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滨湖的幽静时光

滨湖的幽静时光

作者: 李丹崖2016年08月13日阅读: 加载中...散文随笔

因为我所在的单位要承办一场文艺晚会的缘故,得知在滨湖新区有一场“江淮情”艺术团的演出,且晚会节目多为原创,下午,我接到领导命令,去一趟合肥,出差学习

经过四个半小时的火车酣眠,半个多小时的出租车观景,临近中午我来到滨湖新区,先期已经到达那里的同事,住在一家新开的宾馆。车到了宾馆的门脸处,我看到吧台里,一位女士在阅读

推门进去,女士冲我颔首而笑,并把右手食指放在唇边,冲我做出一个“嘘”的手势,我走近吧台,女士正在读一本杜拉斯的书,或许是《情人》。伸头一看,才发现吧台里,还趴着一个做作业的孩子,女士说,孩子太累了,竟然写着作业就睡着了,我不想打扰他。

我说出了同事的名字,并请她查询在哪个房间,她鼠标一动,就告诉了我,在1208房间。

敲开了房间门,同事是拿着报纸出来的,房间的窗户开着,窗外的上,一种叫不上名字的小花开出一片鹅黄,风从窗外穿进来,带着湿润的香气,我放下行李,不由感叹,这真是一个适合阅读的地方呀!难怪从吧台开始,一直到房间,都在被阅读所霸占。

同事也说,不知怎的,在这样静谧的时光和季节里,总想读点什么,于是,他下楼买了一份早报。若不是任务在身,我也真想去书店买本小书,在滨湖的初夏里安静地度过这样别致的一天。

饭后出门,是条小道,桐树是新栽的,也长得蓊蓊郁郁,树荫下,有背着小篓子的老者,在路边的条石凳上小憩,条石凳旁边,一丛蒲公英,白的欲飞,黄的如小小的向日葵,俯仰之间,宛如一家老小,长者在给孩子们讲故事,在庸碌的时光里,还有谁会在意路边的条凳边,这样一幅居家的花景图?

顺着林荫小道向前走,拐个弯,就是演出现场了。拐角处,警察和武警已到位,按照规定,所有靠近演出地点的工厂和土地都要清空所有闲杂人等的。警察拦住了一位阿婆,对她说,阿婆,要做演出,这里不能往前走了。

阿婆一愣,说,前面是我的园子,小葱该浇水了,它们渴着呢。

一位警察主管模样的人赶紧跑过来,连忙给阿婆福⑻匾獠蠓霭⑵抛叩剿脑白樱砉槎拥氖焙颍ψ哦陨肀叩耐滤担⑵诺男麓姓嫦剩

同事们皆笑着,目光投向阿婆的身影,那位浇水的阿婆,在初夏的园子里,身子就像一拱安宁的桥。

检票口处是一家酒店,酒店的门前,放着一台宽荧幕的背投,有盘腿而坐的老者,有还没到上学年龄的孩童,或坐,或站,在场地不允许的情况下,在另一个演出现场等候一份别样的精彩。

节目准时开演,现场热闹异常,主持人在念串场词时,我把目光投向演出场外,安静的白杨、玉兰树,还有梧桐,在阳光下默默地吐着绿,它们都沉浸在滨湖的幽静时光里。

和合肥街心的热闹相比,滨湖静若处子,陶醉在湖畔的阳光里,湿润的空气像一把梳子,丝丝缕缕地梳理着人们的心绪。让人知晓什么才是慢生活,哪里才是生活的最深处。

那一晚,我没有即刻返程,我要在匆忙的生命行程里,留一晚给滨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