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文章阅读 > 伤感文章 > 秋风凉

秋风凉

2013年01月23日阅读: 加载中...伤感文章

楔子

生不同衾,死亦同穴。

这是梁山伯和祝英台的誓词。

在这个人称的东方的罗密欧与朱丽叶里,真正命运悲惨的人不是梁祝而是马文才。

他亲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子与别的男子约会,承受着看着心仪女孩为别的男子哭或笑的痛楚,最后还得接受未婚妻与情敌双双化蝶双宿双飞的事实……心里的苦与痛向谁述说?所受的侮辱,所失的颜面如何挽回?

爱情的争斗中,比的就是自私,比的就是痴情。只是受伤的人或许是不够自私,或许当真是运头不好,痴心错了对象……

马文才就是运气太背,对一个痴情的女子痴心。这等于是玩火——若女子痴心于他便是胜,反之则败。祝英台就是第二种情况。

马文才的夫子曾予他评价——乱世枭雄。

因而,面对未婚妻的背叛,他选择远赴沙场。

1

好汉桥头相拥而泣的二老留不住心灰意冷了、去意已决的娇儿。牵衣顿足拦道哭,即便哭声冲上云霄只留下爱子孤独寂寞的背影。自知是往日将他宠坏了却已悔之不及。

路旁草丛再厚也遮挡不住那双充满仇恨的眸子,想骂那高头大马之上的人一句自找,怎奈内心深处对他是充满了同情与担忧。一切的爱意早已消逝了微妙的怒与恨。

即便如此她亦选择以最冒险的方式出现在他的生命里。从以前对他默默的仰视改为面对面的相视——她就为了换得他一眼正视,十三年了。

2

十三年了,她一直躲在最不起眼的地方关注着他。

十三年前,从她侥幸从他的马蹄下逃脱命,她对他第一次仰视。她记下了他不可一世的笑容与不容侵犯的高傲神情。她深知他发一次善心是多么不容易。然而她就为这样的他着了迷。于是她进了他的家,做了一名毫不起眼的小女工。她亦知这样的自己永远不会引起他大少爷的注意。然而她已满足

三年前,他要去书院念书她知道,她将很长时间见不到他。但她不担心,她只怕难熬这无尽的思念。于是她常常偷跑去看他。为此她用十几年来攒的钱拜了师,学了轻功,习了武艺,只为暗暗保护他。飞檐走壁去看他。

她知道等待的结果会是他与意中人共结连理,她亦愿助他一臂之力。然而,谁知,她竟寻得了失散多年的兄长,梁山伯。而她,梁云霜,一边是她的兄长家人。一边是她的至爱,叫她如何取舍?!

她亦没有料到结局竟会如此,她甚至不知该喜还是该忧。看着日益消沉的马文才,她的心也在滴血。

3

十三年后的这一晚,她以一袭夜行衣装扮出现在他眼前。千万个理由去找他,她选择了最荒唐的一个——换得他的一眼正视;千万个方式去见他,她选择了最玩命的一个——夜袭。

是的,她的愿望得以实现,他仔细打量着她,这便是第一次,她博得他的正视;这也是第一次,他仔细打量一个陌生人。

她张口欲唤“少爷”,脱口而出却是“你变了”。她知道,无论她如何说,他必会放了她,因为她发现了他的转变。改变了轻狂,改变了自大,换回了一个冷漠如冰的面孔,一具行尸走肉。她情愿他仍是曾京那位杀人不眨眼的狂魔,那位乱世枭雄。

他果然放走了她。他必不知,他对她有一次的饶恕让她再也离不开他了。所以她再次铤而走险,穿上一袭军装。伴他左右。

默默的付出,这是她选择的对他诠释爱的方式。

4

硝烟弥漫的战场,他选择打头阵。她选择了护驾。

她立誓,若想取下他的首级,须得踏上她的尸首。

这场战役,她负重伤。因为战场上,她背负了过多的个人感情。她的心不在敌人身上亦不在自己身上。她最后晕倒在他的怀里。如此乱世得此相拥,她此生足矣。所以她选择了微笑着闭上双眼。

就是这抹笑乱了他的心智,乱了他往日处的作风。他决定亲自为她清洗伤口。此时他不知她乃女儿身。

所以,当他正要解下她的军装时,他遣散了帅营里所有的人。因为他的手亦告诉他眼前的人是个女的。

她清醒了才知道,是他给她全身的伤口上了药。她更确定:自个儿此生是为了他而生,为了他而存了。但聪慧如她竟只字不提疗伤之事。她担心自己是无法在军中呆了,或者他正要拿她军法处置呢!

罢了她已拥有了梦回的时刻,她总算死而无憾了。只是她可惜自己在他心目中的位置仍不抵祝英台的千万分之一—即便是她亦付出了生命。

5

英台,英台,是他梦呓的名字,只有她知道,当他念及此二字时带笑的睡脸是何等幸福。她以为看着他幸福便是她的幸福。谁知薄命如他竟征服不了祝英台忠贞的心。如同她征服不了他顽劣的性一样。

文才少爷,你可知晓,在你为祝英台醉生梦死之时亦有一位少女为你痛彻心扉。她选择在他熟睡时吐露出心里的话。她无法憋了,憋得太久,她已经生病了------总是铤而走险,以生命做赌注。

也只有在他熟睡时,她可以如愿抚摩他的容颜。轻唤一声:“文才,我爱你,如同你爱祝英台一样。”她要向她证明,为了他,她亦可以抛弃一切,或成为疯子。

她做到了!只是当这一天来临时,亦成为她的死期。她将长眠于自己心爱的男人的刀下。足矣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