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桃花颜色好

桃花颜色好

作者: 积雪草2016年10月18日阅读: 加载中...散文随笔

梨花素,桃花艳,杏花娇。

这其中,要属桃花的颜色好。每年春天故乡的山坡上、山坳里,到处都是粉艳艳的一片,远远地看着,像天边的云霞,映红天际。春风一度,桃花疯了一般,朵朵开得娇艳动人。

花期鼎盛时节,更像大自然写在田间地陇上的诗行,给朴素的村庄穿上了“霞影纱”,整个村庄都裹在那些粉红的花瓣里,影影绰绰,隐隐约约,诗意无限。

至今仍然记得那个曾经栖居过的村庄,山坡下,有一古井,摇水的辘轳旁边,井台旁边,也会不期然伸过来一枝桃花,花瓣落进水里,把一井的水都沾染上香气。那些破旧的石屋土房,因为这些桃花,而有栖居的诗意。谁家的狗,在桃下,使劲地吠。谁家的鸡,踩着花瓣啄食。淳朴的村庄,香艳的桃花,相互辉映,远远地看去,更像是一幅浓墨重彩的山水画。

桃花的香味尽管不是那么馥郁浓香,却一样招引那些小蜜蜂,像一个个浮浪的少年,在花朵间穿梭来往,忙得不亦乐乎,忙得不知今夕是何夕。

梨花、李花、苹果花大多是白色,唯有桃花和杏花粉红,所以古人把男女情事绯闻叫做桃色事件,谁家的女人跟男人好了,叫红杏出墙!以我暗自揣度,大抵是桃花和杏花颜色好吧!

少年时,看《红楼梦》,老想着黛玉为何葬花,那么多的桃花,满地的花瓣,她葬得过来吗?岂不是多此一举,白费力气?长大了些,渐渐明白,黛玉葬的虽然是花儿,但内心里却是感怀身世的悲凉。

朋友问我,你怎么知道黛玉葬得是桃花?为什么不是其他的花呢?答案当然在书里,《葬花词》里有两句诗,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们黛玉葬得是什么花儿:“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可见,让黛玉魂牵梦绕的,让黛玉牵肠挂怀的,除了桃花之外还有李花: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杯净土掩风流。

说起桃花,自然不能不说说苏州城外一处极赋诗意的地方——桃花坞,江南才子唐寅因会试被人所累而隐居桃花坞,写下一首狂浪不羁的桃花诗——《桃花庵歌》,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

一首诗让一个诗意盎然的地方小有名气,桃花庵现如今早已不知所综,唐寅故居边上,据说也仅存一块石碑,多少风流韵事都已是过眼烟云,如那桃花逐流水,在时光的码头渐去渐远,依稀没有了踪迹。

古往今来,桃花到底让多少文人墨客感悟伤情,数也数不清。唐人崔护曾写过这样的句子: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意思是说,桃花年年开,那一年的容颜却不再。

人会一天天地老去,明艳的桃花却年年好颜色。久居城里,忙忙碌碌,一颗心,麻木而迟钝。早起,忽见小区里的桃花又开,不由得呆怔良久,想起故乡,这时节,故乡的田间地陇,漫山遍野,早已是桃花灼灼笑春风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