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文章阅读 > 情感文章 > 遥寄思念给舅妈

遥寄思念给舅妈

作者: 淡然涵凝2017年08月08日来源: 石家庄新闻网阅读: 加载中...情感文章

那天,我和母亲一起去了灵堂。在灵堂,烟雾缭绕,人们无不在祭奠自己逝去的亲人。二舅就那么分明地出现在我的脑海。

我从未忘记过,每年过年,舅妈都给我们端上一大盆炖好的方块肉;我也从未忘记过,舅妈穿着朴素的衣服,忙碌在灶台,在大铁锅里贴饼子的身影;我还能清晰地听到舅妈的呼唤,她站在巷子口,冲着儿时放学后玩耍的我和妹妹,大声喊着:“妮儿们,回家吃饭……”

童年时,父母在市区上班没有房子。住在郊区平房的舅舅,就让我们一家和他们一起生活,舅舅住北屋,我们一家住在东厢房。那时,父母工作忙,每每我们姐俩放学归来,父母尚未下班,舅妈就总是急急地出去召唤我们:“来,妮儿们,来吃饭,饭好了。”吃饭后,我们姐俩就搬个小凳子,在大椅子上写作业。舅妈就总是用充满崇拜和羡慕的眼光入神地看着我们写作业。然后由衷地夸赞:“看我的妮儿们,写得多么好啊,看我的妮儿们,多么了不起啊,认识这么多的字。”

那一天,舅妈神秘而又庄重地对我悄悄说:“妮儿啊,给妗子(舅妈)写封信吧,我想给我邢台的二姐写封信。”然后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我爽快地答应,然后拿出作业本撕下一页,又拿出铅笔,说:“舅妈,您说我写。”一封夹杂着很多拼音的信,就这样第一次诞生在我稚嫩的笔下。写好后,舅妈用充满感激的目光看着我,说:“妮儿,晚上我给你熬菜粥喝啊。”

每一年过年,舅妈炖了方块肉,就会先招呼我:“妮儿,来吃肉。”看着我吃得唇齿流油,舅妈就无限满足地说:“我妮儿爱吃肉呢。”

我们长大了,父亲单位分了宿舍,从舅妈家搬了出去。多年后,舅舅家的平房也拆迁了,在外面租了楼房,舅妈第一次住进了宽敞明亮的大房子。

那一天,我们去舅舅和舅妈租住的新房子看他们。那时,舅妈的眼睛已经不大好使了。她摸索着要自己出去买“好吃的”。我强拉着舅妈的手,不让她出去。舅妈不安地连连叨念:“你们来了,我怎么能不去买点好吃的呢?”我们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都放到地上,我说:“舅妈,家里不是什么都有吗,不缺,什么都不缺,什么都不用去买了。”舅妈更加不安:“唉,怎么能让你们花钱呢,买这么多东西干吗呀?”

三年后,舅舅和表哥他们搬到了新房,舅妈却没有赶上这一天,她走了,永远地走了。搬家的时候,在明亮的客厅,我看到相片上的舅妈,她的脸上带着满足而幸福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