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文章阅读 > 伤感文章 > 今年春节不回家

今年春节不回家

作者: 飘动的云飘动2016年02月08日阅读: 加载中...伤感文章

今年过年回家母亲走了,家没了。

母亲是农历腊月十三早晨八点四十分去世的,这是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也是我心最冷的一天,因为从这一天起,我知道母亲永远离开了我,故乡的家永远离开了我。我成了没有母亲的儿子,没有家的游子。

母亲走的很从容,也很突然。那天接到母亲去世的噩耗,我正在市区办公。当我急匆匆的赶回家,看到的只是母亲僵硬的遮住脸的遗体,母亲很平静,母亲很冷漠。再也看不到母亲的盼望儿子的眼神,再也听不到母亲招呼“五娃子”的声音。母亲把遗憾留给了不孝的我,走的时候不等不孝的孩儿见最后一面。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独自在母亲灵前徘徊。母亲的遗像在摇曳的烛光中望着我,不管我走在房间的何处,母亲都看着我。尽管我想逃避,但当我望她时,我看见她一直盯着我看——彼此是那样的熟悉,又那样的陌生。我很恐惧,我知道母亲在盯着我,母亲在追问我:我在的时候你不回家,我走了我看你怎么回家。

肩膀一直很疼。母亲去世前两天,我的肩膀就疼,只是母亲去世后,肩膀疼的更厉害了,站不能站,躺不能躺,两只胳膊直到两手指尖,酸麻酸麻的。休息是不可能的,我只有在母亲灵前徘徊,我只有在母亲的灵前赎罪,有罪的人都这样,虽然不能接受法律的惩罚,但是人性道德的惩罚,自我内心的惩罚,是永远逃避不了的。

“我是你,你是我娃”。当母亲生活不能自理的时候,我偶尔逗母亲开心,母亲和我说绕口令,绕过来绕过去最后都归结的这两句话。粗心的我还以为母亲以我为荣,现在想想,母亲当时是提醒我应尽孝道。养儿防老,人之常情,可惜母亲面对的儿子就是石头,没能理解母亲的心意。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甚至舅舅舅母,姨姨姨夫,母亲都尽心伺候送终,可是母亲终老时,他的儿子们却差强人意,虽然现在的生活比以前要好的多了。

“如果不是我,你们一个个早饿死了”。这也是母亲说过的话。母亲在养老院时,三哥劝母亲,弟兄几个各有各的家庭,各有各的事,不可能每天都来看她,母亲就说了这样的话。只是三哥一直没有告诉我。现在母亲去了,三哥回忆母亲话语我才知道。我呆了好一会儿,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母亲把它所有的爱都给了我们,当她老去时,我们又能回报多少呢。

母亲一生真的很苦,母亲出生时,姥姥就过世了。随后姥爷又有了姥姥,姥姥又有了舅舅姨姨;母亲中年时,父亲又去世了,我们兄弟五人没有一个成家。我结婚后,母亲就一个人孤零零的生活着,一直到生活不能自理。母亲一生受的苦遭的罪真的不是我们一般人可以理解的。记得前几年,不懂事的我问母亲,父亲去世后为什么不找个伴,母亲苦笑着说,家里那么穷,找谁呢,谁敢上门呢。

母亲一生都很坚强,在我的记忆中,母亲一生只哭过一次。那是在父亲去世的第三天晚上,母亲坐在炕头上一个人大哭,年小的我不知道母亲哭些什么,为什么哭的那么伤心以后母亲从没有哭过,家里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事,母亲都没有流泪过。长大后的我问过母亲,母亲是这样回答的,我不哭,只有我不哭,你们才会坚强。再说,哭有什么用,自己该承担的自己必须承担,没有能力也要承担,哭有什么用。

母亲真的很伟大,她一个人抚养我们兄弟五人长大并成家立业;母亲真的很英明,在苦难的日子里,她硬撑着,没有让我们一个人失学;母亲真的很智慧,知道该坚强的时候就坚强,该忍耐的时候就忍耐;母亲真的很精明,求人不如求己,对人有用人才尊重,远亲不如近邻,亲戚朋友都是自己的势;母亲虽然一字不识,但真的是教育家哲学家;母亲真的是个圣人,当死亡的阴影越来越大时,母亲是那样的豁达,那样的坦然,没有说过一声痛,没有流过一滴泪,没有给我们提过一个要求,就那样就那样一个人走了。

连着几个晚上,我都在母亲的灵前徘徊,我都在母亲的灵前哭泣。我知道,母亲一直在看着我,看着我徘徊,看着我哭泣,看着我煎熬,看着我赎罪。我知道母亲的遗憾母亲的不甘:养了五个孩子,临终却没有一个尽心尽力的孝子。母亲临终数月不言不语,母亲真的是无话可说,说什么呢,对牛弹琴,说什么呢。母亲一直看着我,好像是告诉我,你们也有老的时候,等你们老了,我会在天上看着你们……想想自己,我真的想哭……

肩膀真的很疼,两只胳膊酸麻酸麻的,多想找个人为自己敲打敲打,按摩按摩。哪怕有一人陪着自己说说话。兄弟们都已进入梦乡,儿女们都在各自的窝里沉睡。我看着母亲的遗像,只有母亲陪着我,只有母亲无私的陪着我。记得在我困苦的时候,母亲陪我三天三夜,也是这样默默的陪着我,不吃不喝,不言不语,几个夜晚都没有眨眼。以前有苦给妈说,以前有难母亲陪,以后呢,我不知道,谁能代替母亲关爱自己,那个地方又是自己避难的家呢。

母亲去了,兄弟散了,家消失了,从此再无牵挂。我知道肩膀疼的原因——我从此再无依靠了。几天的操劳,我知道我的兄弟们并不是我的肩膀,而我可能还是他们的肩膀,至少,在他们困难的时候我还有能力帮助他们,只是我们还能这样坐在一起吗,睡在一张床上吗?只是我还能这样回家吗,我的家还在这里吗?

今天是春节,我已无家可回,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不由得一次又一次的哭泣,母亲走了,母亲走了,牵挂我的人是谁?我牵挂的又是谁?忍不住自己发声大哭,哭过后发现自己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忍不住自己又放生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