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金命不如穷命

金命不如穷命

作者: 关山牧2016年01月08日阅读: 加载中...散文随笔

荆塬堡的王建平是方圆十里八乡有名的木匠,王建平借着他的这门手艺小日子在堡子里过的很滋润,堡子里的结实与大多数人眼红王建平家的洋火日子,王建平和他喜好面子的老婆凤霞商量来年开春盖新房的这渠事。正月初五这天乡下人管它叫破五,这天或是这天以后破土动工才算正合时宜。

人常说:“人往高处走,水往地处流”,也因这句俗话,大多盖房人盖房时必会垫高自家庄基,王建平也根着传统步眼走,他家赶在盖房之前的头件事也是垫庄基,向来在堡子里阶级眼出名的老结实历来是谁家日子过的红火,他必会人前人后去奉承别人,光说不练,就会被人家瞧不起,经常奉承王建平的老结实心想,他只要从头至尾地给王建平帮过盖房的忙,他王建平要领情不说,堡子里的人也会明白他和王建平的关系不单单只是一个嘴劲儿。

也因如此,王建平盖房之前的庄基垫土活路一开,老结实便是他家帮忙最卖力的人了。王建平在他家的自留地起土垫庄基,这活路拉开之后,他自个撞来鸡毛好运,就地起土在两尺多深的地下,挖土的时候,耳根里就听到:“噌”的一声。起先,他骂骂咧咧地老认为是老墓子的砖头块,他下茬卯下身子仍在继续深挖时,竟然意外的发现这并非是老墓子的砖头,他挖出铜器,御兽,古币,还有金银首饰之类的东西,他寻思着有这些得来全不费功夫的宝贝,这是自己命里注定的,他找来了麻袋小心翼翼的将一件又一件的文物装入麻袋拉回家,他对向来巴结自己一连帮他好几天做活的老结实说这事不能声张出去,等他出手了文物少不了给他好处的。

他家妥善保管好轻而易举到手的财物,垫完庄基之后又继续着他家盖房的活路,他在外人的眼里有这些东西与没这些宝贝几乎没啥两样,老结实始终不说他家垫庄基拉土挖来宝贝的事,但是,他在人前人后继续奉承王建平是过日子人以外,还多了一句他这人纳闷深一些。王建平心想这些宝贝迟早都能卖上好价格,老结实在人前人后的奉承自己以外又说自己纳闷深,这岂不是对挖出来宝贝没他的好处而有意给自己的弦外之音,王建平心想,论说他与老结实关系是不错,可是,一码归一码,事情也是一渠归一渠,在他家拉土拉出宝贝这件事上他摊开了牌,给老结实一次到位送好处。王建平给老结实家买回十八寸的海燕牌黑白电视机,堵上了他的嘴。王建平认为这事便会万无一失了,不多久,王建平家阳阳火火盖起三间一拱的大瓦房。

王建平家房盖起半年之后的一天,他的表兄冯建利来到他屋,两人喝酒叙旧,表弟冯建利恓恓惶惶地说:“哎!表哥啊!兄弟我最近头疼一件事。”王建平关切着问:“兄弟,你咋了,有啥困处给哥我说。”冯建利失望地说:“哎!表哥给你说没用,人这命是命里注定的。”王建平带有情绪地说:“兄弟,你这怂看不起你老哥木。”冯建利调整他的态度,他试着解释说:“老哥,好我的王哥,我是有件这事,不瞒你了,最近,我想在县上国企单位包活哩!按说,我和他们工程处的刘处长关系还不错,现在要想揽活除过给他门的工程返点之外,我要想拿到这项工程,我得送他一些好处,钱这东西摸不来深浅,人家刘处长喜欢古玩,我能弄来几件文物送去的话这事稳成了。说虽然这么说,但是,又细想这忙你老哥肯定给我帮不了啊!”王建平见是亲戚开口提出这忙,又加之他盖房之前借过人家三千元钱,他想到此处说:“哎!兄弟,这城里的活你揽定了,原因是啥哩,你说的古董我能给你帮上忙。”冯建利一听此话,起身握住王建平的手激动地说道:“你若能帮我这档子忙,以前借我的钱,我们就一笔勾销。”王建平心想成人之美的事要多做,况且是亲戚求上门了,他送给了冯建民几件宝贝,而冯建利也因收了他的几件文物,他就将自家表哥早前借他的三千元钱一笔勾销了。

此后,冯建利在刘处长手上揽下了国企厂房的建筑工程,再后来,冯建利又带来神秘的港商买走了王建平家大多的文物, 几个月后,一辆来自西安的警车突然停在了王建平家的门口。

很快电视上说省内一起特大文物贩卖案告破,刘处长和冯建利涉嫌文物走私被刑事拘留,老结实对乡党们说他亲家王建平这回没事,他这回积极配合人家警察侦破文物大案并主动上交了剩余文物,他和我都没有参与具体倒卖事实,我两都算倒卖文物大案的局外人,人家公安局看我两人实诚,就说你两该种地继续去种地。王建平心想反正出这档子事,他老表被捕的事自己也帮不上忙,至于这档子事无疑也是纸里的火包不住,电视上新闻里有,老结实也在说,那头的嘴自己都堵不住,也只能任由其变吧!电视上文物专家说王建平垫庄基挖出的文物之中有一对汉玉猪是叶赫那拉氏家族的传世家宝,这个墓坑所有物品归属应是东陵的,新闻又讯侦破此案是陕西警察根据文物的归属地,押运这批文物至北京移交至北京故宫博物院。

这个事情过去好些年后,大家终于弄明白了,王建平当年垫庄基挖出文物,原系此村的李姓人曾任军阀孙殿英手下的团长,他参加过东陵大盗私囊文物竟然瞒过了孙殿英,后来,他担心此事败露,又将偷偷运回的文物将其埋藏在了自家田地里,多年不敢声张直到他遭遇病故,深埋地下的宝藏故而一直沉睡,而这回木匠王建平垫庄基挖出文物衍生文物贩卖的事终于将此事大白于天下了。经历过此事的木匠王建平终于明白一个道理,只有凭借手艺挣来的钱自己用起来心里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