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秋天散文 > 北秋

北秋

作者: 赵飞雁​2016年01月23日阅读: 加载中...秋天散文

假如我一直在沉睡,没有醒来,会不会有什么新的东西降临?

当秋意达到最浓的时候,秋的气息,就开始在湖边渐渐消散了。时光孤零零地飘摇在树的枝头,随着风,零落了满满的萧条。我站在比南方更北的地方,感受着另一种不同的秋天。或许,我该称她北秋。

北秋,仿佛是一瞬间的事情。一层秋雨一层凉,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时候,北秋渐渐走入了季节交替的敏感时期。夜晚,躺在床上,隐隐约约地听见雨声,以为是黑夜里的错觉。可在第二天的清晨,终于感觉到了一种北方深秋的味道,那种清凉,寂静的味道,将我吞没。仿佛一朝埋在地底下的古藏被挖掘,散发着淡淡的光阴凉意。

记得郁达夫曾经写过一篇《故都的秋》,提到“有情趣的人类,对于秋,总是一样的能特别引起深沈,幽远,严厉,萧索的感触来的”。感觉郁达夫文中提到的四个形容词,形容北秋是最贴切的。常常在夜色还没有隐退的时候,漫步在秋风里,看落叶在风里翻飞,静静体味着生命的凋亡与轮回。北秋相比南方的秋,更能让人明白生命的脆弱。曾经在枝头俏丽停顿的绿叶,在风里颤抖,最终被人踩在脚下,发出清脆的一声惨叫,焦黄的树叶在脚下粉身碎骨,零落成泥,最终化尘土,飞扬在风里。

你说,在风里翻滚在地上的落叶,有没有一种“超人”的意味?在深深的北秋里,落叶有了一份自我的孤独,曾经读到过尼采的一段短诗“你回眸远逝,任凭时光流逝,难道你真的丧失了理智,要在冬天来临之时,将世界回避”。说实话,我读不懂尼采的《孤独》,只是隐约间感觉尼采的孤独与叶子的孤独有着相似之处,有着绝对的自由,却又能忍受痛苦的折磨与摧残。叶子的生命进入了最原始的轮回,超出了善恶观念,超出了道德理想,仿佛只是一场单纯的生命冒险,达到了冯友兰说的“天地境界”。

北秋悲,北方有骨堆。一首略带忧伤的民谣,唱尽了悲欢。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在静谧的夜色里,记起南方的秋那些湿润润的呼吸,那些浅淡的天空,那些还没有凋亡的草木。如果将整个世界幻想成一个三维的舞台,我是不是已经超越了空间,幻想进入了另一个不同的时间?

可能,我一直在沉睡,没有醒来,而北秋,依然断断续续的前行着,穿过风,穿过云,穿过在北方的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