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文章阅读 > 心情文章 > 初冬漫思

初冬漫思

作者: 李瑞华2016年07月02日阅读: 加载中...心情文章

冬天来了,可我却没感觉到。

或许我所在的天成教育集团的工作环境太过舒适,上下班都有班车接送,完全不用体验初冬的寒冷,在温暖的环境中,竟然忘记了季节的正常轮回时光似乎已忘了变换季节,我们好像还滞留在深秋。

当深秋的最后一片叶还在大树的枝头恪守着岁月的沧桑时,寒风起了,将他由夕阳一般的红吹到暗红,冬阳下,他再有一番庄严灿烂,不是花开的骄傲,也不是结果的快乐和收获的激动,而是成功后暂时的宁静和怡悦;风停住了,他在夕阳下缓缓地飘着,泛着金色的光,没有悲伤,只是轻盈地轻盈地舞动着,像是一个美丽的蓝精灵在迎接他的坠落,坚定而快乐,他的离开是对另一个心灵桃源——大地的追求,是大树对风的向往。

已经过了立冬,天气却比前些天更暖了一些,阳光也更加明媚,延续了好些天的雾已完全地散了,天空一下子变得明朗了许多。这几天,太阳总是很早就露出笑脸,金色的光辉从东边的天空洒向整个大地,给地上的一切都镀上一层淡淡的金色。一直没有风,空气微微有些冷,但决称不上寒,看起来很洁净,似乎雾的散去也带走了浮在空中的灰尘。在这样的早晨,行走在初冬的阳光里,心情好的没法说,就想学那些农村的老人,闲暇时找一处向阳背风的墙根,眯起眼睛静静地靠在那里,舒舒服服地享受那初冬阳光的温情----那阳光如爱人柔情的手一样拂着你的脸,让你有一种暖意,有一种迷醉,真想闭上眼睛美美地睡上一觉。

因为天气暖和,树木也没什么特别明显的变化。柳依然垂着那长长的枝条,如一根根长长的发丝,没有风的吹拂,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直直地垂着,如眉的柳叶还是青的,虽说不再鲜艳,但也决没泛黄,更没干枯,还没一点离开枝头的迹象。也许是季节的原因,柳已不再能唤起离情的伤感,只是静默成一道初冬的风景,在路的两边如安静的少女。

泡桐那手掌一样的叶片在深秋已是黄绿斑驳,现在似乎更多了一分干涩。虽说叶子已见枯萎的迹象,但仍顽强地占据着枝头,很少飘零。整棵树的树冠比夏季满树青翠时并不显单薄多少,只是增加了几分苍桑感,别具一种特别的美,如哪位油画大师用手中的彩笔刻意渲染的效果:青中透黄,黄中带褐,色彩丰富极了。偶尔缓缓落下的一片大大的泡桐叶,如一只小鸟伸开翅膀缓缓滑下,极轻柔地。随手拾起来,细细看这走过了春夏秋三个季节的树叶,只见它平平地伸展着,稍暗的黄色,也可能带着绿的或褐的斑点,比手掌还要大一些,摸上去似乎还留着树的温度和湿度。在初冬的阳光下这飘落的泡桐叶很快就会失去水分,变得干枯,叶边渐渐翘起,静静地伏在路边,伏在草坪上。如果现在来一场大风,那泡桐很快就会脱去盛装,树脚下会堆积厚厚的一层树叶,如在地上铺了一层很厚很厚的金棕色地毯,踩上去有一种软软的质感,那是我最喜欢看的初冬的风景。只是没有风,这记忆中的一幕只能在想象里重温了。

前些天的深秋浓雾已把银杏彻底变了样,再也找不到一片绿叶,整棵树已变成童械慕鹗髁恕P∈焙蛟谑找艋刑黄匆拥文章,那时还不知道什么是银杏树,更没看过银杏树。但听了那篇文章后,心中就对这种树有了一种感情,总想看看银杏是什么样子的,它怎么就被称为活化石呢?后来上了中学,在生物中学了银杏,那种情结依然很深,学时就特别用心,虽说还是没见过真的银杏树,但已能在想象中让它站起来了。直到后来真的看见它时,竟有一种特别亲切的感觉,好像早已与它相识了多年一样。只是到现在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见过的银杏从不结果,无论大小。虽说没有风,那一枚枚金黄色的小扇子还是不断在飘落,枝头已削瘦了许多,有些树已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杈。银杏是我见过的最挺拔的树,树干总是那么笔直,而树枝也是很紧凑地向上伸展。树下的草坪上早已落满了一层金黄色的蝴蝶,阳光洒在这些蝴蝶上,呈现出一种绚烂,这景致是冬日里的一种辉煌,成为记忆里一道迷人的风景线。

各种曾经开花结果的树都早已是没有一片树叶,在阳光下裸露着深褐色的枝干,期待着下一个春天

草坪里的草对季节的变换浑然不觉,依然如故地保持着那种新鲜的绿色。初冬的阳光洒落在草坪上,竟会有一种错觉,好像那里还是春。古人曾问“春归何处”,看来春是留在了草的身上,要不冬日里怎么会见芳草萋萋呢?

深秋演化为了初冬,西风换成了霜,大地已是一片萧瑟,和深秋一样,初冬,太阳亦不再是白炽的光芒,不再是那么赤烈地燃烧着;初冬,黄昏的天空也是那么的恬静,没有一朵云或鸟飘过使人觉得头顶上那湛蓝的天空如同没有拍到任何景物的底片也能使我烦躁的心得到暂时的安慰。

看季节,冬天已经来了,但这初冬还不见一点萧杀。

初冬似乎少了几分萧条,多了一些本不该有的柔美。

这是暖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