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夏天是个动词

夏天是个动词

作者: 章铜胜2017年01月11日来源: 甘孜日报阅读: 加载中...散文随笔

夏天是个动词,在夏天,绿是动的,风是动的,水也是动的。于是,夏天就动感十足。

绿的善动,装扮了一个色彩纯粹的夏天。

夏天的绿,汪洋恣肆,深浅浓淡总相宜。夏天的绿,绿得油亮,绿得干净,堆叠喷涌,是大地泼绿的大手笔。不像春天,藏着羞怯忸怩的小情调,如舞台的布景,调来调去,杂以五颜六色的花,浅黄明黄的叶,总感觉绿得不够纯粹。那些绿,在山寒水瘦中,是花枝上的一点点,柳丝上的一串串,总嫌过于单薄。而夏天,绿是大色块,一团团涌出村庄,一片片铺满田野,一层层堆上山峦。那些绿,一眼望去层次丰富,阴晴晨昏颜色多变,浓绿、深绿、油绿、青绿渐次铺展,更远处,绿是烟蓝,更深处,绿已浓重如黛。

风的吹动,带来了一个丰富深情的夏天。

夏天的风,不再是轻柔的咏叹调,也不是朔风彻骨的凛冽无情,吹过,掠过的,是急急的鼓点,是快速的行板。沐风而行,是暖暖融融的情,感觉身体被风抓紧,衣服被风扯拽,身体被热情包裹。

麦子在南风中被薰得昏昏欲睡,低着头,仿佛盹着了,被暖风一吹,突然惊醒似的打了个颤,然后随风逐浪。

水的流动,滋润着一个温情流淌的夏天。

在夏天,水流动着欢快。雨后,小河小溪的水暴涨,便结着伴一路欢快地去赶夏天的大集,沿路追逐着植物生长的热闹,还不时有意无意地撩拨一下岸边的小草和野花,是一路水声欢唱如歌。水塘湖泊里的水满满的,滋润着植物、乡村,是一汪深情的灵动如画。

水的另一类流动也充满着艰辛。泡好的壶茶放在地头,滚热的茶水不时被咕咚咕咚地灌进干渴的喉咙;挥汗如雨是劳动者的状态,而汗水从勤劳的脸上叭嗒叭嗒地滴下,折射出的是庄稼金灿灿的光芒。

夏天的风景是一幅生动的画,是一系列动词展现的状态,热烈,沉稳,而又富有激情,像风姿勃发的青年人,有展望秋天的裕如,也像沉稳有力的中年人,有丰收在握的笃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