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寻找出海口

寻找出海口

作者: 范爱萍2016年11月02日阅读: 加载中...散文随笔

来到地上的水总会有个去处,如果一切顺利,水流直奔大海。岛在海中,海岛的水随时有出路,东南西北皆有可能。然而,我在寻找后才发现岛上水的出路也很艰难。

让河流戛然而止的是横亘于海陆之间的碶闸,称碶门。在咸淡之间,河之尾、海之始,碶门始终保持中立,防止海水趁涨潮之际溯源而上,将咸涩侵入沿途的土地;另一方面也让河水不再有随季节干涸的机会

碶门是一个奇特的地方,作为河流出海被人为拦截之处,即使没有大的事情发生,比如开闸放水,它看上去也有强烈的顿挫之感、魅惑之力。向海一面,牡蛎、藤壶像窃听器一样生在碶门板上一动不动,河螺贴在碶门板的另一面向上游移,像听诊器一样收听来自对面海的消息。

碶门作为人类打入自然界的一枚小楔子,代替造物之手控制着万物世界的局部运转节奏,这有点像外科医生植入血肉之躯的某个零部件,始终属于异物。

我站在碶门边看着它们,一眼淡一眼咸,觉得作为两个世界的连接处,碶门本身是这样的单薄。天然状态的河口或者海口是咸淡水界的通道,给神奇的生命界预留了一条缝隙,催生出咸淡两边来去自如的神奇物种,例如河鳗。

人们说河鳗春天入河溯源而上觅食长大,秋天出海寻找伴侣繁育后代,照此循环往复,一度在河流各处时露踪迹。它们顽强、凶狠,但却被这一道道碶门打败,圈禁、无奈、衰败。碶门为谁而起,跟碶门为谁而设一样,是个不容置疑的问题。我还没遇见碶门因为春天小鳗苗的到来而开启,在秋天大鳗鱼要出门时再次开启。

既然碶门的初衷只是挡住海水、拦住淡水,只有当淡水太多的时候才会开闸。每当暴风天气,淡水与海水同时升起,作为小楔子的碶门就失去了实际功能,变成一个概念、一次企图。

宁波南田岛上可以找到大大小小几百个碶门。时间一久,碶门仿佛成为自然的一部分,它们深深地嵌入两侧的岩层或土基,像生入血肉之中。于是便再也没有了出海口,没有了自由出入的门户,无论是河水、海水还是夹杂在其中的河鳗……

寻找出海口,打开碶门,海岛的血脉终究融入大海的胸怀。也许我们会尝到海水的咸涩,但迎来的将是咸淡的融合,孕育神奇的生命,以及海岛繁荣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