出来,众人的雅致也在熬的过程中悠闲地释放。这熬鱼头的喷香时光,多像中年人生成熟芬芳,滋味无穷。

吃火锅全程,要不时地调节火力。烫嘴巴时,把火拧小些;火候不够再调大些。火小火大,全看感觉,完全由自己操控,如此拧来拧去,吃火锅便变成了一件饶有兴趣的“工作”。它也像人生,风平浪静不可能,波折让生活富有情趣,承受与否,关键看各人的心态调节了。

菜烫得差不多时,盘子也大都空了,锅里的汤色也灰暗了下来,气泡也趋于平静,这犹如人到了老年,皮肤皱了,手脚也迟钝了,不过心境却愈发显得淡泊与宁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