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情感散文 > 心情白话

心情白话

作者: 土人2016年08月12日阅读: 加载中...情感散文

每个人都有一个故事,每个人都在自己的故事里扮演不一样的角色。

我不知道这是否也是故事,我几乎是在每一个近乎寻常的日子里写着自己心情星星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听得见。我知道还有你,在听,能懂。

据说我出生的那年,天气特别的热,又正值火红的五月——激情燃烧般的岁月。我和同龄人一样,都有一个特殊年代烙印般的名字:军、兵、红、拥军、爱民、卫兵,等等。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几乎都有过一身的绿军装,带五角星的军帽,一大堆毛主席像章。那时候的心里充满着躁动,但又特容易满足。幼时做得最多的梦就是,我拥有很多五分的硬币。

懂事开始,便总是望着父母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身影。

上学读书,那时的农村,在我们很多的小伙伴看来是件很奢侈的事情。虽然距离学校有五里路,但自豪的心情流露于脚步上,洋溢于稚嫩的脸庞。

那时,我们学会了从大家走路的脚步中,得出一些生活的细节。比如说,上学的时候,走路很有精神的、较轻快的,那基本上是家庭条件比较好的,吃的是细粮;走路较缓慢的,表情特紧的,大多是贫穷的孩子,喝饱了一肚子的稀粥,走快了生怕晃出来。

偶尔下学早,回到家里,母亲还没放工,望着家里的水缸空空,揭开锅盖亦是空空,再听听猪圈里嗷嗷乱叫的猪崽,我便学着挑起木桶下河,装满水缸,点起锅厢,烧满一锅热水,然后再挎上竹篮出门,打上点猪草,回来给小猪垫点饥。

从母亲回来疲倦的笑脸上,我感觉到,我长大了。

那一年我十二岁。

少年时代的心情是饱尝酸楚、倍感苦涩的。

同时又是“快乐中孕育着希望,游戏中享受幸福”的。

闲暇的时候,总是喜欢仰望着天边,那淡淡的色彩,似有似无的一抹飘在那里,悠悠地变幻着图案,让远方的人猜测着它挥洒的墨迹……

目光追逐着,好像追逐着过去,而过去所有的一切,在此刻都渐渐地、渐渐地随之远去……

扪心自问,最爱的应该是两种东西,一是色彩;一是文字。色彩赋予了我们丰富的视感;而文字却给予了我们灵魂交流的空间。

拥有色彩,我们丰富了生活;拥有文字,我们有了灵魂的住所。

我的《心情白话》就是我心灵的驿站,我会在那里静静地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