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原创散文 > 鸭河岩画

鸭河岩画

2017年10月09日来源: 南阳日报阅读: 加载中...原创散文

鸭河就在刘秀逃亡的宛洛古道路上,皇路店过去,一站之地,一道土岗,翻过去就会眼睛一亮:万顷碧波,水雾扑面,水面上星罗棋布往来如梭的,是游船。

这个地方向南便是麦仁店,也是刘秀曾仓皇奔命的地方,一大片湖岸的丘陵地区布满了岩画。

岩画,是史前人类在石头上给我们留下的记录。我是见过的,只是它太神秘,有点招惹不起。我们先民们自然有研究它们的,但毕竟也就是毕竟,没什么结果,既没有时间的概念,也没有具体实在的内容,只是摆在那里,明显是人弄的,就是除了这一点还是不明白,这不是“惹不起”是什么?

但这样的东西在鸭河却有2000余幅,加上密集地区之外的散处岩画,总计在一万幅以上。几十平方公里的地面,集中了许多的史前文明;而且不仅世人不知,南阳本地人也知之寥寥,真是一大憾事。

岩画就分布在鸭河水库沿岸,蜿蜒曲折盘旋回转的浅丘陵间,或有垒石突兀,或见丛棘连陌,垒石是人工的,是先民们的手笔,浅滩沿岸也尽有岩画,同样是先民信息或成行排列或点积连缀,甚至还有人形岩画,就隐蔽在杂丛草乱石堆砌的山中。但据我所知,没有一个人能读懂它们的意思。图腾也好,原意也好,星象图也好,太极周转也好……大家众说纷纭,但到底表象抽象,抽走了什么具体的实象是何所云,谁也解释不明白。这似乎不单是鸭河、方城,还是个世界性的无法突破的“天书”。

曾经从郑州到南阳穿行过多次,中间有个隧道叫始祖山隧道。过来过去也不晓得它是怎么一回事。后来去了密县,这才知道这事:它原来叫“具茨山”。

这就有名堂的了。小时候读书知道“如入具茨之山七圣皆迷”。不懂得它,知道它无碍读书也就罢了,不过说是这山不简单呢。

将具茨山和始祖山观照到一起,而且知道具茨山上有岩画,这才真的懂了一点:连圣人们也弄不清岩画。

然而具茨山的岩画比南阳的,时代可能退一点,它的岩画里似乎有现实生活中尚存的虚拟物品,这就进入了实象,而南阳的岩画,抽象“抽”得人根本看不懂。

世界岩画研究的权威2014年来宛,约了我去开座谈会,说老实话这样的座谈会是开不出什么实际成果的,因为岩画不是图解了什么现实,可以让我们今人根据文化时代特色去研读,这是中国最早的先民与我们现代人的信息对话,需要破解的密码。

这密码有待于人类去努力寻找破解。上天留下了天书,就是让我们读阅的。

这和张衡、张仲景、诸葛亮一样,是天赐予南阳的瑰宝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