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清晨被鸟鸣唤醒

清晨被鸟鸣唤醒

作者: 商艳燕2017年01月11日来源: 西南商报阅读: 加载中...散文随笔

早上五点时醒来,屋子中央有亚麻布纹理的颜色,点一盏灯太过刺眼,就走到窗子边去借着天光与书相亲吧。

窗子外照例是湿气笼罩着天空,江南小镇般的静谧,但凭着经验也知道,这短暂的清凉很快就会散去,炙热的光会统治整个白昼,那才是日子里的重头戏。

窗子边掩着一条细缝,夜的秘密会沿着这窄小的路径潜进屋内,你的梦里也许会遇上微风,也许会路过迷雾。

现在把窗子再稍稍推开一些,许多声音就一起涌进来了,就像那被网捕住的鱼群,迫不及待地跳进清晨的渔船。

原来,在我们尚未醒来之际,世界早已醒来。喜鹊的喳喳声被繁茂的老槐接住,麻雀们细小的叽叽声到处都是,鸽子的咕咕声被诚实的屋檐捧起,窗子外有森林般的传说,此起彼伏不绝于耳。间或不知谁家小院里还掩藏着田园的嘹亮,尽管是在城市,雄鸡依然本能地唱起内心的歌。有时我觉得自己虽然日日在城市里穿梭,目光里所见却依然是旧时的风景

再看街道上空无一人,干净利落的街道早已是这里的风格,假如遍地长满一人多高的青草,这里便是丰饶的草原了吧!

没有风,难得的好天气,一种静连着另一种静,这一刻让人深深的喜欢。不摇动的树,端庄静美,仿佛在延续夜晚的深思,也仿佛在等待黎明的探询。除了偶尔一只晨起的鸟儿从这端飞落那端,柳条儿轻摆,似在晃动时光这静深之水。

在清晨中观望,才能望见一个城市原本的模样,摆脱掉冗杂的鸣笛、喧哗、忙碌、匆匆。然而我们并不希望这街完全彻底地寂静,我们愿意听到街边每一棵树上房角下,如大珠小珠落玉盘般的鸟声弹起乐声,愿意它们细小的脚爪落在清晨这张悠长的弦上。而你,不过是一个偷听者。

我是绝不愿编造生活中不曾存在的细节于我的文字,比如我所居住的“方盒子”周围的鸟类,除了以上提到的几种,我几乎不曾见过其他的鸟儿。从小到大一直是这样,这是一个略显贫乏的小城,或许也与我自己的活动范围过于狭窄有关。其实,仅仅是这几种鸟儿就已经足够了,它们的数量多到足以让你抬眼便可见它们的踪影,随时可听到它们的声响。在不同的气候里,它们的翅膀会扇出不同的风。鸽子们在碧蓝的天空下发出悦耳的哨声,傍晚的小巷里喜鹊们拍打着欢快有力的翅膀,麻雀势单力薄,在你以为车子马上就要辗过它瘦小的身体时,它才扑楞楞地飞到一边去了。

现在是它们的世界,现在是它们的清晨,它们各据一方,也许在对话,也许在自语,各种各样的鸣叫从屋檐下、从树丛间向我的窗口捎来这夏日的故事,细致温存地呵开清晨那谜团般的浓雾。我落在纸页间的每一个文字,也正拨开这夏日之暗影,向着黎明探询。

抬眼时,窗子外的光便通透如水。楼下的铁门被嘶啦啦扯开,一串摩托沉重的轰鸣驶出小巷,清晨向着小城敞开心扉。

鸟鸣即将退却,对门男孩咣当的摔门声,咚咚地跑下楼,一两声鸣笛,三言两语的招呼,在门外响起,小城的热闹,又要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