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故乡

故乡

作者: 多梦的江南2016年01月10日阅读: 加载中...散文随笔

离家时,一钩弯月,钩住门环的晓风。把远去的背影,关进故乡的鼾声里。

轻些,再轻些,将一路的鸡鸣踩灭。沾满露珠的草叶,一碰,就会流泪。

一缕炊烟,捆不紧行囊。没走多远,乡愁散落一地。

一根井绳,磨毛了。辘轳忍住疼痛,不敢咳嗽,一咳就断。

井口,空张着嘴吧,月亮躲在井底,说不出一句话。

夜色,在井边滑倒,故乡重重地摔了一跤。月光,被草虫叫得很惨淡。

清明的雨水,还没干透,五月就被麦芒扎醒。布谷鸟,从村头叫到村尾。

翻滚的麦浪,一波接一波,朝故乡涌来。

堆圆的麦垛,冒着热气,像蒸好的馒头,喂养远方的乡愁。

稻田的稗子,是群顽皮的孩子,常常捉弄母亲。

前脚刚走,后脚就溜进来,一直长在故乡的梦里。

母亲,不停地拔扯。腰,扯弯了,头发,拔白了。

两棵老掉牙的向日葵,伸长脖子,在离村最近的地方,举起房前屋后的太阳。

粮食,在田野玩耍。秋风把它们,一一喊回粮仓后,村庄的阳光就稀少了。

一头牛躺下时,故乡累了。影子抱着农具,在墙根下打盹。

,恰到好处地落下,遮住故乡的伤疤。

远归的游子,把背了一路的乡愁,塞进灶膛。

一个年字,热气腾腾,春天,被煮得香喷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