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泛舟垂钓读闲书

泛舟垂钓读闲书

作者: 张辉祥2017年01月03日来源: 荆州日报阅读: 加载中...散文随笔

文坛巨匠郭沫若,年少时在溪边读书垂钓,忽然灵感一闪,即兴赋了一首充满童趣的诗:“闲钓茶溪水,临风诵我书。钓竿含了去,不识是何鱼。”垂钓是一种闲情,读书是一种逸致,都讲究一个“静”字。我生性好静,闲暇时,常去郊外的一处鱼塘,一边垂钓,一边读书,惬意自得。但比起古代文人墨客“卷却诗书上钓船,身披蓑笠执鱼竿”的雅兴,还少了点诗情画意。

唐朝的农学家陆龟蒙,不仅对农业器具的发展很有贡献,而且嗜好钓鱼、饮茶、作诗。他隐居苏州甫里时,稍有空闲,便荡舟游钓于太湖之上,船上除渔具、茶具、文具之外,还有一大捆书籍。徜徉于水天一色中,时钓时读,写下了许多诗、赋、杂着,人称“江湖散人”。

泛舟溪湖,碧波荡漾,天光云影,如画似诗。这样静谧的环境,无论是垂钓,还是读书,都是一种极佳的享受。元代诗人陈基沉醉于垂钓和读书的乐趣中,享尽自然之美,吟道:“读书把钓凇江尾,仰看浮云行太空”。而金代的完颜畴在《渔父词》中写道:“钓得鱼来卧看书,船头稳置酒葫芦。烟际柳,雨中蒲。乞于人间作画图。”作者的钓鱼之乐,读书之趣,在船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江南才子唐伯虎善画扇面,尤其是风骨清雅的山水画,记得其中一幅就勾勒了这样的图景:渔舟漂浮在悬崖下的江面上,渔人凝思船头,吊着线轮的渔竿直立在渔舟的一侧,一卷书、一杯酒摆放在舟板之上。正是他诗中的意境:“烟水孤篷足寄居,日常能办一餐鱼。问渠勾当平生事,不弄纶竿便读书。”渔读之味,比起“红袖添香夜读书”,“围炉向火好勤读”来,不知要悠然怡得多少倍。

对爱好垂钓和读书的朋友来讲,“钓于舟、读于舟”是两者完美结合的最佳境界。在泛舟垂钓中读怡情之书,修身养性;在茫茫书海中钓学问之鱼,长识益智。如此“生涯千顷水云宽,舒卷乾坤一钓竿”,惬意,美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