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栏轩文学网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淀山湖畔虬泽村,魂牵梦回到如今

淀山湖畔虬泽村,魂牵梦回到如今

2016年01月07日阅读: 加载中...散文随笔

17岁那年的冬季,来到淀山湖畔虬泽村当了半个月的伙头军,从此,让我魂牵梦回到如今。

那时,每个冬季,镇里都要搞民兵训练的,是扔真弹,打真枪的那种。虽轮不上训练的名额,但真弹真枪对于这个年龄的我,实在是诱惑太大了。

与民兵营长死缠烂打,终于争取到了一个给村里参训民兵做饭的活。虽然,在家时从来没正儿八经做过一顿饭。但为了摸到真枪真弹,拍着胸脯保证完成做饭任务。

训练的地点就选在了淀山湖畔的虬泽村。按照统一安排,每个村参训人员集中住在一村民家中。在指定的村民家中的客厅地上辅上一层新打的稻草作床,在场头用砖和泥巴盘两个灶,一个做饭,一个做菜。如何用好这两个灶,便是我半个月的任务。

我们的房东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嫂,有一儿一女,儿子比我大一岁,女儿与我小岁。因为是农闲,村上女劳力大都闲在家,不是纳鞋底就是纺纱织布。房东大嫂与其女儿,每天纺纱织布,忙个不停。

可怜我没做个一顿像样的饭,当房东大嫂一看我举手投足,就看不过去,直接把做饭的活全给我包了。好在,其它人员都忙着训练,根本不知他们吃的每一顿饭,都不出自我的手。要不是后来,我骨头轻,去现场观看实弹射击,也许永远不会发现其中的秘密。

自然,房东大嫂帮我做饭,我也得帮人家做点事,于是把纺纱的事,主动揽到自己的手上。那半个月,在房东大嫂的屋檐下,我纺着纱,她女儿则轻巧地织着布。这画面,现在想来一定很美。看到我纺的纱越纺越好,房东大嫂还特地送了我一块他们织的老布。

这一走,直到去了镇里工作,才再去虬泽村,纺织姑娘已为人妇为人妈,房东大嫂已当上了奶奶和外婆。

虽属于一个镇,虬泽村,对于我们离镇近的村里人来说,算是很遥远的了,走水路开机船也要一个多小时,如步行,则要花上半天时间,没有通公路之前,鲜有人去虬泽村。

因此,虬泽村才真正算得是一个藏在深柜无人识的美丽水村。村沿着淀山湖北岸而建,东南临湖,这是传说中的最好风水。传说是因龙飞过此地,再也不想走,而得名虬泽。

虽是传说,但虬泽村的人确是厉害,锦溪第一个考上清华大学的是虬泽村人,在美国硅谷工作的也是虬泽人,而我的新闻启蒙老师吴春鸣也是虬泽人,春鸣上学时虽与我同住一间宿舍,但他的好学,至今难忘,晚上息灯后,仍然弄一个小灯泡拉进账子,继续看书学习。

因为临湖,虬泽人的性格也有了水的性子,而且是江南的水性。他们不仅聪慧,性格还特温润,至今,走在街上,未开口,便知虬泽人,争吵打架,之前,这是虬泽人所不耻的行为,这不是得过且过,而是一种包容与大度。

因为有了淀山湖,夏天,村民坐在湖的石堤上,敞着怀,双腿泡在水中,就这么坐着,可以到天亮。若大的湖便成了村里的天然空调,再细小的风,也会把人吹得凉爽透心。关键,这风中还有湖面的水汽,吹到便是做了一次纯天然的Sp。吹得这里的老人连皱纹都那么清爽有型,小伙也那么白净,少女更是粉嫩。

后来,在乡镇企业上班时,看来看去,来自虬泽村的姑娘最美。她们不施粉黛,脱俗清新,性格温和,情深意坚,大方得体。以至于后来,利用当团书记的身份,经常与隔壁服装厂举行联谊活动,服装厂的姑娘大都来自虬泽这个村。不求拥有,只为一睹。

只可惜,这样的一个村,如今,已快被房地产侵占得没剩下多少了,但愿能保存,给我们一个念想的安魂之处。