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情感散文 > 温暖的包子

温暖的包子

作者: 莫景春2017年04月21日来源: 邢台日报阅读: 加载中...情感散文

就像是一只报时的公鸡,楼下的“卖包子”声总在迷蒙的晨雾中准时响起,从小区的东头飘到西头,一直把早晨喊得亮堂堂的,把小区的人喊得人声扰扰,才渐渐散去。

这是小区里下岗老职工大伯,推着一个简易的手推车,架上一个吱吱冒气的炉子。炉上是一个大盘,装满白白的包子。包子正热气腾腾地飘着香气。老伯边慢慢地推着车子边亮着嗓子吆喝,悠悠地在小区里转。

天色渐渐亮白起来,人们三三两两地来到老伯旁边,两个三个地买包子,有说有笑,有滋有味地吃着。有的则匆匆忙忙去赶车上班,嘴巴不停地吃,脚在不停地赶路。

这是一个老厂改造而成的小区,很多老工人都陆陆续续搬走了,剩下一些旧宿舍,便成了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和来城里打工的人廉价租住的地方,使得破落的厂子有了些许生气,早晨上班,晚上下班,倒是熙熙攘攘,有些热闹。

旧厂地窄,没什么空余的地方,自然就没有饮食店,只是开着一家摆放些杂货的小店,油盐酱醋倒是有,但能填饱肚子的东西就少了。租住的人上班早下班晚,都是行色匆匆,没什么时间弄个营养可口的早餐,甚至空着肚子赶去,半路碰到小吃店再说。

就这样,下岗的老伯没事做,也不像别人一样跟着儿女们搬到别的地方住。老两口买来面粉,弄个流动的包子店,让这些没时间的年轻人能填饱个肚子,安心去上班。

老两口的房子在二楼,像是小区里一双温馨的眼睛。每天晚上,别家的灯早早熄了,那二楼的的灯还在亮着,估计是在发面,因为第二天早早起来捏包子,没发好的面,做的包子硬梆梆的,很难吃。所以老两口趁着晚上时间,在和面打粉,扑扑的声音很微弱,偶尔还能听到老两口那喁喁的交谈声。一看到这昏黄的灯在亮着,年轻人心里就有些踏实,明天的早餐没问题。一场甜美的梦便在等着他们。

等到熟悉的喊声在楼下响起,外面亮亮的光已经照进屋子里了,急急忙忙洗漱,穿戴完毕,拿起袋子,三步并作两步,往楼下去,循着那亲切的喊声去。

大伯四处走动,总是朝着那些东张西望的人走去,他知道他们在焦急地找什么。特别是刚来到小区的人,看着那种焦急的眼神,一看到大伯推来的热气腾腾的包子,顿时变得欢蹦乱跳,迫不及待地跑过来,买上一两个,又欢欢喜喜地走开了。

老伯望着年轻人心满意足地走了,嘴里喃喃自语:年轻人长身体,多睡些,谁都会这样。边说边推着车,亮开嗓门,往别处去了,有时那些急急忙忙赶来的年轻人,抓起包子就吃,一手抓着包子,一手在口袋里胡乱地翻着,翻了大半天,没找出一两个子儿,很为难的样子。大伯看出年轻人的窘态,打趣说,急了吧,没带钱?以后补吧,别回家取钱了,要不赶不及上班了。那年轻人千恩万谢地连声说回来补回来补。

没等年轻人说完,老伯已经赶往前面去了,那略带沙哑的声音在小区里温馨地传着,渐渐飘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