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胜日寻芳故道边

胜日寻芳故道边

作者: 陈振林2017年01月04日来源: 荆州日报阅读: 加载中...散文随笔

阳光明丽,春风和煦。

正是周末,写完一篇小文章之后,我伸了下懒腰。极少刷微信的我在同学群中发信息:如此良辰,有愿前往长江故道何王庙紫云英外景拍摄基地的朋友立即联系我,有车接送。

有好的诱饵,鱼儿自会上钩。不一会儿,同学群里接二连三发来消息,老班长建说偕夫人前往,同学老五说两口子已近长江故道,同学雄则说一小时之后赶到。

匆匆吃过午饭,我开车接了建他们夫妻二人,向目的地进军。车行驶在长江江堤上,开了车窗,春风拂面,好生惬意。

车程不过半小时。

长江故道,即长江已经改道的旧河道,密集分布地区主要集中在湖北荆江段。监利县境内的何王庙故道,为通江型故道,上游与长江隔断,下游与长江通汇。1968年经人工裁弯取直形成,全长33公里,宽约1公里。监利何王庙故道与热闹的城镇乡村,被蜿蜒曲折的长江干堤相隔,形成了独特的自然环境,孕育出丰富的野生动植物资源。

一下车,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大片花海。一片又一片的紫云英,紫红的是花,青绿的是叶,像眨着无数双晶亮的眼睛迎接我们的到来。走近紫云英,仔细欣赏她的美丽。只见那花苞呈三角形或卵形,花儿白里透出紫红,如伞状撑开。细细纤弱的花瓣衬着绿色细小的圆叶片,一瓣紧挨着一瓣形成一朵小花,一朵连着一朵,一片连着一片。躲开世俗的追捧,以个体的纤弱,汇集成海洋般的色彩。

紫云英,在江南农村也叫红花草,人们只是把它作为稻田的基肥和家畜饲料。它还有另外一些名称如翘摇、米布袋、红花菜、荷花郎、螃蟹花、草头花等。虽然是草,但也有花的宿命,每年都会当春绽放。这块花毯,就是春娘用纤细的手指,用玲珑的心思绣出来的啊!

可爱的紫云英,在长江故道沿线竞相开放,将当地万亩原生态牧场装扮成花海,形成了江汉平原少见的草原大美景观,难怪不少网友赞为“人间仙境”。每年春天,吸引了众多荆州市民郊游踏青。

我们自由地呼吸着这大自然馈赠我们的清新空气,自由地享受着这天然牧场带给我们的愉悦。拍照时,我们轻轻地从紫云英身边经过,生怕踩疼了她的美丽。

紫云英的尽头,是成片成片的绿草。看不到草的边,可叫她草原是没有错的。这里有自由吃草的牛羊,有不时嘶叫的马儿。它们都没有拴缰绳,像自由天堂里的臣民,享受着神赐予的快乐。那一对一对闲步的马儿,它们应该是在谈恋爱吧。

不远处,是一片水域。在这辽阔的江汉平原,有着这样一片长江故道截留而成的水域,无异于上天给予我们的最大恩赐。不是经常见到大海的平原人,觉得她就像是一片海,有些寥廓,更给人以宽广的气魄。

我们在水边洗手,用清澈的水清洗我们布满灰尘的脸。有些风,水面吹起一阵又一阵的波纹,像美女脸上的笑意,仔细听,还能听见她的笑声呢!水很清,似一大块碧绿的宝石,宝石里有着无穷的宝藏。水边十几个垂钓者,或坐或立,静止了一般。也有带着心爱的人来钓鱼的,美人立在身边,也一动不动,生怕惊动了就要上钩的鱼儿。

有一对渔民夫妻在织网。他们手中拿着竹签,迅速地缝补着手中的鱼网。这故道的人们,避开了尘世的喧嚣,生活依然保有一份简单纯朴的质感。夫唱妇随,男耕女织的传统依然在沿袭。一回头,牛儿在,你也在,心里就踏实,生活就有滋味。这是让五柳先生也心生羡慕的生活哩。

我们想要划船。向渔民夫妻租船,夫妻二人笑了笑:“这还能要钱么?随便划就行了啊。”

“得注意安全呀!”女主人又说了一句。

我们笑着上了船,讨论着怎样划船。老班长建的力气大,但他划不快。老五的力度还行,却总觉得左右两支桨不平衡。他们划到了河中心。我说,我来试试。谁想,一上手,我能将船划得飞快。

“哈哈,想不到你是渔民的儿子哩。”他们两人打趣。其实,他们在划船时,我暗地里揣摩着正确的方法呢。再说,我虽不是渔民的孩子,但确实是在东荆河边长大的。

我们划着船,行走在碧玉一样的河水中。河水清澈,河风清新,我们似乎忘却所有的烦恼

在河中转了一圈,我们依依不舍地上岸。渔民夫妻纯朴地对我们笑道:“你们行哩,这么快就划回来了!”

我们不停地赞叹着河水的清澈。一旁,有名小学生正在兴奋地说:“昨天我也来了,我看到了江豚跳起来的样子。”

我们这才想起,这一片水域,其实是长江江豚自然保护区。2014年12月,省环保厅组织省级自然保护区评审,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已认定监利何王庙长江江豚自然保护区晋升为省级保护区。2015年3月27日,农业部、环保部、中国科学院及湖北、江西、湖南三省,在何王庙共同举行长江江豚大型迁地保护行动,将6头江豚从鄱阳湖运达何王庙水域。何王庙故道以独特的自然条件,为江豚这种古老的珍稀濒危物种建起一个温馨的家。

今天,我们是看不到江豚跳起的样子了。但愿,这里会成为江豚们真正温馨的家园。

返回的路上,我们快乐地说笑着。老五对我戏言:“你说什么长江故道何王庙紫云英外景拍摄基地,我找了好久,也上网查了没查到。这回,又是你帮着取了一个美好的名字吧?”我哈哈大笑。我们享受着属于我们同学之间的情谊。

记得东坡先生曾在《记承天寺夜游》中言:“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如此话语,我心中也套用一番:何园无花?何处无河水?但少闲人如吾三人者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