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情感散文 >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作者: 吴浩2016年08月27日阅读: 加载中...情感散文

合肥的演唱会,好像一夜之间多起来。

对于演唱会这种事,从小我就比较淡定。保持着不拒绝、不主动的态度第一次去看演唱会就是个意外。

那是个下午,阳光晴好,我和几个哥们意兴阑珊地蹲在市体育场边的水泥柱边,看着汹涌的人群堵住了入场出场口,混进场踢球的计划显然是泡汤了。这么多痴情的面孔显然不是为了看我们盘球过人或者大力抽射来的,而是为演唱会,张信哲的演唱会来着。我们互相失望地对视,发现这即将成为一个无聊的下午。

大家正要起身离开,一个黄牛哥热情洋溢地迎上来:哥几个,票要吗?这个黄牛哥的面目显然现在已经模糊,但他在我们的人生里显然值得纪念,正是基于他不抱希望地推荐,我们把人生的第一次演唱会,给了几个哥们,给了这个下午,给了张信哲。

进场的时候我们还在讨论买票的意义,显然我们掏钱买票的最终冲动来源于黄牛哥怀疑我们买不起票的眼神。如果说这人生的第一次很重要的话,好吧,这正应了我那句话,重要的时刻大多充斥着尴尬。当然了,那时候的我们不会意识到这个问题。

带着对那些原本踢球租场地钱的怀念我们坐在了看台上。这整场的演唱会过程已经不甚清楚,唯一的亮点是听了几十分钟之后,我的一直沉默的哥们忽然异常兴奋地喊起来:终于听到首我知道的了,爱如潮水!这首是爱如潮水啊!

我表示我很尴尬,周围女孩们的目光印证了我的尴尬。

那天张信哲明显无心多唱,几首结束连返场也没就匆匆离开,人群如同潮水般从看台流淌上场地,我们也夹杂在蜂拥而下的人群里,不同的是,他们是去围堵张信哲,我们是在新修葺过的草坪上激动地奔跑,恨不能借着灯光再来上一场三对三。

总的来说,这个第一次尴尬不失亮点。你不能对人生抱以过高的期待,不是吗?

以后的以后,在大四的时候,自己做起了这行,跟着导演做晚会台本,偶然也会做演唱会,穿梭于北京和那些从未去过的城市,忙完了在后台,看烟火冲天而起,人群尖叫,时常会想起自己的第一次演唱会,这满场看不清面容的人群里,会不会也有几个因为莫名原因席卷而至的少年,想想就笑了。从序幕拉开直到人去楼空,午夜时分,空荡偌大的体育场里,满地的票据被夜风卷起,被撕开的印着明星面目的纸张打着漩涡被卷向不为人知的街道。然后紧紧领子,被同事叫去吃夜宵。演唱会对于我,只是工作的这一站而已。

记得是黄安还是谁,做过一件事,提早几年将演唱会的门票出售给情侣们,标明如果到了开演唱会的那天,他们还是情侣,就一起来看。然而真正开始的那天,看台寥寂。不知道他是不是要证明,爱情这东西,比演唱会的寿命还短暂。无论如何,这是个关于演唱会可爱的试验。

这么想起来,演唱会,对我来说一直就是跟应景的人听应景的歌。唱歌的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过这样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