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行走在腊月里的年

行走在腊月里的年

作者: 包利民2017年04月21日来源: 邢台日报阅读: 加载中...优美散文

花开始飘飞在希冀的心里,年的味道便已跨过大半个冬季传来。腊月的严寒是年的使者,每一天都是新年到来的足音,就像我们急切的心跳,细细地数着那几十个日子。

只是,那急切的心跳已经多少年未曾体会了?当岁月的风吹得成长的脚步越走越快,那种盼年的焦急而欣然的心境便不复存在。仿佛世事风尘覆盖了曾经那种单纯期盼,年也只不过是一个平常的日子,反而觉得多了几分喧闹。依然眷恋着曾经的年代,那么寒冷的每一天,都是向着幸福接近的脚步。

一进入腊月,虽然到了最冷的时候,可是心情便如北风中冻红的脸蛋,泛着无边的欣喜。腊月里的乡村,几乎每一件事都与年有关。那时生活水平还很低,过年,是每个孩子最幸福的日子。只是现在想来,那时,也并非全是为过年的美食华服所吸引,念念不忘的,却是那份相聚的欢乐。那时每家孩子都多,加上家族里的人,过年便是欢乐的海洋。如今,曾经的亲人,或已故去,或天各一方,家里人少,越发觉得冷清。

腊月里最大的事,便是杀年猪了。就是家庭条件再不好的,也会每隔一年杀一次猪,好些的,年年杀。那是极热闹的一个场景,村里相熟相好的人都会来帮忙,大大的铁锅里飘散着诱人的肉香,屋里几张桌子排开,酸菜血肠,五花肉,大盆递上,酒香肉香弥漫。每家杀猪都是如此热闹,就像办喜事一样,这是年前的一次亲友大聚会,会持续好多天。

接近过年,那些要准备的便都排上了日程。蒸馒头,蒸年糕,蒸黏豆包,鸡鸭鹅也会杀一些,都冻在仓房里。我们时常溜进仓房,看着那些过年时才能食用的种种,心中的期盼和喜悦便更深浓。如今回想往事,也有着当年看着那些美食的心情,只是,儿时所想终会盼来,可是,那些远去的岁月,却再难重来。

包冻饺子的时候,也是极为喧闹欢乐的一个场面。由于每家都要包许多,所以,左邻右舍亲戚朋友都要来帮忙。包冻饺子是在晚上,因为夜里更冷,冻得更快。大家围坐在炕桌四周,每人面前一盘饺子馅。更劳累的是几个擀饺子皮儿的人,多是一些麻利的婶子阿姨,擀面杖飞快滚动,饺子皮儿雪片一样飞出,我们小孩子便不停地将饺子皮儿送到包饺子众人面前。还有的孩子负责往盖帘上摆饺子,摆满后放到院里去冻。

在之前,大家都要互相打听好,哪一天谁家包冻饺子,以免撞在一起而人手不足。所以这项活动,会持续更长一些。今天你家,明天他家,我们小孩子穿梭一般凑着热闹。现在想来,那是一个极温暖的场景,大家围坐在一起,一边包饺子一边大声说笑,火炉在地中间旺旺地燃着,一百瓦的电灯泡在头顶欢欢地亮着,那份火热的氛围,穿透岁月的烟尘,至今能温暖我偶尔的苍凉。

过了小年之后,时间仿佛一下子慢了下来,感觉每一天都那么漫长。此时,买年画,写对联,刻挂钱,画福字,便都开始进行。那样的时刻,抚摸着那些红红的对联和吉祥的年画,仿佛抚到了年的气息,心里漾满了单纯的幸福。于是,在这样日复一日的欣喜中,那个牵肠挂肚的日子,便来到面前,走进眼中,镌进心底。

所以不管走过多少个冬季,有过那些年的腊月,那么每一个年都会暖暖,即使不复旧时心境,可只要有那份回忆在,就值得我在每一个年里,都用一颗最真最暖的心,去迎接每一个寒冷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