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文章阅读 > 伤感文章 > 我会陪你走完此生

我会陪你走完此生

2012年11月01日阅读: 加载中...伤感文章

小雨淅沥,葬礼,缓缓地进行。

四下沉寂,追悼词声声在耳。挽歌响起,儿女垂然泪下。在场之人,无不为之动容。痛失配偶,他一声不吭。从他的她走后,他一直忙着张罗她的丧事,他顾不得悲伤,他也不敢悲伤。

走了,就该风风光光地送她离开。两个孙儿,似乎还不懂得发生了什么事。眸眼里,映衬出落泪的人儿。

筵席散后,我坐在一旁听老人们唠叨家常。

一位没了头发,戴了老花镜的老人说,我还不知道,死去的人,竟生病十七年。生着的人,真的了不起,十七年相伴如一,不离不弃。没有爱情,他们也走完此生。

一位须发皆白,笑起来脸面皱成一团的老人说,死去的人,才五十七岁,多么小的年纪,却被人照料十七年。十七年里,承受了生死病痛的折磨,却也得来一份相濡以沫的爱情。此生,有陪她走完此生的人,足矣!

一位胖胖的拄着拐杖的老人说,十七年前,他为她买下棺木,想让她知道,不论她什么时候去,都还有他,把她风风光光地送出去。十七年后,他终于满足了,再不忍心拖累他受苦,撒手离世。棺材,早已落满尘埃。她也如尘埃,落地了。

一位一颗牙都没有的老人说,在我的印象里,死去的她,总是头上包着灰白的布巾,拄着拐杖,佝偻着背,一步一步地行走在路上。晒着阳光,惨白的脸上,生命的气息略微明显。每每说话,都是很小很轻微的声音,似乎一不小心,就再没了下个字。

一位在老人里尚显年轻的老人说,十七年里,活着的他,整日的为她为孙儿劳作。什么时候遇见,都是一副忙乱的样子。说话,也只是简单的几句。生活,总有他忙活不完的。他似乎从来没想过自己。现在,她走了,他终于可以放下许多,可以让自己歇歇了。只是,再没了看他大汗淋漓的人,再没了可以陪他说说话的她。

一位穿了很多破布衣服的老人说,十七年里,吃她吃过的饭,喝她喝过的水,穿她穿过的鞋。他为她什么都做了,她还是离开了。他的生命,似乎只是为她,陪她走完生命的余程。

一群人,围着坟墓,顿时沉寂了,显得庄重。

风雨中,他站在她的墓前,一语不发,静静地看坟墓的每个角落,每一粒新上的淅沥的泥土,都是他不肯忽略的,他似乎要连同墓和她一起刻入脑海。

墓台上,燃着的三支白蜡烛,在风雨里飘摇,始终没有熄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