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文章阅读 > 情感文章 > 爱的四季

爱的四季

2012年11月25日阅读: 加载中...情感文章

当我在阴郁、凄楚中煎熬着自以为暮年十八的尾期,生理成熟的骚动使我僵死的心悄然颤抖。渐息渐缓流淌的血流加速;充满迷惑失意的眸子里又释放出炽灼的光芒;憔悴的面容也焕发了红光。它不同于青少年时期的蓬勃朝气,也不同欲健康身心的光泽。我很是不解,莫非这是回光返照?

不 ,不是!我竟然发现那是爱在心头发芽的结果。它象春一样无声无息,在徐徐的风中悄悄撒下爱的种子。当我察觉时,它已抽出嫩绿的叶片。

啊!难道这就是爱?我们从相识之出直到最后没有任何表白与承诺。可在畅谈三毛的游记漫步中,几曾忘我地携手走在夕阳下,那偶尔相撞的几瞥;再沉思于李清照、柳永的妩媚、凄楚、幽怨中,又不约流露出心中的共哀共伤;曾坦诚布公地相互倾诉心灵的读白,曾一起浅议爱情的价值与人生的真谛。

既默契和谐,又无互补互纠与指导;既洒脱、超越,又同病相怜。如果这不是爱,那麽可以说燕南归、枝发芽、东风拂、山野披绿、河水潺潺不是春。

夏,俨然就是这样:酷暑的烈日不再做作那明媚、那清丽、那温馨。天地不再只是那湛蓝、那白云飘飘。

风风火火地直喷一腔热情。烤得万物不得不发泄内心酝酿许久的压抑。风华并茂,伸枝舒叶在炎日狂吻狂拥中,显得几分难奈、几分快意、几分忘我的蠕动;几分如入无人之境的迎合。语言不再温柔却那麽炽灼,行动不再文雅却那麽莽撞。

太阳一味无止无休地狂热、焦躁、痛苦、阴郁,最终还是被神圣伟大的爱折服了理智与尊严。它托付云儿向万物传递自己的爱慕。遭到的结果自然是婉转的拒绝。这时太阳便真的从此一蹶不振、浑浑噩噩……

当理智终于战胜感情,成为心灵的主宰时,已是深秋了。叶枯枝裸、山暗地褐、凄风冷雨、高云连幡、旷野霜覆;鸟哀别、虫嘶逝、人迹寥、河沉默

这一切的憔悴,狼籍与破落也装点了我的身心。懒得梳发净面洗身,托着沉重,裹着尘埃,背起超负荷的失意、伤痛、渺茫与残碎的爱,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流浪……

度日如年,以秒计天。好象过了五千个春秋后,那漫天飞舞的花才纷纷扬扬地洒落。改变了先前大自然的惨白与灰暗,哦!到了冬天

冬天,这个单调的字眼如同它的颜色。而人不寒而栗的孤僻、阴郁、高傲与冷漠;让人简直受不了折磨的枯燥乏味熏染得整个身心如干尸腐骨。

雪的洁白、无暇与单纯复活了冬季的灵魂,也复活了生活在冬季里的人的生命。玻璃窗上的冰花、枝条上臃肿的棉桃、电线上的银链还在翩翩飞絮,迷恋与诱惑着刹那间灵活的双眸。而雪花扑在我脸上的那亲昵、飞进我领脖内的调皮,却禁不住使我久抑心中的一腔委屈顷刻间涌泄出来,好痛快、好惬意的一场宣泄。

宣泄之后,我望着无际皑白出神:那皑白又渐渐清晰了她的容颜、身影。而当幻觉中那皑白融化消迹的同时,她也荡然无存了。她化作一曲溪流、一地碧绿,而我到那时已站成一躯骷髅;骷髅倒了,化作一座坟墓。久而久之,那坟墓也消迹了,消迹了……

还是一片皑白、苍茫、浑噩,雪越发的大了。我机械地漫、迈步向远方走去,并不是要寻找什麽,只是要离开这个珍藏了我一段伤恋人生的冬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