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顿挫青春那道河

顿挫青春那道河

2011年03月14日来源: 网络文章阅读: 加载中...优美散文

变得成熟后的心,会想许多琐屑的事。因为我们都在无时无刻地被时间所吞噬,被腐化的世界所渲染,但是我们还在一味地追求,一味地努力。在分岔的路口,我们也不懂得抉择!不知道那条才是捷径?!傻傻地望着通向远方的路。我们高声大喊着:救命,救命。可惜一切都为时已晚,抉择就是这样无情,一步又一步地在推进你前进的方向,它也不知道前方是光明还是黑暗。

五色的彩虹悬挂在高空,跨度很大,从云的这头伸到那头,似乎满天上都在赶着集市。蔚蓝的底纹那样慷慨大方,环抱着无暇的彩虹,疼爱的就像自己家中小女儿。最亲密的感情莫过于亲情,它是很含蓄的一种东西。它有时候传递着宝贵的信息,不需要资金,不需要打无所谓的电话,就凭着小小的第六感觉,也就明白其中的道理。

面对突如其来的海浪,我不知如何躲避,全身毛骨悚然。面对着狂虐的自然,束手就擒。我会不会是废人,我会不会是懦夫,一种荒谬的思想总是会冲进我的世界。小小的船支摇来摇去,寻觅着一条生存的路。航标灯被打去,也失去了原本还有的活力。盲目的前行,换来的害怕只是更加可怕的后果。把船帆也拉下来,但是浪花打着船避好像非要把我困在这儿。我的泪流满眼眶,就在绝望的一霎那间,我明白了。我明白没什么是可怕的,只要堂堂正正,在害怕的事都会是退避三舍的。

小时候,天真烂漫。带着稚气和恬静的微笑,在繁华中捉着迷藏。和谐的笑声与雨后的泥土气息参合,编排着一曲曲动人的歌。长大的时候,思绪千条。

带着忧伤和紧锁的眉头,在森林中孤独地坐着。刺痛心灵的铓剑猛狞地绞动,喊着痛的人叫出惨淡的最后一声。献上纯洁的百合,希望上帝赐予我诱人的力量。漆黑的夜空,群星闪烁,拉着手儿,跳起世间少有的舞蹈,看得越痴越狂。黎明总是在漆黑的最底层,让人等待的焦虑,让人盼望的痛苦。曾有一个苦力,他整日祈祷黑夜的过去,黎明的速临。可是他忘了,忘了黎明已经来临,就在他自己的身上。难道虔诚的祷告换来的会是使人失去理智?

摊开一堆杂乱的东西,寻找着曾与自己快乐依存的物件。不懂在什么时候,我才知道快乐在以每秒每分的阶段在离自己远去。我不想涉足在痛苦的泥沙中,因为我晓得会有更加难受的感觉挤压在胸膛。常常,我拿着锋利的剑与痛苦使者搏斗,但是总是一败涂地,也为此在被子里不知流过多少摧残的泪水。也就在这刻,我伤心极了。开始讨厌痛苦,也就在这时,讨厌在手掌里诞生,蜕变。脱去外套,成长,一直延续到如今。

伫立在河边,望着它奔流而去。惆怅的我内心乱成一团麻绳,就算拿千万把剪刀来剪,也难以理出头绪。黄昏的夕阳,洒下金黄色的光芒,仿佛是给大地母亲披上节日的盛装。河水泛着波光,就像一条金色的鱼儿在沙粒里觅着河水的足迹。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火烧后的天边显得意味深长,让人久久不愿离去。大概是美景吸引了我的眼球。大概是向我扑来的光拴住我的肉体。

祈盼着它慢点下去,还真想向它说说过去的过去。它扭转头,什么也没听,跌入了很深很深的谷底!

有人说太阳总是从东方升起,又从西方落下。我总是大胆地想推翻,但是力不从心。太阳从东升起是一条不变的规律,乃至千万年来不变,甚至以后也不会改变什么!肉体所作的大脑岂能与事实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