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原创散文 > 学做一条虫一棵草

学做一条虫一棵草

作者: 陶余来2016年07月20日阅读: 加载中...原创散文

许多人都有孩童时养蚕玩的经历,特别是看到蚕宝宝结茧时,五颜六色的蚕茧让人好奇、激动不已。我的孩子回忆他小时候玩蚕,竟然将蚕宝宝的身子贴在脸上,感觉凉晕晕的,很舒服。这我以前没有发现,听他说起还觉奇异。

我小时候也养蚕玩,但看那毛毛虫一样的蚕,心底还是有点发毛,绝不敢拿起来往脸上贴。如今听儿子这么一说,倒觉得自己爱蚕不够真切了。

我于是注视着如今家里其他孩子养的蚕宝宝,竟然有了全不一样的感觉。

中国人最大的心愿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皇上是龙不是?当然是,可还不是要穿着这蚕宝宝——小虫吐丝织就的绫罗绸缎龙袍?

龙,肉能吃吗?皮能穿吗?能屙金尿银吗?都不能。与一条小虫相比,龙真应当感到惭愧。

谁敢想象,伟大辉煌的古代“丝绸之路”,竟然缘起于一条如此卑微的小虫?春蚕,与“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和血”,“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的牛一样伟大。

与蚕宝宝一样,禾苗、麦苗没有牡丹的国色天香,没有寒梅的傲霜斗,但我们简直不敢想象,这世上若没有禾麦这两种其貌不扬的植物,人类会是什么模样。

蚕宝宝看似默默无闻的可怜小虫,禾苗麦苗乃卑微的草芥,然千千万万的小虫小草聚合起来,却可以创造全人类衣食无忧、丰衣足食的巨大能量。

只要勤奋劳动,哪怕是一条小虫、一棵小草,同样可以造福于人类,甚至创造奇迹。与其成为华而不实的“龙”,不如做一条踏踏实实做事的“虫”,做一个幸福的普通人。我不愿叶公好龙,更愿意在房梁上、柱子上、门窗上、墙壁上到处都雕刻上春蚕的倩影,学着叶公,在自己的衣服上也绣上栩栩如生的春蚕模样。

国徽上的麦穗,那不是对小虫、小草们最高规格的礼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