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诗中的梅香

诗中的梅香

作者: 张春波2017年01月03日来源: 荆州日报阅读: 加载中...散文随笔

林清玄在《梅香》中写道:“一个人的品质其实是与梅花相似,是无形的,是一种气息,我们如果光是欣赏梅花的外形,就很难知道梅花有极淡的清香;我们如果不能细细的体会,也难已品味到一个人隐在外表内部的人格香气。”我一直认为,倘若以花喻人,梅花是最好的了。

梅花独立傲霜的风骨,暗香盈袖的品质,素淡清雅的风韵,吸引着文人雅士吟诗作赋,托梅言志。王冕在《白梅》中吟道:“冰林中着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诗人在颂赞梅花的高风气节中,表达了自己“不要人夸颜色好,留作香气满乾坤”的执着追求;而南宋的陈亮更是从梅花“欲报春消息,不怕雪埋藏”的铁骨中得到启示,发出愿同天下有志之士一起共赴时艰,捐躯报国的强烈意愿。“品若梅花香其骨,人如秋水玉其心。”这份绽放在寒冬中的美丽,让人想起一种人生态度:清淡、坚贞、傲骨。

品梅咏诗,不知觉间,就有一种渐入画境的感觉。北宋着名诗人林逋在《山园小梅》中写道:“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一株梅长在水边,枝条盘错横生。在黄昏的朦胧月色中,梅花绽放的枝影倒映在水面上,淡淡的芳香随着微微的涟漪一阵阵袭来,令人心旷神怡。这种诗情画意美到了极致,可能会难住很多山水写意的画家,但对于林逋来说,他对梅花的钟爱,又岂止是一种诗意?林逋是“梅妻鹤子,潇洒一生”,据说他死后,白鹤绕着他的坟墓,悲鸣三天三夜而死,梅林也二度重开。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从古至今这么多咏梅诗词,我最爱这首,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毛泽东豁达乐观的心境,百折不屈的精神很像是一朵傲霜斗雪的梅花,沉寂而不孤独,馨香而不袭人,怒放而不狂傲,静悄悄地迎接春天的到来。待到山花遍野的那一天,它只是在百花丛中的一点微笑,呈现出一种宁静和朴实的气质。

梅花,是一首诗,是一个诗化的人。那么,就让我们细细地品味那香飘寒冬至真至澈的梅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