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钞票啊,钞票

钞票啊,钞票

作者: 吴莉莉2016年12月22日来源: 襄阳日报阅读: 加载中...散文随笔

平头百姓最关心的,是柴米油盐酱醋茶。肉价涨了、菜价跌了,水、电、燃气费要调整,常用药要重新核算等等,物价波动你必须了解,因为每天得数着皮夹子里的钞票过日子。不懂经济学没关系,那是专家的事,学问深奥,说来你也未必明白。电视剧《编辑部的故事》里余德利说的话“金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金钱是万万不能的”,这已成了“经典”,通俗、透辟,远胜经济学的金科玉律。

无须装假,钞票人人喜欢。古训有先: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财路要来得干净、来得明白才坦然。靠歪门邪道弄来的钱叫黑钱,用了心不安、理不得,会坏事。道理虽然人人都懂,可现实中见钱眼开、贪不义之财的人还是不少,媒体上经常见到贪官污吏被拿下的新闻。违法乱纪搂钱的,其下场必然可悲。唐代李群玉有小诗《放鱼》,足以让人警醒:“须知香饵下,触口是铦钩”,铦,锋利之意。以人的肉嘴去咬尖锐的铁钩,那下场不说也罢。

工作为了赚钱,赚钱为了吃饭、穿衣求温饱,满足生存需求。人的最低欲望满足了,就会想改善生活,让日子过得好点。从前,暑天里想要台电风扇,空暇时想在五斗橱上摆台12英寸的黑白电视机看电视。钱包鼓起后,就想“更上一层楼”,陋屋换成有厨房、卫生间的新工房,再后来,想买商品房……芝麻开花节节高,目标朝着“小康”奔,老百姓的愿望也很正常。

但愿望有别于欲望。“欲壑难填”不是好词,因为壑深无底,掉下去性命交关。那些劣迹斑斑的高官巨贪,有的坏蛋家藏赃款,查处时用点钞机数钱,竟会烧坏四台机器;有的坏蛋家,被抄出的钞票整整装满了一卡车!我等百姓真是弄不懂,人生在世不过几十年,要这么多花纸头做啥?这种贪官污吏,其实是坏蛋加笨蛋,蠢得不懂钱。钱是什么?用来换物的货币而已。物够用就行。如今人们重视保健养生,谁都晓得:山珍海味多吃会得“三高”;狐皮暖裘裹身会出鼻血;豪宅几幢,会招贼骨头,弄得不好还会身丧非命。民谚“财不露白”,钱多惹祸。但是,万一哪天失了口呢?守着金银财宝还须天天担惊受怕,压力如山大,活得不值。

早年我们的父辈有点小余钱,就存银行或是买公债(那时只有中国人民银行),叫做“支援国家建设”,爱家又爱国。现在街上大小银行多过从前的米行,人们早不把存银行当首选。再说,“银行”前面的定语也太多,各家银行力推理财产品,大堂经理的游说天花乱坠,说是盘活你的资金,能让你短期发财。可最后来结账,买家的一点老本活是活了,“活”得有上有下,多数人是不升反跌,亏了血本的。投资股市、房市吧,炒股有风险,犹如乘电梯,上上下下不好受;买房不是小朋友搭积木,更不好玩。如今房价飙升,没有七位数压在箱底,玩不起!

人与钱,好比主与仆。人用钱,钱被人用。有位多年前的同仁,艺术师范出身,弹得一手好钢琴。有点残疾,近五十了尚未婚。每月5日发工资,上午领了薪水、下午直奔银行——存钱。他烟酒不沾,一件中山装能穿十几年,日子过得紧巴,钱也积了不少。后来突发急病,未到退休就弃世,攒下的钞票兄弟几个瓜分了。此君遗产处置完全合法合理,尽管在世时,兄弟们与他并不和。这一辈子他活得真冤。钢用刀刃,钱用要值。何处算“值”?见仁见智,没有标准的答案。窃以为:小而言之,让自己健康、快乐;大而言之,让社会得益。与“孔方兄”相处,别当“钱奴”,唯如此,才能不亏自己,不愧社会。

本人甘于粗茶淡饭,没见过大钱,也不曾有过大志。晒一晒自己的陋识浅见,与诸位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