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文章阅读 > 伤感文章 > 倔强的活着

倔强的活着

作者: 莫小茜2016年02月01日阅读: 加载中...伤感文章

前不久看见一篇文章,一名在日本读博士的中国女孩得了卵巢癌,年仅26岁,在她生病的时候她写下了一篇《枕边书》表达了对生命眷恋和对家庭的深情。“下午的止痛针已经退效,疼痛从腹部延伸到整个背部,她咬着嘴唇轻声哼哼。母亲跪坐在床上,给女儿一遍遍的揉背“,看完这一段我真的留下了眼泪,因为我想起了我的,我的爸爸是肺癌晚期,那是我对癌症的意识就是得了这个倒霉的病就别想再好了。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这个病有多么的痛,因为爸爸总是很安静

奶奶说爸爸在晚上几乎是睡不着觉得,因为很疼,但是他从来都没有哼哼,因为怕声音打扰到别人。我爸说他腿疼,他对我说”姑娘,爸这条腿疼的真的不想活了,当时我说,爸你胡说啥呢,你不得看见我嫁人啊,还得带你的外孙呢,我爸当时就笑了,你的孩子我不带“。我给我爸捏腿的时候,我爸都瘦成骨头了,没什么肉了,有的时候我也偷偷的哭呢,但是几乎不再我爸眼前掉眼泪,我爸也不再我的面前掉眼泪。

我爸总是装的特别乐观,但是东北爷们都是有脾气的,耍起性子也是很厉害的,有的时候跟我爷很大嗓门说话,我总是教育我爸,”这是干什么呀,干嘛这个态度?“,后来也许明白了,因为疼痛,疼的死去活来,还的假装坚强,某种情绪真的只有他自己知道,他需要一个发泄的渠道,因为他不能在我们面前懦弱,他要是没什么信心了,我们家就彻底崩溃了,在他心里其实早就崩溃了,每日表演的只有沉默这场戏,他多想也像个孩子似得,大声说疼啊。

那年我刚刚参见工作,每次下班回家吃完饭,我爸都对我说”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起初我们还唠唠嗑,后来我爸就不愿意说话了,因为每天吃的东西不多,也没啥力气了?,就静静的躺着那,背对着我们,看着1米8的身影,是那么瘦弱,只剩下皮包骨头,那是无助的感觉,你会特别怨恨的问自己,”为什么是我们要遭这份罪,我们没有做过什么亏心的事情“。

有一次我爸在院子里晒太阳,他说”姑娘,你看今天天气多么好,天真的很蓝,看,好多蚂蚁都出来了,一群群的”,然后把啤酒倒在那群蚂蚁上,我说“爸,蚂蚁喝醉了,你就折腾他们吧,”“他们很顽强的,你看都在啤酒上面游泳呢”,当时我真的表示很无奈,我爸太作了没事干了吧,看什么蚂蚁呀,还倒啤酒,我当时就想,你爱喝酒,谁都愿意喝吗。到现在其实我也不懂,我爸到底要说些什么,一个得知自己要面临死亡的人,会怎样看待生命,怎样看待生活,怎样看待蓝天,怎样看待这群蚂蚁,总之我就知道蚂蚁确实没死,顽强的在啤酒中打了几个滚,慢悠悠的爬走了。

我最爱和我爸一起吹牛,因为每次我都嘲笑我爸,总觉得他太low了。我爸说他自己很帅,我会给他白眼,我说“眼睛那么小,鼻子那么大,我要不是随你,我早就成美女了?,看我那大眼睛,我一点没长好",“姑娘,你长的不吃亏啊,像爸哪丑了,看你爸的大长腿,你就是没长起来,个头像你妈“,当时我就呵呵了,我爸的优越感是哪里来的,现在想想,估计上天不希望我太完美了,太完美会吓到别人,自己也呵呵了。我爸最骄傲的事就是有这个姑娘了吧,虽然他从来都没有说过,大家都说”有这个姑娘,你真的偷着乐“,之后我爸每次听完都是乐的。我努力考上了大学,之后找个差不多的工作,我爸也算欣慰吧,我自己觉得自己没什么优秀的,在我爸心中那就是挺优秀的事,估计每个孩子在怎么差在父母心中就是最好的吧,所以我爸总拿我吹牛皮,教育亲戚家的孩子就说,要像姐姐学习,看姐姐怎么努力考上大学的,当时我就红了脸,默默的走了,我想”爹,别吹了,我哪有那么好呀“。

我爸爱好喝酒,抽烟,我对我爸说”爸,你都得这病了,还继续喝酒抽烟,还想不想治了“,我爸倒是看得开似得,你爸就这点爱好了,几十年的习惯了,怎么叫我一下就不喝不抽了,我当时就想,喝酒抽烟怎么还成了爱好了,什么逻辑思维,我就生气的走了。生病期间,我爸抽烟喝酒一样不少,药也没好好吃,化疗也没好好做,我们全家和医生都没有办法了,我爸就是这么作的人。他总对我们说,我好吃好喝一天,就赚到了。以前我爸是个十足的吃货,还会自己做饭,对海鲜怎么吃那是有一定研究的,生病之后刚开始还能吃点东西,到后来根本就吃不下了,现在想想,真是好吃好喝一天就赚到了,到后来就是赔本的买卖,熬得是心血。我爸还教育我,姑娘以后找对象,千万别找抽烟喝酒的,我翻了一个白眼说,”你自己抽烟喝酒还管你女婿喝不喝,抽不抽的?“,”傻丫头,我是过来人,你爸想戒都戒不了了,喝酒抽烟必会耽误事,爸,不想你找这样的人“,当时我还是单身,真的记住了我爸说的”喝酒抽烟耽误事“这句话,这是我爸用一辈子告诉我的经验,事本有心起,但是酒和烟却成了助力。曾经有那么一个人,我告诫他少抽烟喝酒?,他却指责我管的太多,他真的不知道,那是一个老人用血换来的教训,是那么的刺痛。酒和烟确实也耽误他一些事情,但是他却说我不懂酒和烟。我不是不懂酒和烟,确实因为太懂了,酒精和烟会有麻醉作用,麻醉了自己麻烦就没了,可是总会有醒来的时候,酒和烟只是逃避问题和现实的道具,所以事有心起,酒和烟成了助力,希望有一天你会懂。

写出这些,不是要表达悲伤的气氛,如果有谁能读到这篇文章,希望他能细细的品味下父母的爱,从小事去体味,善待自己的父母。父母其实不要求自己孩子大富大贵,天下父母估计都希望自己孩子平平安安,顺顺心心。记得我去九寨沟旅游的时候,我们的导游是个瘦小的云南姑娘,在去九寨沟的路上,确实是盘山道,窄窄的一道可以容下两个汽车,一边是大山,一边是大江,如果车子沿着江那侧行驶,总感觉要掉下去似得,湍急的江水我相信只要是掉进去,也就没有什么机会生存了,那是岷江。那位导游说”虽然我带九寨沟的团,我的爸爸妈妈从来没有跟我的团去九寨沟,因为我不想他们看见这段路有多么危险,他们会担心。我的父母每次给我打电话,不管我有多忙肯定会接“。我相信那位导游姑娘肯定很爱她的父母,她也肯定是个孝顺的姑娘,孝顺和关爱不是给了爸妈多少钱养老,更多是用了多少时间去陪伴了爸妈。

啰啰嗦嗦这些,真心的祝福这位26岁的姑娘会好起来,因为年轻?本可以好好体会世界的美好。小年了,回家过年的孩子好好陪陪爸爸妈妈,回家的路不平坦确实最温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