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经典好文章 > 关于母亲的文章/感恩母亲的散文/故事

关于母亲的文章 / 母亲的散文

  • 母爱如佛

    我的母亲身材娇小、身体柔弱,可是她的胆量和勇气却非同一般女人。 我六岁那年的冬天,有一次和母亲从百里外的外婆家返回。因为错过了末班车,我们不得不步行十几里路回家...

  • 小桃枝上春风早

    门前的桃树正在鼓芽。 母亲告诉我,这是一棵毛桃,结的果子不大,也不怎么好吃。 我说哦,又问,那怎么办? 母亲说,嫁接一下就好了。菜园里的那棵桃树老了,但结的果子好...

  • 回家过年-卢永

    虽定居城市已有十余年,可我一直就是一个背负故乡行走的游子,每次年关将近,我的双脚就如同被留在故乡母亲手中的绳儿,轻轻地一拉,便踏上了回家的路。说不清为什么,我似...

  • 土灶锅巴粥

    在我生活的小城,对于吃,有句谚语叫花园红烧肉,稻草锅巴粥。红烧肉小锅小灶可以做,原汁原味的锅巴粥却难以做出来。这是因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一没有土灶,二没有稻草,...

  • 踩黄豆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随父母在一家农场生活。每到暑假,农场的操场上就晾晒有大量刚刚收割回来的黄豆,晒干后用木耙击打,黄豆便自动地从黄豆壳中剥离出来,再用铲子铲进筛子...

  • 岁末感言

    母亲离世两年多了,在这两年多里,我仅回到童年与父母生活的小院一次,那次回去的原因也是为了取回当年父母、大哥以及姐姐的已经磨损不堪的模糊了的照片。之后,即使有事路...

  • 萱草花常芳,寸草三春晖

    当我再次穿过记忆深处的尘墙,凝望着母亲挥洒汗水的小村庄-蒿枝冲。 天之大,月光下,萱草花常芳;天之涯,夕阳中,寸草三春晖。 妈妈,你的怀抱,我一生爱的襁褓,有你晒...

  • 陪父母慢慢变老

    每到冬天,父亲的老慢支和肺气肿便卷土重来,加之岁月无情,年老体衰,病情愈发来势汹汹。 父亲是兄弟中唯一留守在老家的,年轻时为了养家不辞辛苦,受了劳伤,才落下这个...

  • 回想母亲

    自从下乡插队离开家接触社会,有了一些人生感悟,便陆陆续续写下了一些有关人生经历以及家人的文字,想起来还从未为母亲写点什么。 一 母亲于我已经是很遥远了。70年代中期...

  • 外婆的三寸金莲

    序 时光如梭,转眼又是一年冬天到来,寒冷与我们随行,个中滋味每个人不尽一致,铭心刻骨的陈年往事,总是在这个时候容易记起。 1 前些日子,看着母亲穿着厚厚的大衣坐在沙...

  • 太阳最暖 母亲最亲

    太阳不知何时已经逃向了西边的天空,只剩下美丽的影子斜照在远处的墙壁上,让人留恋,向往。她,就是在我书写那一个个字的时候,从我的眼前偷偷溜走的,连个招呼也不打。 ...

  • 舌尖上的白芋

    小时候一直到现在最爱吃白芋。在寒冷的冬天,放学回到家,扔下书包,一头扎进厨房,捧起母亲刚煮好的白芋稀饭,暖着冰凉凉的小手,一边喝一边嚼,满嘴的香甜。每次总要喝上...

  • 做母亲身边的太阳

    前几日,格外的阴冷多雨。母亲穿着厚重的棉袄,把自己裹成了馒头状,袖着手坐在桌旁,念叨:这天什么时候上太阳?被子要晒,衣服要晒,我这老骨头也要晒晒。看着母亲的愁容...

  • 别让你的言语成了别人一辈子的伤

    L姐是我们单位请来的清洁工,无论刮风下雨,她总是第一个到达单位,且每天都把整个单位打扫得一尘不染。 我是那种准时上班控一族,不管前一天加班多晚,第二天一到上班时间...

  • 温馨的小土屋

    秋天灰色的背景在母亲的目光中渐渐淡远的时候,母亲老了。那双仁慈的眼睛在乡村几十年的风雨中留下了好多属于她同时也属于我们的美好记忆。可是现在,她再也看不清秋天的田...

  • 翡翠如玉的腊八蒜

    我们国家的传统节日,都有源远流长的民族文化底蕴,腊八节也不例外。这个节日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近两千年前的先秦,是个腊月祭祀神灵的日子,不过时间却是在冬至后第三个戌日...

  • 母亲的手

    母亲的手像一张交织的网,横七竖八的布满了手裂纹,实叫人心疼和伤感。 其实,从我记事开始的时候,母亲的手并不是这个样子。她芊芊细长的手,有着一手的好手艺。冬闲的时...

  • 是谁问起我的嫁衣

    是谁问起我的嫁衣? 许多,许多年前,当我还在读小学的时候,也许更早,洁静、漂亮的母亲就张罗着为我织一幅蚊帐,当然是以后为她最心痛的小女儿作嫁妆用的。小小年纪的我...

  • 紧紧拉着你的手

    早晨,刚睁开眼睛,妹妹的电话就打开了:你多久没打电话回家了?妈妈起来就唠叨,说梦到你了。有空赶紧打个电话吧。多久?不就两个星期吗。我心里愤愤着。母亲回家才几天呀...

  • 我的弟弟

    弟弟比我小一岁。性格有点内向,比较倔强。从小母亲很疼他,家里姐弟四人,他最小,我们都爱他,弟弟也是我们的开心果。我和弟弟在小时候有说不完的乐事,我是弟弟的保护伞...

  • 沈千雪

    沈千雪是沈家山的堂姐,生得小巧玲珑,只是清秀的脸庞总是没有血色,十五岁的时候,医生说她贫血,她不以为意,觉得一白遮百丑,为了漂亮,她情愿一直贫血。 学龄前的沈千...

  • 母亲的旧时光

    比起母亲,我更喜欢妈妈这个称呼,也可以叫妈妈的旧时光。在生活中更多的时候会称呼那个生养我们的人为妈妈而非母亲,而我则是叫妈,总觉得妈妈这个称呼更为生活化。曾有人...

  • 腊肉香

    说起腊肉,忍不住先吞了一回口水。 红润鲜艳,香气四溢的肉块儿就似在眼前缭绕,和着母亲的温暖,点点浸入心田。 小时候,家里很拮据,餐食里很少有肉星。别人家的孩子都会...

  • 老家老屋老娘

    时针倒退到1980年,那年我们一家六口还是生活在两间小草房里,责任田刚承包到户,温饱有了起色;实行大包干,人人有干劲,我和父亲一起起的早早的,我满村遛着拾粪,那时没...

  • 父母宽厚的笑容

    从2012年起的三年内,九旬高龄的父母亲先后离开了我们。在父母亲生命的最后阶段,我们做儿女的始终陪伴在旁,完成了为父母大人养老送终的愿望。 人生在世,终有一别,但情...

  • 我的母亲

    几年前,就想写一下我的母亲,苦于多年很少动笔,肚子里本来就装的不多的墨水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干涸;还有借口工作的忙碌,无法静下心来。这次因病住院期间,临走随手带了儿...

  • 爱的守候

    男孩来自江南小镇,女孩是地道的北京女孩,他们初见,就如宝玉初见黛玉:这个妹妹,我是见过的。 相恋四年,毕业的时候,女孩把男孩带回家。母亲问他的家世,男孩一五一十...

  • 走在回家的路上

    上小学的时候母亲在我的眼里就是万能的神仙,我不能完成的心愿母亲都能轻易的替我做到,于是我十二万分的依赖着我的母亲,我愿意和她分享我的世界。 走在回家的路上  初...

  • 老屋前的一分园子

    老屋前有一分地大小的园子,现在母亲把它变了花园。 父亲与爷爷分开另住刚到这座院子的时候,院子里的长满的蒿草。那时刚实行包干到户和家庭联产责任制。母亲忙完地里的农...

  • 炊烟的味道

    很喜欢炊烟的味道!一位萍水相逢的朋友说。她说出了我心底的话。炊烟的味道,就是家的味道。 我爱曲曲弯弯从村落农家升起的炊烟,更爱炊烟的味道。 每次乘车从一个城市到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