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文章阅读 > 情感文章 > 田埂上的独轮车

田埂上的独轮车

作者: 终南散人2017年08月04日来源: 西安日报阅读: 加载中...情感文章

农时耽误不得,“清明前后,点瓜种豆”,在反季大棚出现之前,你若错过了这个节令,不论后来如何努力,也只能是事倍功半,长势、收成、品质大打折扣算是轻的,白忙活一场,颗粒无收亦属正常,这就叫“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所以,庄稼人从不敢逆天行事,这不,秋庄稼刚一收完,又紧忙用独轮车装满粪肥,走在狭窄的田埂小道上,耕耙耧种开了。

农民历来视土地如生命,从不敢荒芜、浪费一寸土地,连田间运送籽种、粪肥、收成必须留用的道路,也是借势而造,能窄尽量窄,于是就形成了曲曲弯弯,狭窄的田埂小道,而这又催生出了独轮小推车,这可是庄稼人十分重要的生产工具。

独轮车全身由木头打制而成,木头做的车轮、车身和车把,只有车绳是用牛皮牛毛编织的。把需要运送的物资,往车身上放好捆牢,将系在两个车把上的绳子,往后肩上一背,双手提把往前推行。说实话,其实所有的重量都担在了肩上,而且平衡也不易掌握,稍有颠簸,把控不牢,就会侧翻,所以推车大都是有力气的汉子干的,也算是个重体力活。

种小麦前,地里需要上底肥,茅厕、猪圈里的粪肥,还有换下来的炕土、灶土都要一趟趟用独轮车,“吱吱咛咛”地运到地里,摊匀散开后,再犁地,耙平,耧细,撒下小麦种子,这一切都需要抢抓抢干,丝毫不能耽搁农时。麦苗萌生出约一拃长时,先是寒霜降临,随后大也纷纷扬扬地开始飘落,厚厚地覆盖其上,麦苗在雪被下蜇伏、静默,蓄积着力量,只待那春风一起,这才起根发苗,抽穗扬花,灌浆孕籽,一夜南风吹过,金灿灿的麦浪便波涛滚滚地涌动着整个关中大地了。

庄稼人最为忙绿、紧张的时节也到了,鸡刚叫头遍,趁那烈日还未出来,男人们就提着磨得锋利的镰刀,下地去抢割麦子。种时抢农时,收时更要抢农时,不然一场大雨一浇,小麦倒伏,眼看到手的粮食就有可能发霉出芽,一年的血汗白搭不说,下半年全家老少吃啥也成问题。女人们也闲不下,起身生火,烧水熬汤,和面烙锅盔,知道男人下苦耗力,又打了两个荷包蛋,夹上两块自制的霉豆腐,分别用小瓦罐盛好,推起独轮车,小心翼翼地往地里给男人送饭。

太阳升上来有一竿高时,地里的麦子已被撂倒了一大片,在女人的催促下,满身油汗的男人这才放下镰刀,吞虎咽地吃着早饭。女人紧忙将撂倒的麦子拢起打捆,又一捆捆搬到独轮车上,车上堆满,又整齐地堆到地头。刚要吃力地推车往回走,被男人挡住了:“你推不动,我来!”撂下饭碗,接过车子往场上推去。女人则拾起镰刀,割开了麦子。

场在村边,之前 种的大麦,大麦比小麦早黄半个月,大麦一收,是喂大牲口的精饲料,地则轧实碾平,就成为碾打晾晒小麦的场了。运到场上后,摊开,先让那烈日暴晒,最后再套马拉石磙子碾场、扬场,一颗颗金色的麦粒这才能归仓。

一趟又一趟,田间小道上满是来去的独轮车,“吱吱咛咛”响成一片,这场面一直要持续上十天左右。等小麦收完,又是一番犁耙耱耧,秋苞谷种下了地,一场雨水过后,长出了绿油油的苗来,庄稼人这才可松口气,各村的忙罢会也便陆续开始了。

忙罢会,是仅次于过年的节日,亲戚们拿着刚收新麦蒸的糕馍,相互走动品尝,说穿了,是庆祝丰收,更是犒劳慰问自己的节日。既是犒赏,那就得去集市上采买所需的物品。于是,你看吧,逢集之日,各村通往集市的道路上,都是推着独轮车赶集的庄稼人,而其中,一种两个胶皮轮子的新兴工具——架子车,已陆续出现,架子车比独轮车省力、载量大,赶集去时,车上还可拉上娃娃、老人,回来时,满车白生生的粉条子、豆腐、莲菜,绿油油的蒜薹、黄瓜,还有红白相间的猪肉,黄灿灿的旱烟叶子,于是,许多推着独轮车的庄稼人,暗暗打算着,看来也得置一辆架子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