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冬日暖情

冬日暖情

作者: 王小慧2017年04月21日来源: 邢台日报阅读: 加载中...优美散文

趴在靠近窗户的床上翻书。这正值严冬之际的屋外空气,是极其冷冽的。床边小桌子上泡了桂圆葡萄干和核桃的茶具,缕缕热气上扬,随意打转,腾升,四散,消失。静静看着,偶尔撇一眼窗外,顿觉温馨

跳下床,妈在客厅吃苹果,走过去时妈妈塞给我一口。嚼着苹果,看着妈妈微微笑,心里暖暖的,这暖,也是种温馨。

妈妈说晨练回来的路上看见一家三口,爸妈妈各拉着小孩子的一只手。下过的路面有些滑,用大理石铺过的那块地面更不好走,他们走得很慢很慢,可是夹在两个大人中间的头戴一顶小红帽的孩子还是不止一次地摔跤。就在孩子即将要滑倒的那一瞬,爸爸妈妈总会有默契地把她提在半空。小孩子发觉在爸爸妈妈的庇护下自己根本摔不倒,于是恣意地一蹦一跳,一溜一滑,玩得不亦乐乎。

听着妈妈的讲述,那一家三口大手拉小手,慢慢走在雪地上的画面,渐渐浮现眼前。在这个冷冷的冬日里,是那么的和谐,温馨。

我小时候,也戴小红帽,穿红衣服,走路喜欢蹦一下跳一下的。只不过我的童年一直生活在山村里,到处都是土,少有水泥,至于大理石这样的材料,听也没听过。

山里的冬日,只要北风一狂吼,上的弱小枝桠就吓得纷纷掉地,北风见势偷着一乐,翻个身,裹挟起墙角和阴面处的积雪,转几道弯,遇到中意的目标,再把雪屑打落下去。逢到这样的天气,即便大人不说,小孩子的我也不敢出门,于是乖乖地呆在家里。

这时候,妈妈总是把炕填得热乎乎的。我坐在炕上翻漫画书,画房子,玩扑克,脸蛋贴在窗玻璃上看遗落在院子角落里的溃风,玩累了,倒头便睡。妈妈放下手里的针线活,轻轻托起我的小脑袋垫上枕头,又轻轻地拍着我的脊背。睡眼朦胧处,妈妈在微微笑。半迷糊的意识里,妈妈还在轻轻地拍着,那爱抚舒服极了,我在梦里都轻轻笑了。现在忆来,当时的舒服即是一种温馨。

那样的冷风天里,屋子里的炉火总是烧得极旺。

爸爸坐在椅子上看书,妈妈在炕上纳鞋底,我在一边瞎玩,没有人说话,都静静地做自己的事,互不干扰。放在炉火上面的水壶发出“滋滋”的响声,绵长,持久,听着心里暖暖的。这暖,亦是种温馨。

都说冬日是一个慵懒的季节,其实冬日也是一个让人倍感温馨的季节。

小时候,冬日里的温馨,是火炉上水壶的滋滋作响,是暖炕上的热乎:是爸爸翻书的声音,妈妈做针线的身影:是电视机里的欢歌笑语,是锅里粥的翻滚。

现在,冬日里的温馨,是妈妈慈爱的一笑,是一杯清茶的热气腾腾,是随处可见的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