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文章阅读 > 情感文章 > 忠守一个秘密

忠守一个秘密

作者: 廖华歌2017年09月28日来源: 南阳日报阅读: 加载中...情感文章

整整26年,我独自忠守着一个秘密

若非前时参加全国作代会得知,她的婚姻早已不存,人也不在原单位工作,“南漂”到一个什么地方谁也说不清,我会将这个秘密永远忠守下去的。然而现在看,秘密已不再成其为秘密,何况这个所谓的秘密只不过是我对这件事的胡乱猜测而已,兴许它压根就不是什么秘密!

那年初秋的一个傍晚,她打电话跟我说,有件事情需要我帮忙。我很愕然,以为自己听错了,作为一个文字编辑,只有她帮我的份儿,我能为她做什么呢?这之前除了为书的事儿我们在电话上和信函中相互沟通外,两人从未谋过面,我对她的基本情况及体态相貌一无所知。不过,从我们几次简短的交谈中,她给我的印象颇好:精干、明慧、深邃、谦和、业务能力极强,思想新颖丰沛,尤其是那种认真负责的职业精神,更令我对她钦敬有加,心存感激。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跟我说,最近她要和女友一起出趟远门,时间可能一星期左右,是女友早就和她约好了的,可她老公说什么都不同意她去。她不能失约,但又无法说服老公,左右为难中,忽然就想到了我。她说到时候就跟她老公说,她是为出书的有关事宜特来找我商谈并签合同的,要我务必细心周全配合好她。这还不好办吗?我想都没想就满口答应下来。

而她却不无担心地提醒我,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我必须小心谨慎认真对待,在细节上更不能出任何纰漏。要知道她老公名牌大学毕业的,那多思善辩的能力可想而知。

经她这一说,我怯了,顿时信心不足起来,生怕因为什么地方的疏忽或不当而把事情搞砸,就期艾着跟她商量:要不,再换个人?我真怕自己一不小心说错话穿帮了怎么办?

我思来想去,还就数你最为合适。她说。她感觉我们之间有书这一大的话题可做文章,她来找我是她的本职工作,如此便有充足的理由可以出行。还有就是,她跟她老公讲,南阳这地方她还未曾来过,趁机让我陪她到市县的一些景点去走走看看。这样时间上有很大的伸缩性,且又不固定在市内,她老公就是有怀疑想追来看个究竟,也不好找她,总不能到县里去对证吧。只要他还想保持他们的婚姻,就不能也不敢做得太过分,这一点她还是了解并相信他的。

接下来制订的复杂而具体的应对方案,让我深感不能承受之重!那时候还没有网络,她让我整理出一份南阳市县重要景点的大致简介给她,随之再把南阳概况、古今名人、历史沿革、风物习俗、市花土特产等一一简述,形成文字寄去,以备她老公问起来时她不至于张冠李戴说错话。与此同时,我需要在她给我的一沓子材料中,去熟悉并记下有关她老公的种种以及她要携带的那些衣服、鞋子、纱巾等的颜色和款式……

这是一份不小的工作量,繁杂麻烦不说,弄不好满盘皆输,自己担当不起!我是一个向来不会用心、直来直去的潦草人,做这种颇有点“地下党”意味的活儿恰是我的短板。我想退却地向她告饶:这个,不太好办吧?我愚笨傻呆,即时思维迟钝,应变能力极差,要是因为我的一句话或一个细节出差错,给您带来不可收拾的结局,那我会自责后悔一辈子的!我劝她还是给她老公再做艰苦细致的工作,心诚则金石为开!即便最后他还是不同意,她完全可以不管不顾与女友一起硬走,这样明着来大不了生一场恶气,总比隐藏遮掩着拐弯抹角再到我这里的做法好。

谁知她听我这么说很是恼火,厉声道:算了!如果你不想帮忙,就全当我什么也没跟你说。咱们之间就这了,各行其是吧!

我的劝说她根本听不进去,急得我赶紧向她表白:别呀,我听您的,只不过是提个建议而已,你要我怎么做就怎么做还不行吗?

她转怒为喜,那一晚就这件事本身我们说了很多的话。

后来,一个星期过去了,十天半月过去了,我遵照为人谋而忠乎其事的古训,把必须要掌握的东西背得滚瓜烂熟,却没有她那方面的任何消息。我暗想要么是她取消了这次行程,要么是她多虑了,她老公根本就没想过要给我打电话确认。多大点的事儿呀,看来她是在自己虚惊自己!

那时节,我年轻的心风云流散,很快就把这事给忘得一干二净了。却不料突然有一天,实在是太突然了,当时我正在参加一个很重要的会议,她老公竟真就来电话了,张口结舌的我不得不迅速组织有关内容,到会场外接听单位转到宾馆的电话,静待他的问询。

相互问候客套几句,她老公是这样开始切入正题的:……昨晚变天,她今天穿的是哪件衣服?可别感冒了啊!

真是聪明狡猾之极又不动声色!怎奈我也准备得很充分,就按照之前背过的她所带的那些衣服中随便的一件来回他,反正没有视频,他也看不到,只要总体不错就好:是一件玫红色的半长薄呢风衣,她很好,您放心。

谢谢!这两天你们都看了南阳的哪些地方?他尽量用漫不经心的口气探问。

卧龙岗,医圣祠,张衡博物馆。我答。她与我有约在先,市内的景点就只说这三个地方,当然还要说准备去县里,但具体去哪几个县尚未确定。反正尽量含糊应对,留下空间,不多说一个字,更不能主动。

她呢?这会儿在做什么?水土服吗?吃得惯休息得好吗?他继续问一些看似很平常很关切她的小事,其实是在以小见大,发现些什么。

尽管我努力使自己镇定从容,但内心还是紧张得很,慌汗一阵阵地出,拿话筒的手也抖得厉害。都还可以吧。我回答他。接下来有意数点她喜欢吃的饭菜:我们在家做番茄疙瘩汤、水煮白菜、豆角炒瘦肉、莲菜萝卜粉皮豆腐烩炖等,欢迎您随时光临加盟啊!这会儿她正在给作者们讲课呢,您看要不要我跟她说,让她课后回电话给您?这话是她教我的,故意激她老公。她是号准了她老公的脉相才敢让我这么说的。她老公虽然暗下打探来侦察去的,明里还是想保持一个律师的绅士风度,一副教养颇深气定神闲的样子。

果然,他千叮咛万嘱咐要我一定不要告诉她他给我打电话一事,还说他这几天还会打电话问我一些她的情况,我千万千万要保密,绝对不能让她知道。我喏喏应答,向他保证,却转眼就将他说的话全都告诉了她,然后我们再共同商讨谋划如何去对付他……

那5天里,他和她都不停打电话给我,我两边忙碌着,真的是太累太累了,那是一种比万水千山走遍还要苦累不堪的心累,时时担惊受怕,处处赔着小心,思想高度紧张,夜夜不能入寐,唯恐些许不慎事情败露……谢天谢地,还好,总算扛下来了,没出什么意外和乱子。她和我都如释重负!她将“谢”字说了无数遍,她老公也向我说了一大堆的“谢”,搞得我啼笑皆非,不知该如何接受双方这么多这么盛情的“谢”。我很茫然,也很自耻,不明白自己在这件事中究竟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是担当还是一味听信?是向善还是助恶?是对他们夫妻的成全还是拆散?是……

此后,尽管我和她再也没有联系过,但我始终守口如瓶,一直以来仍独自守着这个秘密。不想岁月残酷地将这个所谓的秘密如此平淡地消解了!现在看,它什么也不是,只是生活曾经的一点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