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文章阅读 > 亲情文章 > 和父亲一起钓鱼的时光

和父亲一起钓鱼的时光

作者: 温房酒窖2014年03月10日阅读: 加载中...亲情文章

每到周末只要天气合适,我都要在网上看着地图找个最好是之前没去过的郊区山野,或徒步或骑车漫行游玩,给平淡的生活添点儿新鲜气息。春天总是雨多,已经在户内沤了一周,很幸运这个周末天气非常合适,我们可以出门玩了,这次是去一个叫做“角洞水库”的郊区水库。

站在水库大坝上向前望去,只见一泓清水在风中泛着涟漪,四周群山环绕,树木苍翠,确是一个非常清静的地方。沿着水库的岸边,三三两两的钓鱼人在静静地垂钓。我走下大坝来到一位钓鱼人身后,和他攀谈起来。他也是刚到,正在做着准备工作。看着他在加水搅拌饵料,我们就谈起以前没那么多的名堂,通常都是用蚯蚓作钓饵。他说,他小时候用大头针一弯就当鱼钩用,在村边的小河沟里钓得很开心……说着说着,我不禁想起小时候和父亲一起去钓鱼的情景。

最早是在我6-7岁的时候,那时住在茂名,周日父亲经常会出去一天,傍晚时才带着一些大小不一的鱼儿归来,我知道又是去钓了一天鱼。有一次我缠着父亲说我也要去看看,父亲征得母亲同意后就骑车带上我到郊区的小东江。来到江边,父亲气定神闲地钓鱼,我则在浅水边玩,看水波摇动下小鱼小蝌蚪们互相追逐嬉戏,看岸边的青草野花,呼吸着野外清新的空气,自由地展开各种幻想……真开心啊!从此,几乎每次我都跟着去玩。

后来,父亲的工作单位支援大西北到了陕西关中地区,我们全家都一起搬了过去。父亲同样是除冬天以外几乎每个周日都带着我去乡间钓鱼。不同的是,这时我自己也拿起了一根钓竿学着父亲的样子开始正式上岗钓鱼了。夏天的时候,有时为了能在黎明时分就到达钓点,父亲半夜两点多就起来做准备,3点左右就把我叫起来。没睡够,眼睛睁不开,直反胃,但还是坚持要去。那时还真是够辛苦的。

父亲钓鱼很有耐心,不敢说像余秋雨笔下那位“与大海进行谈判的人类代表”那么伟大,却也是经常坐在一个地方纹丝不动。我就经常换地方,尤喜钓小鱼,主要是觉得有鱼不断咬钩才有意思。在钓鱼的同时,我们也在欣赏着大自然的美景。日朗风清之时,微风阵阵,水波涟涟,青莲袅袅,荷香淡淡,真让人心旷神怡、安详惬意。不过,有时碰上暴雨,那就非常狼狈了。

记得有一次暴雨之后,在回家的乡间泥路上我不知道滑倒了多少次,浑身上下都是泥水。因为怕碰上同学看到我这个样子,一路上有意放慢脚步,父亲推着自行车走在前面,很快就看不见了。父亲回到家后因久不见我担心出事叫我哥哥出来找时,我还站在家属区旁的玉米地边上想等天色完全暗下来再走。

那段时间真是钓鱼的黄金时代。当地人基本上不吃鱼,各处水塘、湖泊里鱼都非常多,钓鱼的人却不多,每次都可以说是满载而归。其实,父亲并不是很爱吃鱼,主要还是喜欢钓鱼那种等待时的清净悠闲和钓起时的兴奋愉悦,在大自然中彻底放松平时工作带来的紧张,释放生活的压力。当然,每周的鱼获还是大大丰富了家里的餐桌。

后来,文革开始了。起初并没有大的影响,父亲依然是每周日带着我去钓鱼。不久,运动最终还是冲击到了我家,父亲因为所谓历史问题进了“牛棚”。此时,工厂停工,学校停课,钓鱼人也大增。很快,有人嫌钓鱼太慢,开始下水捞鱼了,更有甚者用农药毒鱼。一时之间水臭鱼净,一片狼藉。那段时间,我有时跟小伙伴一起去叉青蛙、打鸟,也下水捞鱼,为此,脚上留下了多条被水下破瓦片划伤的瘢痕。

在十六、七岁的时候,我离开家参加襄渝铁路修建,之后进了汉中的一间工厂,再后来又到西安上大学。在大学期间,曾回到少年时钓鱼打鸟抓青蛙的地方怀旧,但是都已经面目全非了。可能由于之前曾发生过多少年一遇的旱灾,再加上农业学大寨,平整土地,在“敢把山河重安排”的口号声中,把大部分水塘湖泊都填平了。

我在汉中工作期间,父亲又调到湛江工作,退休后就住在那里了。九十年代中期,有一次我从工作的城市回湛江探亲时,哥哥找到一位认识的鱼塘老板,安排我们到他的鱼塘钓了一次鱼。实际上,久不钓鱼我早已没什么瘾头了,主要是陪老父亲。看着已经70多岁的老父亲钓起鱼时咧着掉了几颗牙的大嘴开心的样子,我们心中也同样欣喜不已。这是最后一次和父亲一起钓鱼了。除了这一次,我工作后几乎没有再执竿,不过,每当我路过江河边见到有人垂钓时,常常不自觉地停下脚步静静地观看一会儿,和钓鱼人一起期待着。

父亲已经不在了。和父亲一起钓鱼的时光,可以说是最让我怀念的,是一份非常温馨和难忘的回忆。通常,爱好钓鱼的人都淡泊名利、追求自由,父亲和我都是这样。现在,不必再为生活烦恼,而且,我居住的城市周边山清水秀,有太多的地方可以去钓鱼。看来,应该考虑去置办些钓具了,最好是等儿子放假回来,也带上他,就像当年父亲带我那样。一想到这里,我不禁开始想象着,一竿在手,悠然于山水间,轻松自得地融入大自然,享受那一份宁静安详和美好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