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原创散文 > 翡翠缘

翡翠缘

作者: 马采贤2016年06月17日阅读: 加载中...原创散文

谈起翡翠,我就心花怒放,似乎有讲不完的故事、表不尽的感情,看到它心里就无比舒服,摸到它玩味无穷。我爱翡翠,就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咋看都心疼,永远看不够。

过去,我花费了大量时间看了许多有关翡翠的书,如于明的《中国玉器》,张广文的《故宫收藏》,李行的《翠鉴》,张竹邦的《翡翠探秘》以及每期的鉴宝和拍卖等,长达二十年的业余时间都和翡翠牵连,那是一种美好的享受。

这个享受过程不知不觉让我变成了翡翠迷,同时花费了大量积蓄买了许多翡翠挂件和手镯,经常换戴,感受着翡翠的滋润。

我爱翡翠,还得从儿时说起。五六岁时,奶奶去姑姑家总是带着我。也怪,我的四个姑姑都嫁到了地主家,其中我大姑家最讲究——炕上铺的黑油布比席子还厚,油光发亮;枕头是青花瓷的花猫枕,那憨态可掬的神态现在还跃然眼前;尤其是姑姑家的柜台上摆了个苹果绿翡翠花瓶,虽有一道细裂痕,但咋看都漂亮,我偷着摸了好多次。她家的端菜盘也特别精致,周边雕着云龙纹,还是紫檀木的。那个盘子端来的饭都特别好吃,尤其是我姑姑做的包子,简直绝了,面永远很白,上边的拧纹细致匀称,认真得就像工艺品。我姑姑像我奶奶一样,手很巧,窗花、灯笼、花馍、裁剪样样出众,遗憾的是我没有承传下来,但姑姑对艺术品的热爱却影响了我,尤其是那个翡翠花瓶,至今难忘,这几乎导致了我日后对翡翠的兴趣。

我工作后,最爱逛的地方就是书院门、古玩市场、八仙庵,经常买一些小玩意儿,诸如鼻烟壶、玉器挂件、木雕等,但最多的还是翡翠挂件。十年前,我曾在北京潘家园盘桓过三四天,买了一些翡翠,也结交了好多喜爱翡翠的朋友。去年,我又去潘家园找那些朋友,她们说我的运气真好,货到了我的手就猛涨价,还说要高价回收原货呢。

这十几年来,我收藏了一大堆的翡翠,每天和它们生活在一起,时常抚摸它们,就像抚摸着自己的孩子,感到无比的幸福快乐

在我的眼里,翡翠是有生命的。在中国古代,翡翠是一种生活在南方的鸟,毛色十分好看,通常有绿、红、棕、蓝等颜色。一般这种鸟雄性的为红色,谓之“翡”,雌性的为绿色,谓之“翠”。“翡翠”源于鸟名,而翡翠雕刻工总是把翡翠雕成各种各样的鸟儿和活泼可爱动物,形象生动逼真,加之本身色彩的衬托,它们简直就是活的。

有一天晚上,我把我的翡翠摆了一床,摸了这个又摸那个,看了这个又看那个,看着看着,似乎飞的飞,跑的跑,我赶快把它们搂进怀里,才放心了。那天夜里,我辗转反侧,好不容易睡着了却做了个梦,我梦见我那个翡翠蝉,落在老家的大梧桐上,“知了知了”地鸣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