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情感散文 > 吃鱼

吃鱼

作者: 樊成浩2016年12月20日来源: 襄阳日报阅读: 加载中...情感散文

我五六岁的时候,中午在幼儿园吃饭,晚上回家吃饭时,妈经常会端出中午留下的鱼。这鱼也奇怪,没有头,也没有尾巴,只有鱼肚子上一大块好肉。妈妈说,鱼头没肉,她吃了。鱼尾巴不进油盐,没有味道,小刺也多,爸吃了。只留下鱼肚子上的肉,留给我晚上回来吃。那时候,我觉得大人爱护小孩,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所以吃得也心安理得。

我们家吃鱼,一直延续着这样的习惯

在我的印象里,从上初中开始,我慢慢开始觉醒,有些不好意思了。于是抢着吃鱼头,吃鱼尾巴,故意把鱼身上的肉,留在盘子里给父母吃。每次,我们一家三口都要互相谦让,甚至争论一番。有时候把妈妈弄烦了,她会夹起一大筷子鱼肉,不由分说地放到我的碗里。看着他们吃着没有肉的鱼头和全是刺的尾巴,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结婚后,爱人娘家离单位近,于是中午她就在娘家吃饭。襄阳的习惯是,中午吃鱼吃肉,比较丰盛,晚上则是稀饭、面条,随便炒两个素菜,诸如此类比较随意的饭菜。因为爱人中午不回来吃饭,我们家的吃饭规律也就发生了变化:中午随便吃点儿,晚上一家人都回来了,再吃好的。有时候中午弄的有鱼,我们把鱼头和鱼尾巴吃掉,鱼肚子上的好肉留下来晚上吃。我吃饭费菜,又喜欢吃鱼,鱼头鱼尾毕竟肉少,不够塞牙缝,也吃不过瘾。有时候我不自觉,在鱼肚子上多夹了两筷子,我妈就会提醒:“莫吃了,给你媳妇留点儿。”

如今,我们有了两个孩子。老大上幼儿园的时候,我们会把鱼肚子上的肉留到她晚上回来吃,就像我小时候一样。老二还小,不会吃鱼。我把鱼肚子上的肉,一遍遍细细地检查过,捣碎,拌些鱼汤喂她。

鱼肚子上的肉,见证了我们一家爱的延续和传承。

我想,每一个中国家庭的餐桌上,必定也演绎着相同的爱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