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风筝舞

风筝舞

作者: 丁桂兴2017年01月04日来源: 荆州日报阅读: 加载中...散文随笔

春回大地,鸟鸣欢欣。天空是那样的明澈,宛如洗净的蓝宝石,轻柔暖风渐渐吹拂婀娜的柳叶。春天的五彩缤纷时常唤醒人们沉睡的记忆,苍穹中飞舞的风筝,带给我们无限的美好和欢乐。长长的风筝线似乎牵出我心里尘封的往事,不经意间触动了心底丝丝柔软之弦。

年少时,在家乡的湖岸,一个懵懂的小男孩手持线团,扬起自做的风筝,一路疯跑,那个少年就是我。当我步入社会时,也曾经问过父母,他们是如何放风筝的。父亲微笑母亲的沾喜,一直洋溢在他们的脸庞。不管贫也罢,富也罢,在那个年代,飞扬的风筝是他们心中久违的梦幻。渐入中年,我想起女儿小时候嚷着买风筝,竟不曾看见过她放风筝时的快乐。无论何时,放风筝都是现代人企盼的自由,一有时间就出去放风筝,草地田野间,挥洒舒心的欢笑。

我读过丰子恺先生的《缘缘堂随笔》,其中有一篇写的是《春》,旁边插有一幅漫画,题为《都会之春》。画面为楼台一角,阳台上有一人支肘沉思远眺,楼下是成片的瓦屋,天空中一只纸鸢在飞舞,一根线斜斜地伸向远方。丰子恺曾经回忆说,这是他往年住在上海时,春日见到的景象。面对逐渐缩小的空间,大地上无限的融融春意,全部通过线上的那只纸鸢而倾情宣泄。在画家的心目中,一只只风筝能让人感知春天的存在。

徐渭是明代最有成就的写意画大师,曾自号“青藤老人”,后世的郑板桥、齐白石因仰慕他的画技,声称均要做其“青藤门下走狗”。他作的一些画,融合了精湛的笔法,野趣横生,韵味甚佳。暮年时他喜欢画儿童嬉戏的图景,有一首风趣独特的《题风鸢图》诗:“偷放风鸢不在家,先生差伴没处拿。有人指点春郊外,下红衫便是他。”画中一小孩,为放风筝而逃学,当人们找到他时,早春的白雪里,穿着红衣的小孩正忙着放风筝呢。看似普通的一首诗,里面蕴含了无忧无虑的童趣,风筝便是快乐的童心。

与风筝有缘的画家,在现代人中可算是吴冠中先生。他在桑榆晚境里画过两幅画,一幅是《公园里的风筝》,另一幅是《又见风筝》。前者公园里木葱茏,远望天空里飞舞着片片风筝,放风筝的主人是谁呢?画中并没有人物,给赏画者留下无限的想象。后者是吴冠中于2003年,龙潭湖边的工作室旁,他与老伴白发红衣,牵手漫步。在春天的公园里,看到空中只只风筝醉舞长空,面前的古树满目苍夷,顿生沧桑之感,于是创作了这幅不朽画作。

我发现画家到了晚年时,他们都喜爱捕捉、描绘风趣的童真,灵动的纸鸢显露了他们的心态。或许他们一生中曾遭遇波澜迭起、险浪丛生,渐入老境时,画作表现出童心未泯,返璞归真的生命状态。丰富的人生经历,唤起他们返回崇尚自然、超凡脱俗的本原。生命的起点闪耀着纯真的灵性,人生的终结又体现着朴素的完美,画笔之下处处展示了人性的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