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情感散文 > 遥远的月亮

遥远的月亮

作者: 朱韬2016年12月09日来源: 张家口日报阅读: 加载中...情感散文

月亮”的指代意义丰富,但是古人提起“月亮”,勾起更多遐思的依旧是“团圆”抑或“思念团圆”。那轮“遥远的月亮”皎洁且神圣,承载了太多的追思。

张九龄穷尽毕生精力,效忠大唐,也许只有他自己才能读懂他与李隆基之间别具一格的君臣关系,才有了:“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慨叹。李白一生也没有寻到最佳的酒伴,只好“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张若虚以一句“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洗去了宫体诗的浓脂艳粉,将内心最自然的声音朴实地娓娓道来。

似乎因为交通和通讯的不畅,古人的寂寞是普遍的,而今人的目光和心思早就远离了对“团圆”的等待,他们的得意和幸福可以从繁荣的食品市场略见端倪。就说中秋的月饼,经典的五仁君风靡半个世纪,喜逢莲蓉蛋黄的大红大紫,再到后来的各种水果风刮遍大江南北,以至现如今为了脱颖而出惊现的暗黑口味,月饼的品尝早就取代了“赏月”的意义,更多的团圆不仅仅是聚集而是礼物。

“团圆”是理所应当的常规状态、最低标准。因此,一个特殊的职业,在和平年代就越发的显出不同凡响的伟大———军人。他们用忍耐寂寞扞卫着更多人的团圆,他们用绝缘亲人维护着更多人的天伦。这也正是武警情侣宛春雨和张京京的恋爱消息可以在黑龙江六千里边境线火速传开,一路延伸,感动中国的原因。中央电视台专门为他们拍摄婚纱照,主持人王小骞听着故事几度潸然泪下。这对儿相隔两千多公里的爱人,把他们的青春分别定格给祖国的北极和东极,用这种无声的等待,奉献着自己的爱情。这就是军人看似平凡,却是扎扎实实的伟大。

在军营,聚少离多的爱情不胜枚举,异地恋是军婚的普遍形态,军人的爱情就是古人笔下的情境。对于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中秋的月饼是什么味道不重要了,“赏月”才是节日的情怀。头上的“月亮”总是那么遥远,“举头望月”的姿态似乎真的可以和遥远的他(她)更近一点。因此,有人称军人与时代脱轨,部队里走出的人刻板、老土。从一个节日看过去,“军人”确实完成了一次与“古人”的无缝对接。然而,“今人”却忽视了一点,这种对接背后隐忍着一个家庭的坚强。婚期三番五次的延后;蜜月也许仅仅只能是一次计划;产房的门口看不到父亲的身影;老人的呻吟仅仅换来电话里的安慰;家中的“月牙桌”实在难圆。这是一个儿子的委屈、一个丈夫的亏欠、一个父亲的遗憾,这就是和平年代一个军人默默无闻的忠诚

2016年的月饼广告又挂满了繁华的大街小巷,今年的主打味道也许见仁见智,但是对于某些人,注定又是一个无法“团聚”的“中秋”。遥远的月亮,皎洁且神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